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从谷歌看中共进退维谷四面楚歌

21117

新闻频道 > 名家谈系列 > 海内海外名家谈

 

【海内海外名家谈】-谢田:从谷歌看中共进退维谷四面楚歌

 

Real Player格式Windows Media Player格式加入自由串听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节目长度:30分 下载mp3

谷歌(Google)一月十二日宣布将不再配合中共的搜索引擎的审查制度,并不惜终止在中国的运营,此举持续在国际社会产生巨大反响。这场即将在全球互联网第一巨头和中共之间爆发的纷争,举世瞩目。有分析认为,谷歌(Google)凭借其在业界的地位和威望,使得这一事件迅速成为全球的新闻头条,将中共互联网过滤制度曝露于众目睽睽之下。由于谷歌本身就是互联网新兴经济的代表,其成功的商业模式巳在全球获得了巨额利润,而谷歌(Google)这次的决定则意味着这种成功的商业模式却无法在中国市场正常运转。因为在这里需要遵循的是自由经济之外的其它规则,而这恰恰是谷歌所不愿意再忍受下去的。谷歌退出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以及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后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后效应?在今天的《海内海外名家谈》栏目中,我们邀请到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博士为我们分析,下面有请谢田教授。

 

各位希望之声的听众大家好。我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教授谢田,很高兴来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跟大家在空中见面。我今天谈的题目是:中共对谷歌: 进退维谷和四面楚歌。

 为什么这样讲呢?大家都知道,最近发生的美国的谷歌公司现在准备撤出中国大陆这件事情。在海内外纷纷扬扬,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样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会有很多问题。比方说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它必然会发生?有没有办法不让它发生?

 

因为很多海内外的中国人都在利用谷歌这个公司提供的搜索服务。还有一个,就是中国也好,中国政府也好,美国政府也好,大概都不太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美国资本的公司从中国市场撤出来的事情。

 

还有一点,就是对谷歌的要撤出,中国政府对此怎么看?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上?要我看,实质上中国政府可能处在在一种进退维谷的状况。

 

还有一点,就是说谷歌的撤出对这些成百上千的其它西方公司,美国公司、欧洲公司和日本公司来说,在这些年来它们已经有各种各样的跟中国政府也好,跟中国的法律制度也好,有各种各样的摩擦。那现在它们也在密切的关注着谷歌这件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对这些公司,谷歌的撤出意味着什么?

 

还有,中国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在现在的国际大环境下,面对着象谷歌这件事情,和以后可能后续发生的事情,他们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立场,或什么样的状态下?这些都是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聊的。

 

大家都知道,谷歌是一个互联网搜索引擎。它的基本商业模式,就是它给大家提供在网上搜索任何信息的这样一个机器,一个引擎,或者说一个搜索的工具。

 

拜托于互联网巨大的规模和无所不在的能力,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在网上找到非常非常多的东西,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找到。但是也就是因为互联网上东西这么多,你去找东西的时候,往往,比方说你打进去一个词,打进去一个商学院,你可能会得到成百、上千、上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不同的结果。那么这么多结果里边,你怎么样能找到你最需要的,最切合你的需要的东西?这就跟搜索引擎有关系,也跟搜索引擎背后计算机的算法有关系。这对我们现在信息社会信息的索取和收集,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还有一点是,我们在使用互联网的时候,信息的索取和信息的采选更重要。那我们能不能搜索到所有的信息?所有的网页?参观所有的网页?换句话说,我们得到的资讯是不是完全?这也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还有呢,我们得到的资讯除了是不是完全,还是不是把不同种类、不同方面的资讯都得到了?正的、反的、赞成的、反对的,不同的观点是不是都能得到?这个对许多人来讲,尤其对我们做社会科学,做研究的人来说,那就非常非常重要。

 

即使对一般的消费者来说,这也非常重要。比方你在搜索一个产品的信息的时候,你当然不希望只听到关于这个产品好的方面的信息,你也想听到那些坏的方面的信息。这样的话你才能在一个明确的、全面、准确的资讯之下,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所以这个搜索引擎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的。

 

那么对于谷歌的退出,当然谷歌在世界上是第一大的搜索引擎。在中国市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它只是第二号的,排在中国另外一个国内的搜索引擎之后。在中国据说也有三千万人在使用谷歌的电子信箱,这些人当然也是谷歌搜索引擎的使用者。

 

