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謝田  >  三言两语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18111
图: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的作用,应该给关心中国教育的人士一些启发。
图为今年六月安徽合肥一个高教展览会上的考生和家人。

 

近来,“为什么中国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个“钱学森之问”,成为中国教育界关注的焦点。安徽高校11位教授联合给新任教育部长及全国教育界发出公开信,呼吁人们直面“钱学森之问”。“钱学森之问”从根本上说,其实是明知故问;而坊间的回答林林总总,则大多是答非所问。

*钱学森的明知故问

读研究生时,曾跟北大地质系张淑媛教授学习地球化学和宇宙化学。张教授告诉我们,她非常赞赏钱学森和他倡导的、对气功、人体科学的研究。当时我们很纳闷儿,钱学森是研究导弹和运载火箭的,为什么会对气功感兴趣?气功不是体育或医药界人士研究的对象吗?

后来接触了气功,再后来明白了气功的真谛是正法门修炼,才明白为什么气功不是体育或医药界的“研究”对像;而且,也没有什么现代科学的门类,能真正对气功进行“研究”。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在中国的知识界,只有那些真正有科学的头脑、科学的态度、勇于探索的人们,才敢涉足玄妙和超常的气功修炼。

依钱先生的头脑和见识,他在美国求学和教书的经历,在中国的培训和研发历程,目睹中共对教育的摧残,尤其是文革时的毁灭和近二十年的任其堕落,对简单的“钱学森之问”,老先生难道没有答案?显然不是。明眼人不难看出,钱学森是明知故问。

*答非所问及谁该发问

在钱学森心中,他是知道问题的答案的。只是钱先生没有说,也不能说;其他人比如安徽的十几个教授,借钱学森过世的时机提出这个问题,还是不能明说,不敢明说,也不便明说。讨论的人们,不能切中时弊、明确指出问题的焦点、中国教育的症结,人人都欲言又止、答非所问,才是“钱学森之问”得以产生的土壤。

对中国教育最大的窒锢,人们欲言又止、想讲又不敢讲的真话,就是中共对学术界的极端控制。大学如果是探求、传授知识的场所,思想和学术就不能有任何禁区;政治干预的本质,就是限制学术自由。没有学术自由,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培养杰出人才的沃土。耶鲁大学校长施密德特曾炮轰中国的大学,他认为中国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

发出公开信的沈正赋教授等固然值得钦佩,但人们不得不意识到,提出这个问题、发出这个呼吁的,其实应该是另外一个团体。而这个团体,在当代中国,似乎是付之阙如的。这个本来应该发出更响亮的声音、代表教育界独立力量的团体,就是“中国大学教授联合会”。

*教授联合会的作用

跟美国佬说中国没有“NGO”(非政府组织),他们很难理解;告诉他们中国任何一个非政府组织都是中共控制的,他们更难以置信。由政府去“主管”非政府的社团就是荒唐的。但即便如此,如果人们考查一下中国教育部业务主管的全国性社会团体,会发现许多有趣的事情。

教育部管辖的152个全国性社团中,30个属于教育类,包括“中国教育学会”、“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国成人教育协会”等,甚至还有“中国高校校办产业协会”。但是,里面没有“中国大学教授联合会”。它有个“中国老教授协会”。为什么有老的、退休的,没有年富力强、在职的呢?了解中国的人们立刻知道,那是为控制退休教授的中共外围组织。

“中国大学教授联合会”的存在,与中国的学术自由,有直接的关系。虽然人们不知道这个重要的联合会藏在哪里,但中国学者对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AAUP),还是有许多研究的。在中国高教研究杂志上,这类论文为数不少。

*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

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AAUP)是大学教师和其它学术界人士的组织,创立于1915年,在39个州的500个大学校园内,有四万七千名会员。联合会的宗旨,是促进学术自由和共同管理,以确定高等教育基本的职业价值和教育标准,并确保高教对全社会共同利益的贡献。在美国,捍卫学术自由最不遗余力的,就是这个联合会。

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有人要“控制教师们教授什么、写作发表什么”。联合会宣示的学术自由的三大原则包括,教师有自由的进行研究和发表研究成果、自由的在课堂上授课、以及作为公民的一员,自由的言论和出版的权力,不受其所属机构的审查。

*中国教授联合会何在?

深圳南方科技大校长朱清时曾提出,办大学首先要“去官化、去行政化”,实现“大学自治、教授治校与学术自由 ”三个目标。中国的大学与这些目标有多远呢?

