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16439

图:索罗斯看中国时,似乎有些迷茫。图为索罗斯今年二月在哥伦比亚大学
资本主义及社会研究中心举办的“走出金融危机”的研讨会上,向专家提问。
 

十月底,美国富翁兼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跟人们分享了他对目前世界经济和政治的思考。讲座可以说是索罗斯毕生实践及其哲学观点的汇总,他把自己的观察和他的反射理论(General theory of reflexivity)应用于目前的金融危机,并在最后一节“未来前瞻”中,特别谈到他对中国在未来世界的地位和作用。


*让英国银行破产的人

索罗斯是索罗斯基金会的创办者,他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给他创造了大部份的财富。据估计,在1992年9月放空阻击英格兰银行的激战中,他获得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利润,被称为“让英格兰银行破产的人。”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他被马来西亚、泰国称为“蠢蛋”和“吸血的经济战犯”。同时,他又是一位活跃的慈善家,在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南非资助黑人学生进入大学就读,向苏联东欧的正义人士提供资金援助。

*科学不能解释当前问题

索罗斯认为,当前世界的问题,不能用科学理论去解释清。这很符合佛法修炼的人们对世界的看法。索罗斯认为科学的定律是存在的,但它不适用于人类世界的事件。原因呢,一是社会环境复杂;再者,是参与者的思想和心态,也起一定的作用。人们可以勾勒出社会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并评估事件的可能;人们也还可以预想并试图实现自己的理想。索罗斯认为,他两者都做了很多次。事实上,他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既是投资专家,也是慈善专家;他用投资成功赚来的钱,来支持他作为慈善家的捐赠。

索罗斯认为,本次危机与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有所不同,因为这回人们不允许金融系统垮掉,而是把它置于人造的生命支持系统上。索罗斯还认为,也许明年,也许后年,我们会再度陷入危机。他觉得,在经济的“看不见的手”的后面,有一只看得见的、政治的手,在操纵着许多事情。

*要中共放弃特权的人

索罗斯呼吁中共领导人走向更开放的社会,并为此放弃自己的部份特权。听到这种呼吁的人们,会对此抱以微笑,索罗斯简直是与虎谋皮。要中共放弃特权,是根本不可能的。人们或许会说,中国不是有越来越多的“自由”了吗?难道不是它在放弃特权吗?但这些人所说的“自由”,多半是指在经济方面的。当小摊贩可以自由摆摊,可以自行积累,可以扩大再生产,可以兴办私人企业时,这种自由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

但即使是经济上的自由,也非常有限。当人们意识到特权阶层可以拥有三套、五套的住房、别墅,而老百姓积攒一生,也买不起价格冲天、全世界相对于收入来说最贵的中国房地产的时候,自由的感觉就有所不同了。

索罗斯指出,中国人习惯于一种奇怪的思考,自认为是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所以才会有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反西方的情绪。其实,这种心态是完全不必要存在的。

*美国输家和中国赢家。

索罗斯预计,金融危机在短期内使世界各国都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但从长远看来,美国会是输家,中国会是赢家。说中国会赢,按索罗斯的推理,是因为中国是国际化的受益者,并且与金融危机隔绝了开来。

说美国是输家,许多人都同意。从社会层面看,这是因为美国滥用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领袖地位的权力,借债过度,以至房地产泡沫破灭。从高层看,觉悟之中的人会了解,这是因为美国社会偏离了宇宙特性、辜负了神明的期许,在接受寅吃卯粮的后果。但无论如何,人们对美国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没有太大差异。

索罗斯所言,有其周详之处。但需要继续追究的,是成为国际化的受益者之后,然后做了些什么。说中国与金融危机隔绝了开来,语焉不详。对外贸易是不能隔绝的,那外贸的成果、与外贸紧密联系的,如外汇的流通和结余,外汇储备的增加,为什么居然被隔绝开来了呢?

*福贵赌钱和国家资本主义

索罗斯意识到中国不是民主国家,统治者也知道必须避免社会动乱,方能保持自己的位置。索罗斯看到,中国政府借用民企、私企的力量,推动经济发展,刺激出口,甚至不惜用向贸易伙伴贷款的方式,来达成增加和鼓励出口的目的。

这个说法说到了点子上,中共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以前有一部叫《活》的电影,是葛优演的,他在片中扮演从青年到老年时期的“福贵”。福贵之所以丢掉了祖上传下来的大房子,就是因为有这么个家伙,边诱惑着福贵赌钱,边签字画押的向福贵借贷、给予信用,好让福贵继续赌,直到最后把祖传豪宅输了出去。美国在大量进口中国产品、向中国卖公债、以低利率胡乱置产,到今天大量法拍屋上市,难道不是走了“福贵”的路吗?

索罗斯觉得,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过去,华盛顿共识也失败了。从而,中共采取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有新的市场。索罗斯甚至认为,由美国挑头的国际资本主义(international capitalism)已经破裂;而“国家资本主义”却方兴未艾。索罗斯没有意识到的,是中国所实行的,不是“国家资本主义”,而是垄断和裙带资本主义。

*最后一次“颜色革命”

有趣的是,虽然索罗斯推崇中国的许多政策,但中国媒体对他的报导,还是相当保守和谨慎。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索罗斯在全球推动的“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催生民主,使专制国家极为害怕。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独联体国家2003年以来相继发生“玫瑰革命”、“橙色革命”、和“柠檬革命”,共产政权被颠覆,民主人士上台。分析人士指出,索罗斯基金会等在“颜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也因此,中国官方和媒体对这个人,可谓爱恨交加。爱者,赚钱的行家谁都喜欢,都希望得到一些赚钱的秘诀。恨者,索罗斯对极权统治的憎恨和推翻极权的举措,让中共寝食不安。世上最大、最有意义、也是人类最后一次的“颜色革命”,理当发生在世界的“中央” - 中国。如果索罗斯能推动成功,该是头功一件。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7/n2714654.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謝田
   12/28/09 06:31:23 PM
“索罗斯真正要的是中国的资源,不是为中国人谋福利!真要那么一天,亿万中国普通百姓首先倒霉。希望作者在那天不是回国当领导?” 我们为什么要指望索罗斯为中国人谋福利呢?那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索罗斯即使是要中国的资源,又有什么不对呢?他也要花钱去买,不是吗?为什么索罗斯要中国的资源,“亿万中国普通百姓就要首先倒霉”呢?您的逻辑在哪里呢?还有,您为什么觉得作者在那天有兴趣回国当领导呢?您是觉得“回国当领导”是每一个人的最高目标吗?如果有人告诉你,对回国当领导不感兴趣,您相信吗?
游客
   12/17/09 07:46:13 PM
索罗斯真正要的是中国的资源,不是为中国人谋福利!真要那么一天,亿万中国普通百姓首先倒霉。希望作者在那天不是回国当领导?
游客
   12/04/09 12:05:50 AM
George Sor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