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谢田教授:中国民主转型的前提

17512

【大纪元10月11日讯】2006年10月8日(星期日)下午2点至5点半,由中国和平民主联盟、未来中国论坛、希 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等多个团体共同举办的题为“未来中国民主转型”大型研讨会于纽约法拉盛华侨文教中心举行。严家其、伍凡、李天笑、谢 田、唐柏桥、徐水良、王思汉等嘉宾应邀出席演讲,以下是宾州费城爵硕(Drexel)大学商学院谢田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


主席先生,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唐柏桥先生和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办这样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研讨会。五年前,如果举办这样一个研讨会,很多人会觉得空谈、务虚的成分居多;今天我们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连共产党内部、他们自己的人,恐怕都会觉得这是箭在弦上、非常必要的了。

柏桥兄提出了三个很有意义的命题,亦即“未来中国如何实现民主转型,民主化过程会遇到哪些挑战,以及民主中国应选择怎样的政体”。我对“中国未来的政体”有另外的想法,这里暂且不提。谨就“实现转型、民主化过程会遇到的问题和挑战”谈谈自己的看法,与各位商榷。

民主转型之中,可以想见,中国人民将立刻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得以恢复了言论、信仰、出版、私有产权、迁徙自由的人们,在眼花缭乱的选择面前,会马上面临新的问题。

苏联、东欧共产党垮台之后,专制集权和计划经济被抛弃,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都在探讨什么是当今社会最理想的、人们可以最普遍接受的社会形式。 研究的结论呢,这个最理想的、比较切实可行、最能被普遍接受的形式,现在看来,就是“民主体制下的自由企业制度”(Democracy and Free-Enterprise System)。这两个,民主体制和自由企业制度,也是相辅相成的。亦即,民主体制保障自由企业制度,自由企业制度促进民主发展。

二者之中,我不担心自由企业制度的问题,因为中国人这一点上是全世界都最优秀的一、两个民族之一,另一个可能是犹太人。没有中共的束缚,现在存在的那些私 人企业,会迅猛发展。但是,另外一点,民主制度方面,中国未来社会所需要的一系列基本的民主保证,比如独立公正的媒体、诚实无欺的品德、无私善良的社会、 宽容和容忍的公民,我们能够立即具备吗?

从公民社会和社会心理方面来讲,我们是有些准备不足的。民主化的第一步,需要我们进行自由选举。民选官员道德要求的第一位,就是诚实。在假米、假药、假 酒、假币、假文凭、假政绩、假面具四处横行、人们已经见惯不惯的今天,整个社会对造假、弄虚作假已经处于一种接受、半接受的状态,对谎言、欺骗的受害者没 有了同情心、漠不关心,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人民会把侯选人、候选党派的诚实与否作为第一考量吗?还是人们会以谁更加具有权力斗争的本事、会玩弄权术,作为 执政的最高要求?如果是后者,我们岂不是通过民主制度又“选举”出了一个新的“中共”、或者从骨子里看满脑子都是中共式思维的当政者吗?

没有了中共的中宣部,没有了报禁,中国的成百上千家省级、市级报纸可能有望过渡变成自由竞争的媒体,但我们具有独立、真实报导的能力吗?那些习惯于造假新 闻的记者和编辑、那些一味附和官方口径、敢于放弃媒体原则以获取商业利益的做法,能一夜之间改正过来吗?要知道中共的垮台,很可能就像罗马尼亚共产党的灭 亡一样,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一旦它一夜之间发生,第二天,我们有足够具有真正的职业道德,诚实、客观、而又公正无私的记者、编辑、和报纸发行人吗?

没有了中共的窒锢,没有了党禁,上百个政党可能会立即破土而出,包括海外民运在内的政治团体也会纷纷抢滩、安营扎寨。但是,我们具备了政党政治所必须的基 本要素了吗?当两党或多党对立、互相激烈争夺议会席位、角逐内阁席位的时候,我们会不会把中共惯用的那一套,不按规矩办事、随时践踏宪法、法律、甚至宫廷 政变等的恶习,又轻车熟路的拿出来使用了呢?

三天前,星期四(10月5日)晚,2006年美国自由勋章颁奖仪式在费城的国家宪法中心举行,今年的获奖人有两位,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克林顿。他们是昔 日的政敌,受小布什的邀请,放弃前嫌,两度携手共赴国难,为印尼海啸和新奥尔良卡崔娜飓风受害者进行募捐,据说至今已经募到了100亿美元。老布什的太太 芭芭拉都说,这两人的结合是一个最奇怪的“政治上的两口子”。

我当时就在这个颁奖典礼上,听到他们两个的答谢辞。老布什还是承认当年曾经认为克林顿的外交经验还不如他家里一条叫“蜜丽”的小狗,克林顿也在会上表示, 他依然与两代布什在政见上截然不同,但会各自保持己见、求同存异。我们中国未来的领导人,在紧接着中共之后将执掌中国社会大任的人们,具备这样的民主素 养、这样的宽容、大度吗?