有人认为,谷歌在中国退出,说是所谓灰溜溜的退出,是因为市场竞争和商业竞争上的失败,是这样吗?应该说不是这样的。最近易观国际有一个最新的市场调查报告,它说依据二零零九年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中国的百度市场占有率从第二季度的百分之六十一点六,上升到百分之六十三点九;而谷歌中国呢,是由第二季度的百分之二十九点一,上升到百分之三十一点三。谷歌做为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的地位,市场占有率在上升。显然这个商业利益并不是最大的问题。

 

目前中国有三千万人在使用谷歌的电子信箱,未来预计还会有更多的人。因为谷歌的电子邮件,大家知道它有非常大的容量,非常强的检索能力。关键是它在国际信息市场,在互联网站有非常强有力的各种各样的运算功能。同时它还和谷歌提供的其它的一些互联网和计算机的应用紧密联系在一起。

 

就是说,如果不是纯粹的商业原因,那到底为什么谷歌要退出?谷歌高级副总裁,有一个法律事务的官员叫格拉蒙德的,曾经披露说,公司在去年十二月中旬,检测到一次来自中国的对谷歌网络集团设备的一个所谓高度精密和有针对性的网络攻击。

 

这里我提醒大家注意一点,一个是来自中国的高度精密和有针对性的网络攻击。对谷歌来说,它的技术是在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如果这些攻击使得这些公司的高层如此的震惊,因此会考虑到在中国的发展策略的话,我们知道这种攻击一定是非常强有力,有强大的组织能力,有巨大的后台在后面。

 

而且中国大家一想就知道了,有什么样的一个集团,有什么样的力量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和这么大的技术上的优势?对谷歌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公司发动这样高度精密和针对性的网络攻击?这个肯定是来自中共政府,或说来自中国这些网络警察,或者网络部队。这个看来是谷歌退出的真正原因。并且谷歌的法律事务官表示,谷歌不愿意继续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对谷歌的中文搜索结果进行审查。

 

这里,另外一点提醒大家注意的是,中国政府总理在不久前还公开的表明,说中国政府全面的反对任何网络黑客的行为。但是谷歌这个事件表明,中国政府恰恰自己就是网络的黑客。是巨大的、有组织的,在国家财力和物力的支持之下,进行着公然的黑客行为。这实际上从另一点,证明中共政府向来撒谎的行径。并且这次简直就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光天化日下对全世界又一次撒谎。

 

现在在网络上有非常多的关于谷歌离开的报导、猜测。这个事情还在发展之中,我们还没得到全部的信息。但据透露的消息说呢,谷歌里有三个卧底,就是说谷歌里边居然有共产党的支部。这帮人下班以后,要偷偷去陆家嘴开什么党支部的会议。还有一个党员的特务,到谷歌没多久,就把谷歌的GMAIL,它的电子邮件的核心代码都下载了下来。当然他自己因此也得到了一些奖赏。

 

我们了解,对西方人或者美国人、外国人来讲呢,他们会很难置信。他们想像不出来为什么有这个必要,一个政府、一个政党会派间谍公然的进入这样一个西方公司、外国的公司。但对于从中国大陆来的人,我们任何从中国大陆来的人,从那里出生的,或者出来的人,我们一看到这种事情,我们第一个印象就是这简直是太可能了,完全是稀松平常。从中共历来的行径来看,他们完全可以做得出来。

 

从这点上讲的话呢,对公司商业机密这样公然的掠夺,并且公然在内部公然成立这样一个地下党组织,对公司进行商业和其它方面的管理和控制,这是任何一个公司都不能接受的。

 

说到这我还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在希望之声,大概是在二零零六年一月份,正好是四年前,我当时也接受过希望之声记者叫廖红的采访。她当时采访我的时候,我们也谈到谷歌的事情。那个时候恰恰是谷歌准备进入中国市场,在中国推出的.CN的中文版本。

 

当时谷歌的举动对全世界的正义人士是一个非常大的震惊。因为他们已经开始了对中国网友使用搜索引擎的时候,自动封杀了很多被中共当局视为禁忌的关键词句,比如说台湾独立西藏六·四法轮功,很多这些词。这些关键词在中国大陆的谷歌都查不到,而在海外查能查到。就是说,谷歌中国和谷歌世界实际上看到的互联网,和自由世界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当时所有的人士都在批评谷歌,把他们不要作恶“DON''''''''''''''''''''''''''''''''T BE EVIL”的理念就给丧失掉了。

 

但是当时谷歌管理层认为,他们当时提出的反驳意见是说,这个牺牲是值得做的。因为可以用接受内容审查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这样的话,他们可以在进入中国市场以后,慢慢继续给中国人民带来好的信息服务。这是当时谷歌高层管理层这样说的。

 

