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中国经济的输血与出血

2260

达拉斯第三场“九评”研讨会 (大纪元)

 

谢田教授﹕中国经济的输血与出血

在2005年达拉斯第三场“九评”研讨会上的讲演

【大纪元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达拉斯报导)《大纪元时报》与“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联合主办的达拉斯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于2005年3月12日下午2﹕00点在李察逊市中国城侨教中心举行﹐研讨会特邀来自洛杉矶的泛美银团副董事长、著名政治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以及来自费城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谢田博士客座讲演。两位嘉宾从不同侧面剖析了中国经济的表象与真实情况﹐其未来走向﹐以及中共体制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会场座无虚席﹐许多听众就回大陆投资的前景﹑中共体制等提出问题﹐两位嘉宾各自发表见解﹐会场气氛热烈。

以下为根据录音整理的谢田教授的演讲内容。

费城爵硕大学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谢田博士在讲演 (大纪元)

“和谐社会”中的不和谐

前不久中共刚开了人大会议﹐会议提出了一个口号﹐呼吁要建立一个“和谐社会”。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我们大家叫“文成公主”的﹐不是唐朝的那位嫁给松赞干布的文成公主。这位朋友名叫“张文成”﹐所以大家都叫他“文成公主”。他是我在北大读书时的一位高年级的校友﹐是国政系78级的﹐我是地质系80级的。那时有77﹑78级的同学在校﹐77﹑78级是属于老三届的。我们是17﹑18岁上大学﹐他们是30岁左右﹐有非常丰富的社会经验。他们有的上过山﹑下过乡啊﹐当过兵啊等等﹐有很多社会经历﹐所以我们在学校里看他们都是这样很仰慕地看着﹐很崇拜﹑欣赏他们的。

那年夏天﹐我们去了北大叫200号的昌平分校劳动﹐夏天嘛去植树劳动﹐赚点零化钱。有一天我在看人民日报﹐“公主”问我﹕你会看报吗﹖我傻傻的说﹐会呀。他问﹕你怎么看﹖我说﹕就这么读呀。他说﹕不是那样看﹐你要在两行字之间﹐从字中间看﹐从报缝里看。这样看的话﹐你才能知道人民日报讲的是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可不是这么读报就能读出来的﹐每个东西都要反过来看。

所以呢﹐如果人民日报在谈“和谐社会”﹐就说明这个社会肯定是不和谐了﹐肯定是有了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问题。如果仅仅是一个“不和谐”的问题的话﹐那问题恐怕就非常简单了。所以我们要担心的﹐不仅仅是一个不和谐的问题﹐还有更深层的问题。

中国经济的输入和输出

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经济。比如说我们谈美国的经济﹐美国经济大家在座的都很清楚。我们刚经历过一次经济衰退﹐现在还没有完全好起来﹐好起来了一点。所以在朝野之间﹐不管政府也好﹐学术界也好﹐还有老百姓﹐很容易都有一个共识﹐公认美国经济好了一点﹐但还不是非常好。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都有一个公认的社会经济状况。然而在中国社会﹐情况就非常的不一样。

中国官方讲有9.3%的经济增长率﹐一片欣欣向荣。而在西方看﹐就不完全是这样。不久前我在纽约遇到章家敦先生﹐大家可能听说过他﹐他写了一本书叫“中国即将崩溃”。他认为中国社会在5年﹑10年之内必然崩溃。他本人是律师出身﹐在上海做了很多年的律师﹐对中国经济﹑社会有内在的﹑很深刻的观察。从他的观察来看﹐他认为中国经济马上就会垮掉。那就是说对中国经济的描绘﹐同时有两种不同的图景﹐一个是快速增长﹐一个是很快就要垮掉。实际上﹐这也是社会“不和谐”的一个反映﹐是社会经济极度不和谐的反映。

面对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我们从哪里着眼去看呢﹖我们今天从国民经济的血液这个角度来看看中国社会。看看是什么东西在支撑著这个经济﹐是什么东西可能会使这个经济走向崩溃。如果我们把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财经体系看成是一个大盒子的话﹐那么就有对其输入和从中输出的东西。那么我们看看它的差额﹑净值是什么样的﹐也许我们就会对这个盒子里的社会﹑这个经济体系有更深刻的理解。

