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职场纵横
謝田  >  浮生偶得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1523

夏末秋初,美国经济似乎一步步放缓,裁员的消息也多了起来。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大幅裁员,摩托罗拉裁员、惠普裁员、大众汽车裁员,最近福特也在裁员。数数在美国学校里学习、校外临时打工、在企业里正式工作的十来年中,经历裁员、被解雇的经历,居然也有那么三次。 第一次,是在印第安纳州的普度大学上学时,当时在那儿学“枯燥乏味”的化学。按说当时的专业,是用分析化学的方法研究地球化学、宇宙化学的问题,研究陨石啦,月球土壤啦,火星陨石啦这些东西,想着用这些来探讨地球的起源和宇宙的起源。听起来怪吓人的,是吧?只是呢,那些纯化学的东西,尤其是有机化学,需要背很多东西,实在是太枯燥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老板的资助减少,奖学金不够了,就去了一家中餐馆打工,当上了一个侍者(Waiter)。开头心里挺高兴的,终于可以有那些传奇式的餐馆打工经历了。以前只是在实验室埋头苦干,或读一读别人的打工经历,没想到外面的世界居然这么精彩。

大概干了有那么两、三个星期吧,菜单、厨房、大型冰柜、切肉机、大型洗碗机,看着什么都觉得新鲜,也什么都想问一问。这个中餐馆有三个人做东主,两兄弟和老大的太太。两兄弟主内,在厨房里抓码掌勺,老板娘 - 老大的太太在外面带位、收银、兼做侍者。

闲着的时候,会跟老板、大厨聊聊天,但是谈话很难深入,因为我们感兴趣的话题、关注的焦点、和社会经历都好象非常不同。还有,他们好象总是心事重重的,有些东西不愿和别人讲。记得有一次,老板叫我帮忙看一份英文文件,给他翻译了一下。老板很高兴,晚上吃饭时中间起身,说要给我们加一个菜,两分钟不到就端上来了一大盘绿油油的炒豆苗,大家吃得都很高兴。这是好日子的时候。

有一天,看到二老板,也是大厨,把炼乳、生鸡蛋、还有不知道的什么东西用搅拌机一打,然后一仰脖儿喝了下去。当时很是有些好奇,就随口问了他一句,说怎么这么吃喝东西呢。结果不知怎么着的,把他给得罪了,他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气的不行。自己一看不好,知道闯了祸了,赶紧闭口不言,在旁边把那些杯杯盘盘弄弄整齐,把餐巾布叠叠好。

过了一会儿,看着二老板和收银的老板娘嘀嘀咕咕了一会儿。然后,老板娘去到前台,数了一些钱,招手让我过去。过去了,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对不起我们不能用你了,你走人吧,这是你的工钱。我说为什么呢,我犯了什么错,总得告诉我一下吧?她头都不抬,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生平第一次被解雇了,在美国一个中国人开的餐馆里,侍者的工作没了。

当时嘛,确实很气愤,对老板一家人充满了怨气。后来回头一想,他们开除我也是蛮对头的。自己不对的地方至少有这么几点:第一,打工时动作不够快,端脏盘子一手只能端两、三个,而老板娘个子不大,可以端六、七个没有问题;第二,不太忙时,眼睛里没活儿,光跟其他侍者们聊天儿;还有第三,不是份内的事儿乱问,居然去管老板的闲事儿。

所以呢,这第一次被炒鱿鱼,其实是该着了,没啥好说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