但这些年下来,看来他们也知道这个说法实质上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他们不光是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好的自由,实质上有点助纣为虐,帮助中共专制政权进一步限制了中国人民的言论和信息自由。

 

我想提出一点,即使在现在,目前谷歌准备退出中国的时候,这段时间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上,很多网友已经发现,你如果搜索一些敏感词句,六·四也好,甚至中国民主、天安门、法轮功,输入这些后会发现得到的结果比以前多得多了。比方说六·四的话,王维林挡坦克的图片,以前都搜索不到的,现在都出现了。

 

但即使现在,我们必须指出谷歌仍然在配合中共。比方你查法轮功的时候呢,关于法轮功精神修炼,在谷歌中国的搜查结果上仍然是被封闭的,仍然显示出中共那些诬蔑、陷害、诬陷的事;而看不到海外世界真正公正的声音。

 

就是说,在实质上我们很遗憾的看到,即使是在谷歌今天准备与中共决裂,不再与中共为伍,这样的事情上我们现在看来他做的还是不够彻底,还是没有真正做到完全的跟共产党这些邪恶政权的做法决裂开来。

 

谷歌这个事情,有人说这个事情能不能不发生?谷歌已经进入中国了,也运行了几年了,它能不能不退出中国?如果进入中国的时候,当时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它已经忍气吞声跟中国政府合作,已经做了这些年,为什么不继续将就着?继续做下去?

 

这实际上就涉及到谷歌的产品的特殊性。你比如说我们知道摩托罗拉公司在中国生产手机,生产通讯设备。对他们来说,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劳工状况,其它新闻自由方面的东西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见,故意选择看不到,而可以继续卖它的产品,卖它的手机产品。

 

对于这个,许多西方公司现在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当然他们也已经感受到了中共政府对它们的钳制。比方前一段时间,中共政府要求所有的公司必须把计算机网络的核心机密交出来。后来在这些公司的强烈反对之下,中共的这个要求没有得逞。

 

但是对于谷歌来说,它的产品有非常独特的地方,它实际上是信息产品。谷歌的优势在哪里?如果谷歌在美国市场、在欧洲市场,在其它发达国家市场的话,它的最大优势,就是能以它巨大的计算机服务器的集群,在最短的时间内,往往是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把全世界成百万、上千万计算机网络上所有的信息搜寻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检索出来,排列出来,呈现到使用者的面前。那对他们来说呢?它的优势就在于它可以不受限制的从所有的渠道得到所有的信息。

 

任何限制它搜索的举措,其实都是对它商业模式的一个致命的打击。而中国政府对他们要求的,恰恰就是这样。中国政府要求谷歌任何涉及到这些名词的东西,你不能够让它进入中国。不能让中国终端的用户、老百姓看得到。

 

我们知道这些黑名单现在越来越长,以前是六·四不行、民主也不行,自由也不行,法轮功不行。等再后来,萨斯”也不行,甲流感也不行。就是任何一个事情,中共政府觉得可能会对它的稳定,给它的政权造成威胁的东西,不管是政治意见也好,感染疾病也好,现在流感、瘟疫流行也好,甚至包括以前汶川地震,涉及到具体的关于震情的报导,它都会觉得有可能对它的政权造成威胁的时候,它都会过滤。

 

如果要过滤的黑名单越来越长,限制上越来越多的话,那谷歌它自己技术上的优势,或者做为产品服务上的优势,实际上他自行把自己的优势给斩断了。

 

并且它在中国市场被要求跟中共当局合作。在这种情况下,它跟中国其它的搜索引擎,比方跟百度的竞争,显然那些中国人的公司主动的在迎合中共政府,主动在配合邪恶政权的要求在做。那如果这样做的话,谷歌实际上永远没办法以它优质的产品正正当当跟中国公司竞争。

 

所以它实际上在中国这么长时间内,虽然受到中国人民的喜欢,中国的计算机用户都喜欢它的产品,但实际上它仍然得不到巨大的发展。从本质上说,原因就是中共的限制,就是这个原因。

 

记者无疆界有个秘书长叫弗朗索瓦·尤利亚也说过这些。据她的观察,她说这个事情也是滴水穿石,有很多年的历史。她所知道的是,谷歌领导层对他们在中国的处境也是感到不安。在中国过滤搜索所引起的问题一直存在,他们也一直犹豫,所以一直在选择。我们现在看来呢,有很多原因可能促成了谷歌高层选择离开中国。

 

当然,我们首先赞同这样一个不向邪恶政权屈服,不向专制政权屈服,捍卫自由、民主和信息自由的理念,这样的一个举动。它是值得赞赏的。

 

那么回到这个问题,就是中国政府能不能不让步?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当然不愿意看到谷歌这么样一个非常重要的世界级的大公司离开中国市场,以致对他们的所谓经济改革也好,开放政策也好,和国际形象做出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它能不能让步呢?

