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謝田  >  三言两语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10495

 
图:新疆的石油等资源及战略地位,是中共暴虐政策下维汉冲突的经济背景。
图为新疆白城克拉2号油气田一汉族工人在工作,
这里的天然气经由“西气东送”管道输往北京和上海。

几乎一夜之间,中南海突然发现,好像有点面临着四面楚歌的阵势。东面北韩每年接受那么多援助,在导弹和核试问题上居然不买中国的帐,成了奶水养大的狼;南面越南和菲律宾吵着嚷着要把南海问题国际化、还想把美国拉进来;北面俄罗斯人明明说着要与中国联手对付美元,然后自己又大唱卢布国际化的高调;西线本来无战事,突然冒出个维汉冲突,并且一下就演变的非常激烈。

*阿凡提的智慧和谶语

中原人最熟悉的新疆维吾尔族人士,可能就是目前被中共大加挞伐的女商人热比娅和传奇中的人物阿凡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虚一实、一古一今,对他们的评价和他们在汉人心目中的地位,正好反映了历史的变迁、世事的炎凉。

阿凡提据说是乌兹别克传说中的人物,维汉关系甜蜜时,阿凡提的故事和电影在大陆风靡一时。阿凡提曾是智慧和欢乐的化身,是汉人可以向维族人学习的对象。而新疆姑娘呢,都是能歌善舞,留着长长的辫子,天天在园子里摘葡萄。后来,汉人也渐渐熟悉了卖羊肉串的新疆人。再后来,民族关系突然急转直下,维汉冲突居然被一些观察家以“巴以冲突”相比拟。

记得在“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的动画电影中,阿凡提头戴维族花帽,留着长长的胡子,跟八仙中的张果老一样倒骑一头小毛驴。在中国当时劫富济贫的政治环境下,电影中的阿凡提冒充种金子,惩治了向穷人逼债的财主巴依。影片中,阿凡提说他的毛驴有个坏脾气,“叫它往东它不往东,叫它往南它偏朝西。”这简直是一语成谶,给他说着了。目前的新疆,正是要它往东听中共的话,它不愿听,反而偏偏朝西、要投奔那个“东土耳其斯坦”了。

*阿凡提的黑色金子

阿凡提骑毛驴的方法和智慧,如果在维汉冲突中变成对立和冲突者的思想武器,那可不是太妙。与人为善最好,与人为敌不佳,四面楚歌更糟,相信这应该是迅速镇压得逞、舆论攻势殿后的当局,不屑去思考的问题。

维汉冲突,有人说是民族问题,有说是政策问题,其实归根到底,还是经济问题为主,是钱的问题。民族问题的根本是人权,人权和政治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有经济的背景。新疆的石油等资源以及战略地位,是中共暴虐政策下维汉冲突的经济根源。

阿凡提种金子的故事也意味深长,他种的看来是黑色的金子。新疆的“克拉玛依”,就是维吾尔语“黑油”的音译,它得名于市区附近的天然沥青丘—黑油山。1955年,黑油山第一口油井喷油,当时取名克拉玛依油田,是战后中国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

*从维族的角度看汉人的不满

不管是大陆还是海外的汉人,在维汉冲突中的看法,许多人都是心怀不满、愤愤不平。不平的原因,是觉得内地对新疆援助了那么多,每年几十亿、上百亿元人民币丢过去,维族人还忘恩负义、不讲良心,跟白眼狼一样。

“九五”期间,中央和各省市对口支援新疆,从内地和国家机关选派两千多名“党政领导骨干”和专业技术人员到新疆工作,以“加快中西部地区开发,逐步实现缩小地区间差距的目标。”2008年,新疆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据报导,已达4200亿元,比上年增长11%,高于全国两个百分点。但即使这样,从外界媒体的报导看,利益并没有得到均沾。

从维族人的角度看,内地派去新疆的人,都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正确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一批人。问题呢,可能就出在这里。从军头王震开始,几百万人的生产建设兵团进入新疆,立时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组成。而且这些“建设兵团”各自为政,是独立的王国,具有法外的、本地人不得干预的权力。在维族人眼里,这些准军事化的屯兵,驻扎在本地人世代相传的土地上,应该不是很好的滋味。

新疆的石油和山西的煤炭一样,是中国能源的主要来源。在中国新一轮能源需求膨胀的过程中,山西人显然得到了好处,就看山西加长型悍马车的数量,就可看出端倪。岂止是好处,山西的“煤老大”简直就像黑社会一样,曾几何时,甚至可以控制、左右国内能源的价格。

但是,给北京、上海提供了天然气的新疆人,他们捞到好处了吗?好像不是这样。有新疆人卖羊肉串赚点小钱的,热比娅被抓前是经商赚钱的,但从来没听说新疆人从自家后院的石油上发过什么财。这也难怪维族人会心怀不满,换任何人去,也会有所不满。

看看2008年中国城市人均GDP的排名,就很有意思。名列前茅的是广东深圳,人均GDP13万人民币,其后分别是黑龙江的大庆(9万)、广东珠海(6万6)、云南玉溪(5万6)、和新疆的克拉玛依(5万1)。克拉玛依的数字要远远高出上海(3万6)、、南京(2万7)、和北京(2万4)。总部位于克拉玛依的新疆石油管理局,当然是这个偏远城市的财富聚集者,它每年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可达130亿。当汉人看到每年十几亿的投资、援助进入新疆时,维族人看到的,是十倍于此的石油被廉价的拿走、流出新疆。

领土和主权问题,在任何国家都比较棘手,它也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但解决维汉冲突的前提,是汉人要首先放下怨恨的心,要从维族人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我们才有一线希望。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12/09 05:10:07 PM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