所以呢,在“民主转型、民主化过程会遇到的问题和挑战”中最大的挑战,在本人看来,不是起草中国新宪法、不是培训新的政党干部、甚至都不是清算中共的罪 行,而是清除中国人民心中的中共式的思维,恢复在中共统治下荡然无存的那些健全的、健康的、足具真诚、善良、公正、宽容的现代公民的本性。

我们最缺乏的,其实是民众的心理健康。中国人屈从于中共暴力的淫威,在弱势团体权力被践踏时,噤口不言,连社会的良心-知识份子都大部分如此。当然,这有 个别的例外,如高智晟先生。正因为我们道义上的软弱,所以中共步步紧逼,完全剥夺了我们最后的尊严,使中国人广泛具有奴性、懦弱、偏执、和仇恨的心理。古 人说,“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我们则刚好走向了它的反面。

不管是在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学、艺术等文化的不同层面,甚至具体到商业文化上,我们民族个性中欠缺道德力量、思维被扭曲的例子都屡见不鲜。

我有一个在芝加哥的朋友叫杨逢时女士,她是芝加哥大学的音乐博士。每年六月,她都要组织一场音乐会,以艺术家独特的方式纪念六四。她说,即使是在海外的大 陆来的华人,从音乐文化上已经没有任何根基了,我们脱口而出的、拿起卡拉OK脱口能够唱出的,都是中共邪党文化的东西,没有什么真正传统的、美好的、优秀 的东西了。

当年上大学时,曾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我们想着从内部改造共产党,使得它有新鲜的血液和改革的力量。交上后,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后来团支书泄露了“天 机”,原来你要不断的写、不断的交申请书才行,不断的汇报“思想”,让它彻头彻尾、完完整整的洞察、控制你。借用中共政治文化上的一句老话,那叫从“政治 上、思想上、组织上、和行动上”入党。我们当时呢,倒是就想在“组织上”入党,而从思想、行动上去改造、改良它。还好,它没让我入。我们实行民主宪政、民 主转型中最大的障碍,其实就是这些党文化的遗毒。

一个多星期前,我们商学院的院长召集我们几个华裔教授开会,讨论与中国的大学合作进行管理教育、管理培训的问题。他刚刚访问中国回来,还在上海会见了以前 我们学校的一个毕业生、那位权倾一时、炙手可热的“江公子”。我们几个人跟他说了上海帮梁柱陈良宇刚刚倒台、中南海内斗加剧、大规模退党已经1400万, 以及中共岌岌可危的现状,告诉院长,这位“江公子”可能不是我们可以利用的“资产”、而反到可能是一笔“负债”呢。我们院长是学金融出身的,反应极快。他 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要么立即行动、抢在中共垮台前利用这个关系,要么后退一步,等它垮了以后再说。他拿了一本九评正在看呢,我们有没有时间在垮台前行 动呢,看来有点悬。也就是说,一般的美国主流社会,也意识到了中国即将发生的巨变,和巨变即将来临的紧迫性。

巨变来临之前,中国人的正常心态、心理、和思维的变异,文化的丢失,和道德的丧失,才是民主化进程的最大挑战。当一个健全的民众社会心理建立之后,推行民主化、自由化,建立公民社会,才能水到渠成。

因应目前的当务之急,从人们的思想、道德上为民主化过程奠基,应该从哪里入手呢?

目前,剖析中共遗毒最深刻、解除中共荼毒最彻底、恢复国人心理健康最迅速、重建道德社会最有效的良方,在今天看来,就只有“九评”莫属。就是因为九评,像 刚才几位提到的那样,才出现了大规模的退党运动,这是一场从生命的本源上谋求自救、从文化的本质上寻求清理、从社会的基础上进行更新的运动。退出中共及相 关组织有名有姓、在大纪元备案可考的,有1400万人。但据内部消息,真正从心里要退出中共的,至少五倍、十倍于此,只是因为通讯工具的关系,他们的退党 信息没有能够在大纪元登记。但他们的退党声明写在中国的里弄、胡同的墙上、电线杆子上、传单上,甚至人民币的纸币上。

所以呢,迎接巨变前夜的中国,当务之急,不光是广传九评,让全中国人民从“组织上、行动上”退党,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立即从“思想、文化、和思维习惯 上”,都全面、彻底的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让我们捂着鼻子、头也不回的远离腐朽、发臭的中共,步入新的纪元。只有这样,实现民主化的社会基础才能真正建 立起来,而民主化的过程才能不出偏差。有了这样一个健康的社会心理基础,加上我们中国人特有的自由企业精神,两个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要素就都具备了,中国 的未来也就有希望了。

谢谢大家。

 

 

 