 

谷歌的要求是,它可以在中国运行一个搜索引擎,不受任何政府的限制,没有任何的过滤,把自由的信息全部传给中国人民。

 

中国政府会不会同意这个呢?如果政府让了步的话呢,那涉及的问题就是网上很多文章说的,中宣部基本上就没法存在,而实际上不光中宣部不能存在,中国共产党也不能存在了。

 

比方说,我们知道海外有一个《九评共产党》,就是大纪元那个系列社论。这个九评里把中共所有过去六十年干的那些坏事,犯下的恶行、罪行,一一揭露出来。这个只是一个历史的记录,但在中国受到严密的封锁。一旦谷歌也好,或其它搜索引擎也好,可以把这些比方九评的内容,完完整整的发送到中国每一个计算机用户面前,实际上中共就没办法存在了。中国人民的民主也好,自由也好,就会更加向前走进了一步。

 

比如说对中国那些地下基督教徒们来说,他们得不到外界对他们的信仰的真正的信息。如果得到的话,他们也会立即意识到中共是怎样的在摧残他们的宗教信仰。

 

对于千百万的法轮功学员也是这样。尤其是,法轮功的信仰在中国被镇压,实际上中共政府还在一直编造许多谎言来掩盖真相。而一旦海外这些真相的资料、真相材料都输送到中国大陆的话呢,中国的老百姓就会对中共镇压的暴行感到极大的愤慨。当他们都知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事情确确实实正在发生的话,对中共官员的那些残暴所引发的愤怒,是中国官员绝对不想看到的。

 

实质上,中共政府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让了步,按照谷歌所说的去做的话,我们可以肯定这个政权一天都呆不了。那它就不可能让步。

 

那谷歌能不能让步呢?谷歌也不能让。因为他们一让的话呢,他们等于自己否定自己。他们的生意也好,他们的商业模式也好,搜索引擎就是检索,就是提供自由的信息。他们如果做不到的话,他们也就跟中国的百度一样,跟中宣部一样。这样的话他们也失去自己存在的必要。

 

跟我们在二零零六年当时谈到的事情一样,如果谷歌出于它自己各种各样的原因屈服于中共政权的压力的话,它实际上是砍掉了自己的臂膀,他自己也没办法再存在了。这是在这个事情上,它能不能不发生?谷歌能不能不退出?从中共政府看也好,从谷歌公司看也好,这个是必然要发生的,这个是没什么第三条路可走的。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中共对谷歌,为什么我说是处在进退维谷的状态。它当然不希望谷歌退出,但不希望谷歌退出,如果允许谷歌这样做的话,就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存。那它要维护自己生存的话呢,那必须把谷歌给逼走。但如果逼走的话,又会涉及到中国的引进外资,这样中国的经济会受到打击。同时我们也知道,中共政权向来不会真正担心中国经济如何,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存,它会把中国经济放入任何一个进退两难的状况之中。这就是我说的在这件事情上中共政府为什么进退维谷。

 

再一点,这件事情既然发生了,看来谷歌退出中国几乎是不可避免。下一步会怎么样呢?这件事情对其它的公司有些什么意义?这个是值得我们再探讨一下的。

 

说到这我还要提醒另一点,谷歌公司在中国实际上是带去了西方先进的公司管理和技术。这个实际上对中国社会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

 

而中国的一些搜索引擎,比方说百度,他们所做的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非常不健康、不正当的。比方说,我记得在三鹿奶粉事件发生的时候,三鹿公司当时披露出来,他们给百度付了几百万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钱是所谓的百度公关保护政策费用。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这些公司给百度付多少多少钱的公关保护政策费用的话,那一旦这些公司陷入公关上的窘境和困境的时候,百度就会设法保护他们。

 

比方在三鹿奶粉事件上,因为三鹿付了这些钱,那在三鹿毒奶粉事件发生之后,百度就会从它的搜索引擎上,掩盖所有对三鹿奶粉公司不利的东西。对公司来说当然了,它当然合算,他只不过付了小小一笔钱,可以保障以后不会得到巨大的舆论上的和社会公信力上的,或者商业形象上的损失。

 

但是谁受损失了呢?实际上中国人民受到损失了。中国的网民也好,中国的人民也好,不能够从自由的互联网上得到他们需要的信息,不能了解到这个三鹿奶粉究竟危害在哪,也不能够为自己的婴儿买到最健康,更干净的奶制品。

 