中国经济的输血和出血

如果把中国的金融﹑财经﹑和银行体系看作是一个机体﹑一个活着的﹑有生命的东西﹐那维持它的输入是什么﹐是什么东西在往这个体系里输送着新鲜血液呢﹖第一个来源是民间储蓄。大家都知道﹐中国人危机意识最强﹐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中国人的储蓄率是30%﹐相比之下﹐美国人以前的储蓄率是个位数﹐大概是1%左右﹐现在几乎是0%或者是负的。也就是说﹐美国人每个月花的钱比他赚得还多﹐他在吃未来的钱。中国人30%的储蓄没有别的地方放﹐放在床垫下面害怕小偷﹐所以他只能放在国有银行里﹐成了支持国民经济的血液。储蓄可以看成是一种血液的循环。输血的第二个来源是国家财政﹑各地来的税收﹐国家财政可以看成肝脏的造血﹐制造新鲜血液。再一个来源是出口﹐中国大量的产品出口﹐创出的外汇进入中国的时候可以看成是一个人工造血的过程。第四个来源也是最大的一个输血﹐就是外商的投资﹐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动脉输血。跟老百姓的储蓄相比﹐这是很大一部份投资﹐我一会儿会谈到。这些就是进入中国经济体系的全部输血﹕血液循环﹑肝脏造血﹑人工造血﹑和动脉输血﹐它们在支持着这个经济。

从这个体系里边还有血在往外流﹐流到那里去了﹖一个是各种各样的工程﹐包括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和一般的如水利﹑公路建设等的正常工程。还有一个呢就是买军火。这个军火和其它不一样﹐它不是一种投资。买的各种武器它就放在那里﹐放在那里不但不产生任何效益﹐并且还要花钱去维护它。这个买军火实际上是出血﹑卖血的过程。中国从哪里买呢﹖主要是从俄国买﹐比如买的苏27战斗机﹑驱逐舰﹐都从俄国买。它不是不想从美国买﹐美国不卖﹔它也想从欧洲买﹐欧洲也不卖。所以大家看到最近欧洲有关解除对华军售的讨论﹐为什么中国反应那么激烈呢﹐就是它想从欧洲买军火。当然它最想从美国买﹐但从美国买不到。买军火充实武库﹐实际上是在卖血﹑出血。

还有一个出血的渠道﹐就是镇压内部异己。中共的内部“异己”﹐大家知道法轮功是最大的一个。镇压法轮功﹑地下基督教徒﹑民运人士﹑藏民和疆独人士。专制政权镇压的时候都是在内耗﹐我们叫它内部出血﹐这是很大的一部份。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法轮功学员﹐有7000万到一亿学员。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去请愿﹐当地要派人去把他们抓回来﹐来回的机票﹑吃住都要花钱。然后送到洗脑班﹐这都是钱。算一算﹐如果每个人3000元的话﹐那每年镇压法轮功就要花3000亿元人民币。而来自中共内部的消息说﹐国家财政的四分之一都是用来镇压法轮功的。大家想一下﹐一亿法轮功学员﹐加上他们的亲戚朋友的话﹐就有3~4亿人。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如果把这3~4亿人都当作敌人来对付的话﹐那内耗是相当大的。而这种内部出血是别的国家所没有的。

最后一种出血是一个大出血﹐就是指那些硕鼠﹑贪官啊卷款外逃。这不仅仅是一种大出血﹐简直就象血崩一样﹐会造成更大的问题。我等会儿再给大家举一些最新的例子。

就出口而言﹐中国实际上还处于廉价出口的状态。廉价出口靠的是廉价劳动力﹐靠的是廉价民工﹑奴工﹑劳改所里被关押的人员制造的产品﹐用这些低工资成本产品的出口来赚取外汇。有个计算说﹐中国每制造一美元的产品﹐它消耗的能源和资源是美国的4倍﹐是欧洲的7倍﹐是日本的11-12倍。中国是用效率非常底下﹑非常原始的方式来做的﹐所以中国出口得越多﹐对人类的资源消耗就越大。而这样低效率的出口生产是不能无限制增长的。

还有我们刚才提到的储蓄。为什么章家敦先生说中国经济将在5年﹑10年之内﹑在奥运会之前崩溃呢﹖这是有原因的。按照WTO - 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在2006年中国的银行体系要完全开放。按西方如美国的标准﹐银行要有一定的资产﹐银行的呆帐不能超过一定的上限﹐否则这个银行就不能存在了。如果按国际公认的标准的话﹐中国的银行已经破产4﹑5次了。中国政府公开承认的呆帐率是50%﹐就是说一半的贷款是收不回来的。然而中国政府又不让它破产。后面我会提到﹐呆帐的原因是钱都被贪官们贪污和拿去建那些卖不出去的房子了。老百姓的储蓄在支撑着中国的银行﹐老百姓现在是没有选择的。但金融市场一旦开放﹐老百姓还会选择国有银行吗﹖

