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17732

图:中国经济国进民退的本质,值得进一步探索。
蒙牛公司是国进民退的受害者之一,图为蒙牛的运作控制室。
 
国进民退,是目前中国经济、企业、和舆论界人士众说纷纭、意见相左的话题。中国文字的确有其神传文化的特色,一个被广泛使用的名词,却不被人们细心追究; 而一旦细心研究,人们往往能发现其背后的内涵。“国进民退”四个字,就是这样的一个通俗易懂,而又内藏玄机的辞汇。


*国进民退的表面

国进民退,是说那些垄断性的大型国企进军某些行业,强力收编与之竞争的民企。比如,报导的案例有中粮入资蒙牛,中化收编民营化肥厂,五矿和中钢收编民营钢厂等。

中国经济学家在激辩国进民退时,认为在不公平竞争下,国企每年要少交一万亿人民币的地租;而山西煤炭业的重组,被认为是其中最典型的案例。

据BBC报导,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官员都表示,对中国经济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国(企)进民(企)退”;这个威胁甚至比出口面临困境及经济泡沫都要严重得多。

中共体制下,明白的官员还是有的,可惜人数可能不多;而即使有这些明白的人,最后他们也可能郁郁不得志,不能完全施展才华。

从表面看,国进民退已经遏制了民企的发展。山西煤炭业的整顿,国有资本掌握全面主导权,私营小煤矿被“整合”,活跃在山西煤矿的私人资本,尤其是500亿人民币的浙商资金,顿时去向未卜。当初他们每元人民币的投资,会拿回几分钱呢?要知道,国企本来就有融资的优势,有政府准财政的支持。没有政府背景,又面临吞并的压力,民营企业必定步履维艰。

受打击的浙商在命运未卜之时,说要“全力配合”政府。但这些聪明的商人显然意识到了什么,所以他们公开呼吁,要求有“公正开放的市场经济秩序”,以确保民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国进民退的内涵

“公正开放的市场经济秩序”的缺乏,原因何在?这是人们必须明确发问,并有权得到明确回答的问题。国进民退的出现,还证实了人们对中国社会另外一个由来已久的观察和论断。

“国”与“民”,在正常社会应该是统一的。比如“国民生产总值”(GDP)中,国即是民,国家由全民组成;民亦为国,全民构成国家主体。

中国的“国进民退”,如果“国企”是人民的,为什么要担心“民”的利益倒退呢?显然,在使用这个词的人们的心中,包括承认或否认“国进民退”这个说法的官员的心目中,这里的“国”与“民”是不统一的,而且是对立的、矛盾的,甚至势不两立的。

那么,谁是“国”、谁又是“民”呢?这涉及到了中国的国家机器、国家企业、国家财富,是在什么人的手中,这样一个所有权的问题。这也是海内外人们所呼吁的,“中共”和“中国”的区分这样一个关键的命题。

*国进民退的本质

国进民退引起国人的反弹,是因为其掠夺的本质,是特权的掠夺进入更加细致、精微、和不择手段化的结果。其本质不只是经济上的,更是政治上的,是出于维护集权统治的需要的。

国进民退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是当局不能容忍私营企业、私营产权、和财富的私有制。而不能容忍私有产权,而又大肆扩大其既得利益集团的私人财产,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财产有专政力量的保护,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民众的私人财产时时刻刻在被强制拆迁者、城管、和截访人员所剥夺。

研究近代史的章立凡认为,中国近代有两次“国进民退”。一次是抗战前后的国家金融垄断,国家控制战争资源,和官僚资本借国家资本的躯壳崛起。一次是中共统治之始,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利用、限制、改造、没收等手段,推行国家资本主义、统购统销、和农业合作化。

中共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及因此建立的计划经济模式,在1978年被中国农民抛弃之后,人们渐渐忘记了当年的劣行。

尤其是近二十年来,当私人企业、私人资本有了些许发展空间后,人们更是以为中国已经摆脱了共产主义的梦魇。遗憾的是,国进民退的到来,正是梦魇的回归,提醒人们不要忘记究竟是谁在真正左右中国社会财富和资源的划分。

国进民退对经济的影响,在于其使低效率的国企效率更低,严格的政府控制变得更加严格,垄断集团和权力、知识精英联合的既得利益集团,更能将财富集中化、并更加易于与权力进行交换。而民营企业,将越发在狭小的空间内苦苦挣扎。

*国进民退的结果

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认为,国进民退会有五大后果,包括经济模式转型、减少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会难以实现;就业增长会走下坡路;老百姓收入下降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产业结构的调整会非常不利;以及民主法治的进程会停滞不前。

五项后果之外更严重的,是国进民退加剧,会使财富进一步分化,进一步与权力的分化相重叠。而高度结合的权力和财富,会进一步确保权力和财富不会永久的失去。若此,黎民百姓就没有太多的生路了,中产阶级的梦更加遥遥无期。

也因此,每年七、八万起的大规模维权抗暴会进一步推进,愤怒的人们会用吐沫星子淹没占人口5%、占据了所有权力和财富、总数六千万的中共党员。

第一次国进民退,章立凡认为,是军事失利之外,国民党在大陆落败的深层原因。而这次的国进民退,难道历史会重演,成为共产党的陷阱吗?人们还要拭目以待。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25/n2734076.htm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50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三百二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