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17171

图:保姆陪床在不经意之间,轻揭中国经济的真相。
图为2006年6月北京一个妓女嫌疑被警察盘查。(Getty Images)

好多年前在亚特兰大,听一家电台主持人讲了个故事。是个关于法官和妓女的笑话,听后让人虽然觉得好笑,但也感到心酸和无奈。

故事说警察在街上抓了三个讨生活的女子,她们被以卖淫罪带到法官面前。庭审时第一位女子说,尊敬的法官,我不是妓女,我是一个大学生。法官叫她走到一边,接着审讯第二个。第二个女子说,尊敬的法官,我不是妓女,我是个家庭主妇。法官叫她也走到一边,接着审第三个。第三个走到法官案前,法官认出了她,递给她一根香烟,点上了火,然后法官自己也点了一根。吞云吐雾一阵后法官问,近来生意可好?女子吐了个烟圈,用老朋友的口吻告诉法官,“原来生意还不错,可最近大学生和家庭主妇都加入了竞争,生意就越来越坏了。”

*陪床保姆的兴起

东土近来频传陪床保姆的报导,它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城市的现实。浙江台州的高级保姆,只要多付一千元就可以陪床。中介公司在介绍这类交易时,明目张胆,甚至可以签协议、开发票。也因此,上海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等正在草拟家政合同条款,以禁止“保姆陪睡”。令人哭笑不得的合同规定,不得安排保姆与异性同龄人同居一室。

这不是笑话的笑话,不是幽默的幽默,在令人惊奇的同时,也发人深省。社会道德沦丧、风气败坏等社会问题暂且不表,就这个现象背后的经济学原理,也会给外界揭示出一些中国经济真实的图景。

*卖淫经济学的研究

说来许多人可能不信,卖淫经济学(Economics of Prostitution)作为一个领域,有很多人在研究。卖淫作为人类最古老的商业行为,有其研究的价值。列维特(Steven D. Levitt)和温卡泰甚(Sudhir A.Venkatesh)曾发表“芝加哥街头卖淫行为”的实证分析报告。他们发现,公共假日期间,因卖淫价格升高,会吸引许多平常不出来“工作”的人加入 行列。他们的研究成果还汇集、出版了一本专著。

列维特和温卡泰甚特别研究了非洲国家莱索托(Lesotho)和加纳(Ghana),发现在加纳,妓女都使用安全用具;在莱索托,妓女对不用这些措施的客户,要特别收费。而在加纳,感染爱滋病毒的可能性是1。9%,比在莱索托的23。2%要低了许多。也就是说,在莱索托这些嫖客几乎可以肯定要传染上艾滋,而在加纳却不是这样。

那为什么在莱索托对不用防护的客户要特别收费呢?研究认为,是聪明的莱索托妓女实施了价格歧视的策略,对不同的顾客,按他们愿意付的价钱,来收取不同的费用。

对一般人来说,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ng)也不陌生。美国的航空公司对那些往返航班跨越周末、因私渡假的的顾客,只收很少的钱;而对往返航班不跨周末、亦即周五必须回家、因公旅行的顾客,就收很高的费用。

女经济学家兰娜·艾得伦(Lena Edlund)和艾沃琳·科恩(Evelyn Korn),曾在芝加哥大学的“政治经济学”(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杂志上,发表题为“卖淫的理论”的文章,引起一番轰动。这篇惊世骇俗的文章,把妻子和婊子(wives and whores)作为经济学意义上的“商品”来研究,并认为她们之间是可以替换的。这里,男性是商品的买方,女性是卖方。

*婚姻和金钱的经济研究

诺贝尔奖获得者盖里·贝克尔(Gary Becker)也曾把婚姻和金钱在经济学研究上等同了起来。他用市场分析的方法,研究人们为什么结婚、什么时候结婚、以及与什么人结婚。他认为配偶选择是市场行为,只有在对双方都有利的情况下,才会缔结婚姻。贝克尔甚至把非金钱的因素,如浪漫、爱情、子女、和伴侣等,都考虑了进去。遗憾的是,他没能把姻缘的命定、天定的成份,也加在模式之内。如果考虑进去,他的结果也许会更加有趣。

在艾得伦和科恩的研究中,她们也承认配偶和街道工作者不是相同的。从事实上考量,“妻子”作为商品,其消费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像优质的葡萄酒一样。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越富有的国家,妓女和卖淫的现象就越少的现实。

从经济学角度,人们一直在唠叨为什么妓女赚钱很多。卖淫是一个低技能、高收入的职业,超短裙、高跟鞋之外,没有太多的先期投资。从15世纪法国人到九十年代马来西亚的资料看,妓女确实比正常工作的女子收入要高,即使在卖淫合法的国家也是这样。艾得伦和科恩发现,妓女收入很高,但并不是因为她们有更大入狱和患病的风险。这是因为,婚姻也是妇女的一个“收入”来源。因此艾得伦她们的结论是,妓女的高收入,实际上是一个机会成本,为了补偿她们失去了家庭这一收入的来源。