忍耐已久的西方不会让步

在和WTO几年的谈判中﹐西方一直在忍受着﹐他们对中国做了很多让步。但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吗﹖他们说﹐在银行﹑金融业开放这一点上﹐他们是绝对不会退让的﹐他们唯一一点不让步的﹐就是到2006年中国必须对所有的外资银行开放。除了呆帐﹐中国银行的服务也非常的差。我有个朋友到中国去投资﹐带了几十万。第二天在谈好一个项目后﹐想到银行去把钱拿出来。但怎么也拿不出来﹐银行不让拿。后来通过各种关系半个月以后才拿出来1/3﹐而投资机会也没有了。中国银行的呆帐﹑信用﹑和服务等方面的问题﹐当外资银行进入时马上就会凸显出来﹐使中国的国有银行体系垮掉。

经济造假

匹兹堡大学有一位经济学教授叫汤马斯-罗斯基﹐据他的研究﹐从1996年到1999年﹐按中国政府公布的数字﹐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累计增长25.6%。在这四年中﹐中国的发电机﹑电动机﹑涡轮机等动力机械的效率没有什么显著的提高﹐那么相应的﹐中国的能源消耗应该按相同的速度增长或者增长的更高。然而﹐中国政府报导的﹐这四年中中国的能源消耗却下降了12%。经济增长25.6%而能源消耗却下降12%﹐这是不可能的。这两个数据中﹐肯定有一个是有问题的﹐而实际上这两个数据可能都是有问题的。还有一个数据。有一年朱熔基说我们今年经济要增长7%﹐结果真就是平均7%。但报上来的30个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的数据中﹐只有一个是低于7%的﹐好象是云南或西藏﹐其馀的全都高于7%。问问中共官员他们自己﹐你相信你自己的数据吗﹖你在骗谁呢﹖

还有一个新的数据﹐国家统计局长李德水在政协会议上讲﹐去年各省市统计的GDP比国家统计局核算的多了3.9个百分点﹐所以国家统计局非常苦恼。国家统计的数据让各地的官员来上报﹐这本身就很荒唐。而当这个官员的评定和升降是按GDP来决定的话﹐他们肯定要撒谎﹐这些官员有动机去层层造假。实际上﹐中共高层他们都不相信这些数字。他们看什么呢﹖看美国的中央情报局。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数字是相当准确的。大家看一看它的网站﹐那里面有全世界所有国家非常多的数据﹐包括人口情况﹑政治状况﹑经济状况等等。中央情报局没有理由去撒谎﹑去帮别人粉饰太平。

外企的赢利

还有一个最大的资金来源﹐就是外资输血。截至2002年﹐有30万家外资企业在中国投资了2500亿美元﹐并且雇用了2000万中国工人﹐这些工厂主要集中在沿海。但这些外资企业赚钱了没有呢﹖首先﹐大家知道西方每个上市公司都有一个年度报告。我一直在收集他们是否赚钱的资料﹐可是找不到。它在中国投资的盈利与否没有单列出来﹐不在报表里面。但是呢﹐我们可以做一些推断。有一个德国的公司叫西门子﹐它在中国的电器分部说﹐现在在中国所有的西方家电公司﹐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的﹐除了他们没有一家赚钱。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跟西门子的高层人士谈到这个问题﹐他说你如果答应我不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我就给你讲。据他讲﹐西门子在中国根本就不赚钱。但它不能撤﹐虽然赔钱它也不能撤﹐因为如果撤的话﹐它在德国的股票就要下跌﹐在股市损失的钱会很多﹐所以它不能撤。它继续在中国呆著﹐就是要保证德国的股票不受影响。但长此以往﹐以后可能有更大的麻烦﹐因为如果人们知道了它在用这种方法来欺骗德国投资股民的话﹐就会带来更严重的问题。