威廉姆·康明斯(William K. Cummings)和马丁·芬克斯坦(Martin Finkelstein)最近在AAUP的刊物“学术界”(Academe)上发表文章,他们两次调查了17个国家的大学教授,询问他们在学校至关重要的决策中的影响力。

2007年的调查中,中国教授在决定校长等主要行政人员、雇用新教授、大学预算、入学标准、新教学项目等最基本的学术决策中,能够发挥影响的比例,在17个国家(地区)中敬陪末座,其百分比都是个位数(2%-9%)。而其它国家如日本、美国、韩国,都高达50-60%,甚至80%以上。这个调查的结果,应该引起关心中国教育的人们的深思。

维权声浪中,中国民众日益觉醒,知识界已经落伍。要知道,在正常社会,作为社会良心的知识份子,是应该站在觉醒的前沿的。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51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三百二八

http://www.epochtimes.com/gb/9/12/5/n274530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5/10 04:22:57 AM
this is a real good article!
游客
   03/22/10 02:37:02 AM
这不是教育界人士深思与否的问题。这是政治问题。
游客
   01/27/10 04:55:45 AM
test
謝田
   01/26/10 04:36:53 PM
你好,游客01/20/10 10:23:35 AM 先生/女士。”你是谁呢?“ 我就是我,在下姓谢名田。您所说的“页面设计信息缺欠”是什么意思呀?对不起,不明白。还请指教。
游客
   01/20/10 10:23:35 AM
精辟!只是页面设计信息缺欠,你是谁呢?
游客
   01/17/10 07:10:17 AM
一切的歸根結底,只兩個字——“利益”,那幾百幾千萬組成的利益共同體不是那麼容易被摧毀的!未來究竟如何,我只有兩個字——茫然
游客
   01/12/10 09:36:27 PM
"看了这么多的介绍,那谁来救救中国呢?一点自由都没有,怎么自救啊" 先退党,退垮了中共。就有自由了。
游客
   01/12/10 09:33:22 PM
AAUP: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 http://www.aaup.org/aaup
游客
   01/05/10 01:19:59 AM
好!好!!好!!!
游客
   01/05/10 12:05:31 AM
看了这么多的介绍,那谁来救救中国呢?一点自由都没有,怎么自救啊
游客
   01/02/10 08:14:50 AM
丧失创新能力的民族,必将沦为地球村的打工仔 无论毛时代还是邓时代,60年来,专制主义制度使中华民族失去了创新能力。没有创新能力的民族,必将沦为地球村的打工仔。 毛时代的新科技,充其量也只是个仿制,没有自己的创意。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也都是从西方回来的留美生、留德生……,没有留苏生。留苏生的选拔非高干子弟莫属。平民百姓的优秀子弟,也有被选拔留苏的,但没有搞高科技的。我认识一个天津南开中学毕业的,其父是汽车公司充电瓶的技师,他在哈尔科夫冶金学院学习,后在高校教书;另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毕业于北京四中,学地质,回国后,在成都地质学院教书。在毛时代,知识分子活得没有尊严,还不如前苏联俘虏的德国科学家,他们起码不受人格侮辱,干个十年八载回家,就是自由人。我们的科学家不仅受批斗、挂牌游街、剃阴阳头……,还得被迫自己羞辱自己,很多人“宁可玉碎”去自杀。科学技术的创新、文学艺术的繁荣,是以宽松民主的环境为前提,要允许知识分子独立思考、自由讨论,要向他们开放全方位的资讯。专制体制必然扼杀创造力。60年来,13亿人,没出一个自然科学诺贝尔奖获得者,600万人口的香港有,2200万人口的台湾有;1949年以前,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西南联大一下子出了两个——李政道和杨振宁,还有丁肇中……等。 邓时代更加丧失了创新能力。“愤青”们说“要技术升级换代”。请问靠什么?“趁火打劫”?花钱买?谁都知道拿钱买不来创新能力。在一个腐败丛生,趋利化的环境下,到处是浮躁,短平快赚钱。失去创新能力的“制造大国”、“世界工厂”,只能是地球村的打工仔。 1949年,各阶层人民的精神面貌真可说是“振奋”。工人当家做了主人,农民在历史上第一次分到了土地,对毛泽东、共产党的感情自不待言。知识分子被压抑了一个世纪的产业救国、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的爱国热情,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生产得到突飞猛进地发展,但是一“折腾”,“国民经济就濒临崩溃”(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语)。1978年以后,稍稍一“松绑”,一下子成了“制造大国”。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夸耀的。日本、韩国、台湾等不是也有一二十年两位数GDP增长的经济起飞期吗?可是,人家的收入是同步增长,没有两极分化,也没有史无前例的贪腐,他们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深厚的技术基础上的,完全不同于装配加工出口的“出口加工区”,他们的GDP增长靠的是全社会的智力的提升和创新能力,而且在社会进入老龄化之前,已经基本完成社会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