*中国的陪床保姆

保姆是专事家务的雇员,甘愿扩大工作范围,等于变成固定客源的妓女。保姆兼陪床只要多付很少的钱,这既不能补偿其失去家庭这一收入的机会成本,又反映出性交易市场供过于求、价格的跌落。大学生和家庭主妇之外,保姆也加入这个古老的行当了。

从艾得伦和科恩的研究,人们知道越富有的国家,卖淫现象越少;越贫穷的国家,卖淫越多。不管中南海怎么保八,愤青如何叫嚣,中国的妓女、陪床保姆可不理那个岔儿,她们好像有自己的苦衷,也没什么理由帮这个政权撒谎。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7/10 09:47:27 PM
很好的,召妓,以後也不必要去日本了。
游客
   03/30/10 05:00:02 PM
我敢说,有一天这些不可一世的窃国大盗及其后人,他们的下场将是死无葬身之地。不信就等着看。
游客
   12/28/09 10:27:06 PM
夫妻間的性行為,不應該發生在沒有婚姻關係中的雙方.一但發生,對女子的父母,男子的父母,或將來雙方的子女都有很難彌補的傷害.對發生的雙方也是很痛苦的事情.經濟學不應單單的只研究金錢與疾病.人倫的維持,以及對未來整個社會後代的影響,對人與人信任關係的影響,這長遠的影響,其實也應該是經濟學家所關心的議題.
游客
   12/28/09 06:40:23 PM
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只说明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日本是中国色情片的出口国,或者中国人喜欢日本人制造的色情片。这跟日本的经济状况、富裕程度是两回事。
游客
   12/26/09 07:32:44 PM
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难道日本很穷吗?
游客
   12/26/09 08:20:05 AM
游客
   12/26/09 08:19:29 AM
中共的腐败举世嘱目,还说什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己的根本利益。这訪撒的太大了,也不脸红!
游客
   12/26/09 02:53:32 AM
我有钱,也找个女的睡觉。
游客
   12/19/09 09:46:29 AM
这么腐败,我还不知道。但我相信你们讲的情况。真可怜那些受苦受难的弱势群体。这就是共产党干的事,但我们曾经那么相信中共,这种被欺骗的感觉让人产生愤怒!
游客
   12/11/09 09:06:03 PM
色情影片只是一种与性有关的衍生产品,不能与男女之间有着直接肉体接触的卖淫等同。
游客
   12/11/09 02:16:18 PM
最近看到一组叶剑英的孙女叶明子在太庙举行婚礼的幻灯片,伴娘成对,侍者成群。 叶明子的耳环100多万,项链1000多万,奢华高级。其父是叶剑英的三子叶选廉,有多个职位,其中 一个是保利集团下属凯利公司的董事长。 中国现社会腐败到极点,贫富之间天差地别。令人愤慨之极。
游客
   12/11/09 01:58:20 PM
贾庆林大怒:家里人也帮着添乱!(多图) 肖庆庆 贾庆林成了江泽民一根绳儿上的蚂蚱! 【人民报消息】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和江泽民有特殊利益关系的黑胖子贾庆林,自从「远华走私大案」之后,就蔫儿了。一直想隐退,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开被追查。但他越着急回家,江泽民越把他往中共决策层推,江说,「你下台我就完了!」 江先把贾庆林调到身边,当北京市委书记,什么坏事都让他干。从此以后,江更怕贾庆林下台,又把贾推进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会,当全国政协主席。这次贾庆林为保住自己,和老婆离了婚,江泽民以为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据调查,出逃美国的福建省前工商局长周金伙当宁德市长时,为贾的女儿获得福州至宁德高速公路承包权,贾女转手获得数亿利润,后来她在北京和丈夫李柏檀玩儿地产挺出名的;而贾的儿子贾岩在商界折腾的也不软。贾庆林在政治局讨论是否公开自己及亲友财产时,每次都坚决反对。 李茉莉第一个跳舞。 最近网上疯狂转贴一个新闻,外带图片,《(组图)巴黎名媛舞会上的中国人 贾庆林外孙女》指的就是李柏檀的女儿李茉莉。 中国新闻网9月29日报道,每年的11月,位于法国巴黎协和广场的克利翁酒店(Hotel Crillon)总会有一个特殊的夜晚。世界各地的名门贵族、各界名人明星在这晚聚集在一起,举行一个盛大的舞会。这就是著名的「克利翁名门少女成年舞会」,也叫成人礼舞会。这个舞会每年定于11月在巴黎克利翁酒店举行,这是巴黎最古老奢侈的酒店之一。它的前身为「名门千金成年舞会」。最初只在英国宫廷内部举办。