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10338

图:说社会经济是由某一个人、某一个党派、或某一个政府“领导”的,就好像是在说,
在大象队列前玩耍的小男孩,领导了像群的行进。
图为今年三月在泰国清莱整装待发的一群大象。(Getty Images)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最近受到许多批评,有人质疑美联储(Fed)在此次经济危机中起到的作用,或者应该起但还没有起到的作用。也因此,国会山上下和白宫内外,都在猜测伯南克目前的任期在明年1月31日到期时,奥巴马是否会让他连任。

*干预杠杆的失灵

伯南克连任的可能性,去年11月就有人猜测不已。因为奥巴马选择了蒂姆·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任新的财政部长,而没有选择呼声很高、原哈佛校长萨默斯( Larry Summers)。所以人们猜测,这是因为奥巴马属意萨默斯来取代小布什任命的伯南克,来作为美国中央银行的行长。

跟前任格林斯潘相比,伯南克光环少了许多,麻烦和指责却增加了许多。也难怪,格林斯潘当年连番降息,银行、股市、房市都皆大欢喜,而伯南克离开普林斯顿的教职前往华府,上任两年,就赶上了这场几乎史无前例的经济灾难。

有趣的是,伯南克三十年前从麻省理工得到经济博士时,毕业论文的题目是“长期承诺、动态优化、及商业周期”。对目前的危机是否是1929年以来最大的,我们是否处在80年来最糟糕的商业周期的低谷,以及是否长期承诺的缺乏导致短期逐利的泛滥,也许伯南克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心得。

从格林斯潘的风光无限,到伯南克的灰头土脸,知识界和社会人士都在考虑,我们是否把美联储主席、美联储本身、乃至政府在影响经济方面的能力,估计的太高了?那些以前似乎卓有成效的升息、降息、购买公债、和抛售公债,是否真的会对经济活动产生那么微妙的影响?如果利息的杠杆、政府干预真的有用,为什么它们今天失灵了呢?

*引导大象的顽童

以前有个比喻,说的是一个顽皮、冒险的男孩和一群大象的故事。

丛林中,巨大的像群慢慢的朝既定的目标移动,一个小男孩突然发现,他可以在像阵的前面行走,好像是在引导像群前进一样。走着走着,男孩越来越发现,他好像真是在“领导”着大象向前迈进。等像群穿过村庄,小男孩也在像群前面向路旁的人群招手,接受人们的喝采。慢慢的,男孩变得得意忘形起来,以为他是像群真正的领袖。

等到大象群忽然转了方向,按它们既定的路线走向其命运的归属,惊慌失措的男孩才发现,他其实只是一个人在走,身后什么都没有。大象转向时没有取得小男孩的许可,甚至没有跟小男孩打个招乎。想像一下这顽童失望、失落的心情;那些政治人物在失去权力之后的失落感,应该与男孩差不多。

*中共领导中国经济的迷思

故事揭示的,是政客觉得在“领导”国家、“领导”经济的时候,其实他们自己也知道,权力是飘渺并捉摸不定的,权力的实施常常只是虚幻的假象,就像一群大象在移动时前面自得其乐的男孩感觉的一样。这也许会解释为什么那些集权者和独裁者,会时刻需要弄权术、搞内斗、斥异己,以确保手中的权力更加真实化。

许多中国人,包括许多在自由社会生活的人们,都有一个顽固的见解,就是“中共领导了经济”,“中共把经济搞上来了。”如果有人反问,如果说台湾的执政党“领导了”经济、使台湾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甚至创造出比中国大陆更好的成绩,你会认为这是“国民党”或“民进党”的功劳吗?他们这时往往立时语塞、没法回答。当然,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意识到,人们之所以有这个错误的见解,是因为别有用心的当权者恶意的宣传。

*复杂的丛林和困难的计划

经济世界的竞争和拚搏,自然没有大象那么温和。西方有个说法,说外面的世界就是丛林(Jungle)。说起一个国家的经济及其发展,其实真的跟一群动物差不多。你可以把它比作羊群、牛群、甚至狼群、狮群,都差不了多少。羊群、牛群不用引领,自然会走向牧草和水源,狼群不用引领,自然会奔向羊群、牛群。

经济不需要什么人来“领导”,企业者自然有追求利润、追求营利、追求钱财的自然动力,也因此带来工作机会、新的产品、和政府的收益。经济学研究发现,只要没有战争和内斗,任何社会体系内的经济,都会迅速的发展起来。经济规律下的自然人不需要领导,它自然会向前、向更多的钱的方向发展,从而带动经济的发展、GDP的增加。

由于经济体系的复杂性,人几乎没有可能去真正的“计划”、“安排”所有的事情,更何况由什么“国家计委”之类的官僚来决定经济的命脉了。

*政府本身就是问题

有个朋友的朋友是专门研究、侍候草坪的,就是那种高尔夫球场果岭(Green)上的细草。粗看觉得这工作领域也太窄了吧,但考虑到美国有一万六千座高尔夫球场、其中对公众开放的就有一万一千座,那这人的工作机会也就不是那么的狭窄了。

美国劳工部有个标准职业分类系统(SOC),联邦政府用以统计职业内工作者的数量。这个系统中有820种职业,分属23个大类、96个小类,以及449个范围广阔的职业种类。820种职业中的每一个,都需要在其中工作的人有类似的职责、技能、教育水平、和经验。如果不是由市场来自发的调节,而是由政府官僚来计划这些职业、安排就业,想想看,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前总统里根(雷根)有句名言,他说政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政府本身就是问题。等国人把这个精湛的观点吃透了,中国经济的问题就会好办多了。至少,人们不会被那些“政府领导了经济”之类的拙劣谎言给迷惑住了。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美东时间: 2009-07-10 20:16:11 PM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30/n2574821.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