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如果这个搜索引擎公司放弃良心、放弃商业道德的话,实际上最后受害的人,就只有中国老百姓自己。

 

而同样,谷歌公司在中国它的积极意义在于,它让人知道什么样的做法,是按当今社会现代公司企业的规范、按道德办事,什么是应该做,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如果谷歌这样的公司,当然我们已经知道,它自己也有道德缺陷。但至少它不会去实施那种百度的公关保护政策。如果这类公司都退出了中国,换句话说,以后中国百度它成了一统天下了。这实际上对中国的商业环境也好,对老百姓的利益也好,甚至对中国互联网技术也好,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下一步怎么办?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会怎么样?谷歌事件实际上还只是冰山的一角,实际上,它的背后是外国企业对中国商务环境不断恶化,越来越多的报怨,其中的一个。

 

中国的欧盟商会,和中国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都曾发表过报告,对中国商务环境提出尖锐的批评。但是提出这些批评以后呢,中国政府并没有真正听取,他们实质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它自己的政权。

 

为什么谷歌在这件事情上被突出了出来?就是因为中共最近加强了对互联网的控制。按照中国共产党的说法呢,整顿互联网要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中共认为谷歌根本是螳臂挡车。中共政府这次整顿互联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谷歌这种在中国有巨大影响力的搜索引擎完完全全管理起来。实际从本质上来讲,谷歌如果要按正常商业规律办事,实际上就没办法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去真正运行。

 

还有一点我想我们必须提出来的,就是谷歌之所以选择退出来,这些年来,也就是过去四年来,实际上是跟世界上正义力量的呼声、对他们施加的压力有关的。我们知道很多人权团体、各种各样的团体、信仰的体,都对谷歌当年屈服于中共的压力,开始过滤互联网的内容发出了抗议。在这些抗议之中,谷歌的高层管理人员确实是在矛盾之中。一边希望在中国市场短暂的屈服于邪恶,能够换取市场的利益,这种幻想之中,和在承受这种外在的批评之中呢,在这之间苦苦的挣扎。

 

而同时我们也知道,实际上谷歌也看到中共的网络封锁实际上现在也是千疮百孔。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这些破网的专家早就设计了很多破网软件。甚至在伊朗的民众我们都知道,他也在使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破网专家设计的翻墙软件突破网络封锁。这个突破网络封锁的战争实际上会进一步往前推进,会越来越打破中国政府的封锁。

 

当然谷歌也不是看不到这一点,他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反封锁在开始发挥作用的时候呢,他们就意识到,他们如果继续跟中共合作的话,他就会彻底的被全世界所有正义的人士抛弃掉。

 

这里有人提到,在谷歌历史上,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之一,Sergey Brin(塞尔盖·布林),他在这个事情上,他的独特的社会经济,他的人生观,对这件事也发生了一点影响。这个我觉得是很意味深长的一件事情。

 

布林在前苏联出生,后来跟父母到了西方。到了西方以后开始学计算机软件,参与发起了谷歌公司。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布林跟他父母在美国定居、成长以后,跟父母回到苏联。他在到达苏联访问的第一天,把他的父亲叫到一边,直视着他父亲的眼镜说,谢谢您将我们带出了苏联。这是一个在自由社会长大的人,意识到当年父母把他带出苏联、脱离专制社会,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我们可以很高兴的看到,这件事情可能在他心目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现在参与在谷歌公司做了这个决定,应该跟这些有直接的关系的。

 

下一步会怎么样?我们可以想见的是,谷歌和中共对立可以说是真实的对立,两方都不会放弃,也不会妥协。

 

那其它那些公司对世界人民来说,它的意义在哪里呢?通过谷歌事件实际上让我们更深刻的、更明确的认识到中共的本质,看到了中共到底是什么,看到了中共为什么要这么急于这么疯狂的封锁网络。事件实质上的好处,是让我们所有的人、全世界的人民对中共的本质有了清醒的认识,我们不会再信任中共了。为什么今天讨论的题目我说是进退维谷四面楚歌呢?也在这里。实际上中共当年就是以谎言和暴力起家的。

 

我们现在看到谷歌事件和其它一些事件一样,我们现在已经看出来,自由世界已经慢慢形成一个网络,或者一个天网恢恢的网,在逐渐的突破、抗议、和反抗中共所有的新闻封锁。那就是中共以谎言和暴力起家,最后也可能栽在这里,灭在谎言的破灭之上。这就是中国人说的天理有巧合,或者是一报还一报,恐怕还真是这样。

 

今天关于谷歌的事情,跟大家就交流到此,谢谢各位。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976/148588-1.asp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