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謝田  >  評論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2257
那天跟一位香港记者正闲聊着什么事情呢,她突然插话问到:“这个‘穿小鞋儿’是什么意思?”听到她的问题后不禁哑然失笑,心里想着,居然华人世界还有人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这本身就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也是蛮幸福的,他们大概从来没有被别人“穿小鞋”的经历。我跟她说,不知道这个词的来源是什么,按自己的理解,应该是“给别人刻意刁难、找麻烦”的意思吧,尤其是背地里干的那种。

隔天又想了想这件事儿,试图发现在美国英语里,是否有与“穿小鞋儿”类似的成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比较接近的,也就是“刁难别人、给人找麻烦”等词语,但它们都没有“穿小鞋儿”的特殊含义。自由社会的人们,一般来说不需要承受什么别人不怀好意的“穿小鞋儿”,因为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不需要曲意奉承、忍气吞声;如果有人蓄意刁难,那法律手段、申述手段、仲裁手段都应有尽有。

“穿小鞋儿”盛行的地方,一定是社会资源被部份人完全控制,使得他人不得不委曲求全、在夹缝中求得生存。而纵观全球,“穿小鞋儿”之类的恶劣人性横行的地方,还真是非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莫属。香港人喜欢说“龙的传人”,还好,不好的龙的不好的习性,好象还没有传到美丽的香港去。制造“小鞋儿”的,让中国的男女老少、不管是否有三寸金莲,都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受“小鞋儿”折磨的,其实就是那条红色的恶龙及其麾下的爪牙。

那位记者朋友生长在香港,难怪她没有这个经历、弄不清楚这个词的涵义。对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们来说,时不时的被“穿小鞋”或者给别人穿上个“小鞋”,简直就跟吃米饭馒头一样普通。所以说,即使是同文同种、文化背景相近,人们之间也有沟通上的困难。那么跨文化的交流、沟通,难度无疑会更大。

有一天,跟一位美国教授讨论中国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她是东部长春藤联盟一所大学里亚洲问题的研究专家。我们探讨了中国的许多话题,谈话中夹杂着英文和中文,倒是蛮有意思的。但在讨论时,她对中共囤积财富、操控国家外汇储备感到不能理解,认为国库是国库、外汇储备是外汇储备、党产归党产、私人资产属私人资产,这中间怎么可能有界限不清、滥用和挪用的可能呢?中共领导人怎么可能会占到国家的便宜呢?

我跟她说,中共岂止是“占便宜”和挪用,他们根本就是监守自盗。他们的行为甚至连监守自盗的描述都不准确,因为这些绝对的独裁者根本就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在支配全社会的资源。当欧巴马、麦肯和两党的官员辛辛苦苦的为竞选筹钱、准备开民主党、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时;当美国人每年在报税的税表上,划钩选择是否同意把两块钱划拨给总统选举所用时,他们又怎么样能理解,中国那个所谓的党在开全国代表大会时,从来不需要考虑会议的成本,可以不受限制的从国库支取所需费用呢?

看着这些中国问题专家真诚的目光、不解的样子,心里对他们有一种爱莫能助的感觉。是啊,这美国人怎么能真正理解中国呢?即使是那些在中国留学、研究、汉语讲得很纯熟的人们,要他们完全了解真实的中国,也是不容易的。

美国之音最近有篇报导,题目就很有趣,是“中国是否占了贸易伙伴的便宜?”记者莉雅分析说,中国经济的发展与中国的对外贸易有很大的关系,近些年,中国的出口带来了大量的经常项目盈余和庞大的外汇储备。那么贸易中,莉雅问到,中国是否占了其它国家的便宜呢?各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拉赫曼说,不管以什么标准来看,中国的外汇储备都大大超过了国际收支的需要;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瑟泽认为,中国外汇储备的迅速增加是政府大量干预造成的,并且,在二战后的经济史上,“我们没有看到过这种规模和程度上的干预。”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都看出来了,中共和圣经上的红色恶龙,有着摆脱不掉的干系。但美国人没能看透的是,他们不能理解中共如此囤积美元硬通货的动机,他们只是觉得中国人如此省钱、如此存积美元,置美元贬值带来的资产缩水和通货膨胀的危险于不顾,其行为怪异、不可思议。一个奇怪,就挡住了在贸易和融资上对中国有所依赖的美国各界人士。

相比之下,大西洋对岸的德国人倒是更清醒一些。德国法兰克福报的一篇报导在论及德国与中国的关系时曾明确的指出,“德国喂食着一条龙(中国),一条让他感到害怕的龙:这条龙到现在还不断从柏林领取发展中国家补助金,尽管它拥有高达一兆美金的外汇储备。”这家报纸呼吁德国停止喂食中国龙,因为中共一方面向西方国家领取大量补助,一方面又大量向非洲国家洒钱,其手段让西方倍感棘手。

擅长“穿小鞋儿”的红龙,看来已经落入尘埃、难以挪步了。

 

 

【市场营销系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