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謝田  >  評論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10389

图:智库作为人类思想成果的汇总,对社会的发展意义重大。
图为美国智库之一布鲁金斯学会的总部(维基百科)

 

多年前听过一位印度裔教授的演讲,谈如何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学生思考、引导学生进行有效的讨论。这位印裔教授很幽默,也很坦诚,生动的言辞和例举令人印象深刻。十年后的今天,当年课堂的内容还记忆犹新。

*聪明学生惹麻烦

有次他给学生提出了一个难题。按以往经验,这问题会让许多人迷惑不解,进而,意见不一的学生会展开争论,他也乐得看着学生们深入讨论,他最后再作一个总结、然后就下课。

但那天提问之后,立即有个学生举手。然后这家伙分析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楚,论证严谨,结论准确。还不只这些,这个绝顶聪明的学生的一席话,其他人都非常认同,没人提出不同意见。

聪明惹出麻烦了:因为课堂讨论的目的没达到,其他学生没有机会从死记硬背式的学习(Rote learning)进入高级的、批判性的思维(Critical thinking)。教授说,他当时有点不知所措:你都讲完了,后面半小时怎么办?

还好,就在教授一筹莫展时,角落里传出胆怯、微弱的声音:“我有不同意见。”教授大喜过望,立即鼓励,“你,请讲”。然后,课堂讨论继续了下去。。。

*天赐的头脑和智慧

许多教师都有这样的经历,有时针对平均水平的学生的论题,会被聪明的学生给“搅黄了”。美国课堂里,许多中国学生非常聪明,脑子转的很快,为美国学生准备的问题,他们都率先破解。这跟那位印度教授遇到的问题,简直一模一样。该是神明的格外恩惠吧,反正国人的智力水平的确不低于世界任何民族。

按说国人头脑这么发达,这个世界的智慧成果,应该有许多出自国人。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不管是从诺贝尔奖得主、社会思想的解析、还是人类思想成果的汇总、智库的作用,都看不到太多让华人值得骄傲的地方。

*5亿撑起中国智库

中国最近投入5亿人民币,成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这个智库的设计无疑是好的,但这个中心会怎样运作、产生什么样的成果,是外界更加关注的。第一篇有份量的研究报告出炉之际,才是这个新机构盖棺定论之时。智库的声誉不是靠花钱请一堆外国人来开开会、装个门面,就能做得到的。

令人悲哀的是,中国经济造假的同时,“智库”的数字也突然膨胀。报导说,“据中国自己的统计,目前中国有智库超过两千家”,“在数量上已超越美国”,因为美国有只一千七百来家。其实美国人自己算起来,称得起“智库”的机构,也就两百多家。中土虚假、浮夸之风之烈,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真不知民族的前途何在。

*大萧条引发智库

智库作为人类思想成果的汇总,对社会发展意义重大。智库的本意,是思想库(Think tank),或政策研究机构(Policy institute),是进行社会政策、政治战略、经济、科技、军事战略等的研究和倡导组织。美国智库大发展从1930年开始,刚好在大萧条开始之后。布鲁金斯(Brookings)学会是著名智库之一,它协助创立了联合国、马歇尔计划、和国会预算办公室(CBO)。这些项目中的任何一个,都有深远的意义。

有人批评智库的作用,认为它们接受捐款,其观点会偏向捐赠者。也许如此,但至少,不同观点的人可以支持不同的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明确的与保守派的理念相吻合;“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则推崇自由派的社会和经济政策。

中国过渡政府也有智库,其智库和正常社会的智库一样,提供独立、公正的见解和建议。过渡政府也许会听会采纳,也许不听,但至少能听得见不同的、反对的、甚至对立的意见。智库本身的思想成果、政策建议,即使不被采用,也会作为公众产品,供全社会使用。

八年前成立的财团法人基金会“台湾智库”,其网站门面的招牌非常令人欣赏,是“以台湾为名、以台湾为念。”其宗旨,如作为知识与政策的沟通平台,以知识投资台湾,结合各界提出政策建言,擘划国家发展之愿景,传播研究成果,理性思辩社会的公共议题,都非常值得称道。