1990年,法国的社交大师Ophelia -Renouard重新包装了这个传统而隆重的舞会,佳丽的挑选范围也不再局限于英国皇室内部,而是向全世界名门少女敞开了大门。既然不限于皇室贵族血统,那么挑选规则就越来越苛刻。能获邀参加舞会的名媛,不但要出身名门、聪明、拥有高学历,外形还要漂亮、苗条。过去的成人礼舞会是贵族家庭联姻的场所。 早在去年2月,Renouard就开始物色今年参加成人礼舞会的名媛。经过数月的邮件邀请、协调、衣服试穿,来自12个国家的24位名门少女得以在巴黎相聚。其中两位是唯一接到请柬的华裔名媛:一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17岁外孙女李茉莉(Jasmine Li,音译:杰斯敏- 李),另一位是澳门赌王何鸿燊三女儿何超贤的千金、15岁的艾瑞尔-何(Ariel,Ho-Kjae
游客
   12/11/09 01:55:33 PM
李鹏的子女 长子李小鹏,1959年出生,在乃父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部长兼华北电业管理局党组书记期间,李小鹏考不上正规大学,就进了华北电业系统的中专改大专的华北电力学校(后改“学院”)。82年毕业。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1961年出生,考不上大学,进了电视大学(这个学历,她是不列出来的),再想办法进了清华大学,算是1989年清华电力系的硕士。 李 鹏次子李小勇1963年出生。读书是更读不进,1978年15岁时,被父母送去参军,后来还升到了中校军官。这平头百姓一般不知道,高干最没有出息的子弟,一般都送去参军,这军队里讲究命令,要拍马最容易,上级一道命令下来,要提拔谁就提拔谁,不象民间,还有说法,一群农村小孩子,拍马还来不及,绝对不敢啰嗦。以后在新加坡置房产,接应哥哥姐姐,也是以备万一。 李小鹏一番风顺,现在不仅是副部级政府官员、也是时下时髦的大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且是李家天下的看门人,亲手控制中国电路系统五大集团中最大的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内收购,在国外(比如澳大利亚)也收购,国家财产成功地为为李家私人财富积累做出了贡献。李家从来觉得电力系统是自家园地,李鹏管电子工业部的时候,夫人朱琳也在华北电管局工作,1984年还曾做广东大亚湾核电站驻北京办事处的领导。 2003 年初,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组部发出的全国大型电力公司党组及领导班子里,李小鹏和妹妹李小琳竟然同时出现,创了家天下不避嫌的先例。李小琳现在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电国际总经理。李家做官不过瘾,李小琳的公司今年在香港上市,李小琳亲自出马曝光,李家让香港文汇报、大公报、凤凰卫视全部采访她(做免费广告),李小琳以接见董建华的方式,向港人显示自己爹余威不倒,果然香港人猛购中电国际2380股票,超额认购近三百倍,创今年纪录,李小琳摇身一变是市值百亿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李小琳本来以为自己文科好,“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对中国古代哲学、文学和管理科学具有深入的研究。”,曾经想写书赚钱,现在也大可不必了。 李鹏子女这就是中国的人上人。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李小鹏现在又当上了山西省长,当大官了。这些人既是富豪,又要强权。
游客
   12/11/09 01:54:10 PM
高官公子奢华婚礼,看了想死的心都有!(组图)  华声论坛 2009年12月05日 字体大小:   我是一个酒店服务员,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由于就业形势不好,自己的专业也不好找工作。没办法就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做服务员,现在月薪只有1500。虽然工资低,而且每天从早站到晚非常辛苦,但想想怎么也比老家乡亲父老脸朝黄土背朝天要强。而且我心中还是存有希望的,如果节衣缩食,我每月可以留出1000元钱,这样一年下来也有一笔积蓄了,一年后我再用这个钱考个证书,估计几年后就能做个领班或大堂经理啥的,月薪估计能翻两三番。为了这一目标,我住的是100元一个月的4人宿舍,吃的是泡面,上下班坐挤死人的公车,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心想努力奋斗的话,也能活的有意义。 然而,最近在酒店举办的一场婚礼彻底让我对生活绝望了。这人结婚,点菜时根本不看也不问价格,说了句按最高标准办,把定金付了就走。这一桌的酒席就够我节衣缩食两年的了,最要命的是一请就是36桌。