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viewtopic.php?t=6910&sid=1656f6dc48bf81746de90c5a10554c8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22/09 11:42:29 PM
苍宇新息答朋友问:“中国什么时候实现民选” 这个问题我从三个方面回答,而且很简明:“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民选”?(一)中国?中华民国台湾已实行民选总统,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没实行民选总统。同是中国,制度不同。一个是民主的,一个是专政的。(二)你是想希望大陆也实行民选总统吗?其实你是想要人权,也就是民权,你说无奈现在的腐败政府,告诉你,执政党现在是共产党,你可以考量一下你身边执政的共产党员,很少有一个在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都是在为钱而奋斗,高层执政者丧失信心把妻子儿女移居到海外定居,办海外跨国公司,把钱挣到海外去。中层、下层各有奇招,无所不捞。什么共产主义,纯纯粹粹拜金主义。党已名存实亡,强取豪夺,的确已经丧失民心。武装力量是掌握在人手里的,掌握在有道德的人手里民权顺理成章,掌握在拜金主义的人手里分摊不均就要战乱,什么时候实现民选?天知道!(三)假定明天实现民选,我说那可坏了,大陆可要打乱了。民选是给有道德的民族和有信仰的国家优选的一条民生道路。而大陆的绝对多数的人已经被无神论、进化论、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金钱至上论给迷昏了头脑。什麽选举?你给我钱,你给的钱多,你对我个人有利,哪怕你是个黑社会,你是个流氓,你是个大贪官,给的钱多我就选你,什么道德,什么仁义礼智信,什么忠孝,什么民族、民生、民权,什么理想统统扯蛋。你要问我什麽时候能实现民选?哦,我现在告诉你,当大多数人崇尚道德,了解真相,相信大法,形成一种正义的、仁义的、公平、公正的社会氛围就可以实行民选。 你以为这个时间会很遥远吗?不会!你认为拜金主义的力量能战胜传统道德的力量吗?你认为用现代武装力量能战胜天意吗?我给你举一个小例子,人是万物之灵,人和动物都有它的特性和存在的作用,比如狗,当它失去了忠实主人,为人看家护院的天性,天性嘛,就是上天造就它的时候给它输入的狗给人类为伴,忠实人类的特性。一旦失去了这个天性,一旦它变成了一条强硬的疯狗,不听主人的话,疯狂咬人,你想怎样,人就会消灭它。相续之后,当人类丧失了上天造就他时给他输入的传统道德观念,人类开始穷雄争霸,残酷杀戮的时候,那是2500年前左右,老子说:大道废,出礼仪。上天慈悲人类,排下佛、道、神。如:释迦牟尼佛、老子、孔子、耶稣,教化人类慈悲行善、遵循自然,实行仁义礼智信,忏悔博爱。拯救了二千年的人类。延续到清朝末年实行的孝道,就是你什麽信仰都没有了,你的相信孝道吧?你是
游客
   12/22/09 11:41:52 PM
苍宇新息主义,社会主义及初级阶段代替了共产主义,如今拜金主义彻底的强奸了共产主义,虚幻飘渺的共产主义被党风翻来覆去强奸的面目皆非,民间这样称颂 至今不知何故,你就成了公仆,硬要做我代表,坚持为我服务; 你曾许下诺言,声称为我造福,你还信誓旦旦,描绘宏伟蓝图; 可你年年加薪,自己说了算数,乘坐豪华轿车,购买豪宅别墅; 你还弄虚作假,你还屡犯错误,你还腐败无能,你还渎职贪污; 你还吃喝嫖赌,你还拆我房屋,你还占我田亩,你还加我税赋; 你能荒淫无度,你能挥霍财富,你能颐指气使,你能飞扬跋扈; 对你无法监督,对你不能解雇,你是衣食丰足,主人倒陷贫苦; 你是霸道恶仆,你是偷窃硕鼠,你是反仆为主,主人倒受欺侮; 污染水质解渴,有毒食品果腹,在你关照之下,感叹难得胡涂; 一旦揭你短处,你就恼羞成怒,忍无可忍****,你还拦截围堵; 我已出离愤怒,我已不再麻木,知道更换公仆,只有实现民主; 相信会有一天,实行投票制度,马上与你拜拜,真诚送你上路。 人的道德急速下滑,黑白俩道杀人放火、强取豪夺、阴阳颠倒、笑里藏刀。整个社会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更坏的是理性的败坏,把这样的社会叫做盛世。上天看到质问人间:这叫盛世啊?我留传给你们的盛世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画地为牢!!王侯大臣、黎民百姓各有其职,人人都用心法约束,现在到好你们把天怒人怨说成是盛世天朝?!!!!?想把天地颠倒! 社会也走到尽头,天象大盘也走到这一刻!!!人能把强硬的疯狗杀掉,上天就能把无道的社会毁掉。 一等君王百姓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二等君王百姓真心的赞美她,三等君王百姓惧怕他,四等君王百姓痛恨他,五等君王百姓起来反了它,六等君王百姓想反也不敢反它,七等君王逼迫百姓违心的赞美它,八等恐怖大王把朝上朝下民间的正义扼杀。上天大法在人间摆好了审判大案,不信就看!!!!! 九九归真,佛光普照,礼仪圆明,实行民选的愿望不再远,其实那时人心归正了还需要民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