*中国智库的致命之处

按中国社会目前危机四伏的现状看,当局忙于救火,按下葫芦浮起了瓢,的确需要真正意义上的智库。中国人群体不乏真知灼见,尤其是独立的、原创的、切中时弊的思想。但问题的关键,是智库,或者这些大脑的集体运作,是否能够真正的独立,是否可以独立的思考,而独立思考之后的结果,是否能够明确无误的表达、讨论、采用。

去年,中共国家主席身边的智囊误判了国际油价近两年的走势。但中国智囊误判的原因,比误判的结果更发人深省。他们在用“阴谋论”来判断国际经济和金融时,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而只是迎合了中共领导人对世界畸形的、阴暗的看法。当他们每天生活在谎言和暴力之中时,以己之心度别人之腹,“阴谋论”就有了市场。而智囊们只要继续迎合,就会继续误判局势,继续做出错误的决定。

智库如果不能真正敢言,说真话,产生真知灼见,那也真是白拿薪水、白吃干饭了。研究中国社会的智囊,如果不能诊断出、道出中国社会危机的根源是中共本身,而解决中国问题的必由之路就是解体中共,这些前政府官员、大学教授,能对得起手中的薪水吗?

按“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负责人的说法,办智库是需要“利用民间渠道这个平台”来“回应国外舆论”;“组织专家学者”来“向国际社会介绍情况”。这种自供状真是要命,成为“中国智库”看来有点玄,即使称之为“中共智库”恐怕也不够格,因为在解决中国问题的最关键的话题上,有人还是像在读朦胧诗一样的。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美东时间: 2009-07-17 22:39:00 PM  【万年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謝田
   08/20/09 12:59:13 AM
游客(08/09/09 02:53:21 PM),您好。谢谢你的评语。对不起,回复迟迟。 您当然可以忽略我的“法轮功身份”,那只是我的个人信仰。我身边的许多人,很多也修炼法轮功,很多在默默的观察,也有的完全不相信。但任何人,不论观点如何,也无论信不信,都认同镇压一个信仰是错误的。能够“不因人废言”,您已经是很优秀的了,希望您能保持这一本色,这在当今世界已经非常难得。 您所说的“我真希望您不是法轮功,进而能让我觉得您的言论更于客观和可信”这句话,让我非常的疑惑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信仰法轮功,就会使我不客观了呢?难到是因为法轮功是被镇压的,因而,被镇压者的言词就会“不客观”了吗?难道您会觉得镇压者的言词才是“客观”的吗?我如果是一个修“真”的人,真心的要讲真话、办真事,您觉得这比一个不发愿要讲真话、办真事的人,会更少有可信度吗? 如果您所赞赏的“真知灼见”、“对时事政治等的辨析能力”(谢谢您的美誉),是来自于佛法的修炼呢?您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了吗?“‘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李洪志,论语)。望您深思。再次感谢您的留言,欢迎继续讨论。
游客
   08/09/09 02:53:21 PM
当我看到您这些真知灼见的时候,我很快慰,也很痛快,同时业增长了知识面,对自己的思维也有了影响,但同时我忽略您的法轮功身份。你可以说我没有包容性,不懂得法轮功。但有一点我自己很肯定地告诉自己,不因人废言。因为我对你们法轮功的教义根本没有认同感。而且你们的说真相,说到被迫害的可能情况,在没有彻底公开的时候我可以暂时接受,但是要赞同法轮功教义就属于能力之外。这个世界很多人什么宗教类信仰也没有,也不相信,美国就非常多,你们应该很清楚这些。因为大部分人有限的思维结构,注定不会包容和理解所有事情,红眼石狮的寓言,也不会起到警示全部人的作用。人们不会被统一,所以思想各异,那么你们所反对的统一和极权化正说明了被统一的危险。所以,寓言只是寓言,这个纷杂的世界,永远都在犯错、纠正,再犯错,甚至接着犯错,纠正中又犯错,然后再纠正,周而复始。至于未来,谁也看不到。不过出于我的主观,我真希望您不是法轮功,进而能让我觉得您的言论更于客观和可信。不过,这只是我的一人之言,只代表我自己,您爱干什么于我无关,可以说我对您的时事政治等的辨析能力很赞赏,所以废话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