不仅如此,还包下了我们酒店整个一、二楼,再加六个VIP贵宾室,让我们当天预留出最少50个停车位,尤其是酬宾和回礼都竟然用超高档的啤酒,看得我触目惊心!! 后来才得知,人家是某高官的公子结婚,父母都远道而来也就请了请北京的朋友,还不包括在家当地请的呢。这一场婚礼的费用我这服务员恐怕几辈子也赚不来。我这么吃苦耐劳、苦心经营自己的所谓的美好明天,还有啥意义?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 看看我在婚礼准备时偷拍的几张婚宴的图片,给大家看看吧,什么叫高官子弟的婚礼!! 婚礼仪式是在二楼举行,一楼是普通宾客的休息闲聊的地方,明天周围会放很多糕点和茶水,彩绸一路从一楼扎到二楼。 张灯结彩,挂满了灯笼。 六个VIP贵宾室之一,一楼一层都是休息用的,这个给谁用,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满桌都是国外的啤酒,光啤酒就这排场了!仔细看看,太震撼了,为首的蓝带1844,是我们酒店里最高级的啤酒,市场售价好像是接近三百一瓶,我们酒店当然不会以市场价卖了。据说是国内唯一一款橡木桶酿造的啤酒,口感超好(我没喝过,但给客人倒酒的时候闻过,确实不一样,而且客人都是拿这当高级红酒似的品,都说口感好)。但是拿这个做几百人的婚宴酒,把我吓着腿都发软了! 龙形壁雕,艺术品展柜,这是婚礼的华丽装饰。 带小闪灯的花架,婚礼细节很完美。 每张餐桌上都有蓝带1844,一
游客
   12/11/09 01:48:26 PM
深入到"小姐"中间:北京红灯区深度调研报告 近日,记者历时近一个月深入到北京四个相对显著的红灯区调查采访,其间感受丰富。遴选这样几个特定区域进行细致探访,无非基于如下两个考虑:首先,深入到小姐中间能够更为直观、更为深刻地知道她们的想法与生存环境。其次,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其小姐队伍的现状理应具备更为强烈的时代色彩和代表特征。   洋桥:黑社会控制下的小姐团体   角门路这个红灯区的采访颇费周折。   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的洋桥一带曾经是小姐的集中地之一,记者首先便去了洋桥。在洋桥车站,记者却并未发现上述朋友提及的“店面一家挨一家,足有几十家”的景况,摩的尽管有,也并未形成“长长的队伍”。从洋桥路口往里走,的确可见大大小小的门面,但基本都已锁门或者改作他用。往前走,发现一大片一大片的城中村建筑已被推平,一家暂时还未被推倒但早已关停的店面很突兀地立着,而其旁边却都是砖头瓦块,标牌上“泰国按摩足疗一条龙38元”的字样还算显眼。“都搬走了,一拆迁就都搬了,整条街的小姐都分流了”,一位街边卖水果的小贩一边削着菠萝一边操着听不清归属地的方言告诉记者,“没有公安局的事,他们也不管,就是因为城中村改造拆迁,没办法,就走掉了。” “要往前走好远,去角门路,很多这里的小姐已经搬迁到了那边”,地摊卖菜的小伙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于是,去角门路。   摩的司机自称四川人,姓王,今年52岁。车子颠簸了足足20分钟,老王说,到了。   当我走进角门路(马家堡西路)对面的又一片面积更大的、低矮的城中村时,不禁有些震惊,其时不过下午五点,天根本没有黑。记者在该城中村首先走了一遭,发现这里至少有20家店面,且每家店面里至少有两名小姐。记者进得其中一个临街的出租屋,里面的小姐正频频地向记者点头示意。   房间逼仄狭窄,屋里陈设粗陋,四面单薄的墙体,墙壁的白灰脱落后露出黑黑红红的砖头,理发的工具一概没有,除了一张可以称之为桌子的东西和两把椅子外,就只有一张长长的木沙发,同样破旧不堪。小姐自称江西人,“我1987年的,今年不到22岁,不相信可以拿给你身份证来看”,女孩子显示出与其年龄不符的大胆与成熟,嗲嗲地,“哥哥,您这发型我可理不了,我们做个交易呗,保准让您舒服”。记者刚刚进入这个小屋子不出一分钟,她便开始大胆地推销自己,并主动向记者伸手要烟抽。当拿过记者递给她的一根烟后,她更是动作娴熟地点着并
游客
   12/11/09 11:35:32 AM
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只说明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日本是中国色情片的出口国,或者中国人喜欢日本人制造的色情片。这跟日本的经济状况、富裕程度是两回事。
游客
   12/11/09 06:58:27 AM
大家看到的色情片几乎90%都来自于日本,难道日本很穷吗?
游客
   12/08/09 09:35:23 AM
我喜欢理性的经济学分析文章
游客
   12/07/09 06:02:55 PM
我从中国来。我知道,那里坏的就更坏了。但是,已经三退了的,就好多了,很多完全是另一个生命了。希望大家多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