中国房地产和银行呆帐

刚才谈到房子的问题﹐讲了这个工程﹑那个工程﹐这个钱到哪里去了呢。中共的高层官员﹑贪官们实际上非常清楚﹐中国这艘大船马上就要沉了﹐它的宣传实际上都是欺骗老百姓和外国人的。一次在香山宾馆﹐我去跟当时参加人大﹑政协会议的代表﹑委员们接触过。在那样的内部会议中﹐他们在谈到中国经济现状时的气愤﹐他们批判中共的激烈﹐以及他们意识到的中共要垮掉的严重性﹐都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要剧烈得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深切地知道中国问题的严重程度。这些人大代表吃得很舒服﹐住得很舒服﹐在内部抨击中共﹑抨击时政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敢讲。但一旦到某某某分组讨论会议上﹐那些讨论是要记录下来的﹐他就不讲了。

这些人是知道内情的﹐他们都是些高级官员﹐他们知道这船要跨。这时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捞够。怎么捞呢﹖他们发现一个最好的办法﹐这就是我们说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中的房地产问题。这个办法就是﹐如果我是政府官员﹐我就要所属的银行把钱拿过来﹐投资盖房子。这房子卖掉卖不掉他都不在乎﹐就是这建造过程本身他就可以赚钱。他拿来合同以后﹐房地产开发公司也是他们自己的﹐批地也是这些人。他们不会去建的﹐就一级级承包﹐每承包一次回扣一次。到合同款项真正到了建房子的人手里﹐那钱已经剩下不多了。那最低层的承包商他们怎么办呢﹖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些面子工程﹐那些豆腐渣工程﹐那些个在应该填钢筋混凝土的地方填废纸和垃圾的工程。建好之后呢﹐他们也不管卖掉卖不掉。

在美国买过房子的人都知道这个过程。你看一个新的小区﹐有个房地产商在建房子﹐他如果建50到100栋房子﹐他一定先盖第一栋作为样品房﹐把销售办公室设在里面。然后再盖第二栋﹑第三栋﹐这几栋盖好后他就要开始卖房子了。所以你要是买第二栋房子的话﹐一定会买个好价钱﹐因为他急于把第一栋卖出去。卖出第一栋之后他的钱就开始滚动再盖第二栋﹑第三栋﹐一边盖一边卖。最后一栋呢﹐你又可以拿到一个很好的价钱﹐因为他要收摊子了﹐拿出资金去别的地方投资。美国和西方这些房地产商他们建房子一定要卖掉﹐卖不掉他马上就要破产。而在中国不是这样。

很多西方人被中共给迷惑著了。他到上海去﹐从浦东机场一出来﹐在高速公路上一看房子都非常漂亮﹐都是些高级公寓。但你那是在白天看﹐你应该晚上去看﹐晚上去看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为什么呢﹖都是黑灯瞎火的﹐没人住。这些房子都是卖不出去的。我这有个数字﹐说北京盖的那些房子﹐60%是空的。上海呢﹐30~40%是空的。房子卖不出去并不影响中共的官员﹐他可以照样上报﹐照样可以把这些放到GDP里面去。如果房子卖不出去﹐那么银行的贷款就没法还了﹐就应该成为呆帐了。他不怕﹐他也不把它算作呆帐﹐算呆帐的话银行就要破产。他不说是呆帐﹐他把它当成资产继续放在会计报表里面。现在上海的商品房每平方米要1万2千元人民币。一般工薪阶层年收入3万﹐扣除吃喝﹐买100平方米的房子要100年才还得清。房子卖不掉﹐并且房价远远超出市场真正可以承受的程度﹐价格和市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种状况要继续进行的话﹐就需要外资来输血﹑来产生新的机会。

从整体来看呢﹐中国经济既有输血的机制﹐也有出血的机制。各种各样的财富﹐现金等在往外逃﹐其中主要就是贪官的外逃﹐这个数字非常的大。各省市加起来有6000人失踪﹐8000人外逃﹐其中有3900名县处级干部外逃。为什么是这样﹖如果中国经济真的象中共描绘的那样﹐那么这些在上面作威作福的为什么要仓惶出逃﹖

海城营口地震的启示

70年代的时候﹐中国有一次海城营口地震﹐那是世界近代史上唯一一次被成功预测了的地震。是因为高科技吗﹖我们那时没什么高科技。我父母都是搞气象的﹐我是学过地质的。当时是怎么预测出来的呢﹖因为此前邢台地震死了很多人﹐后来国家大力动员研究地震﹐试图预测地震。后来发现在民间有好的东西。老百姓发现呢﹐地震的前一晚﹐他们家的鸡象疯了一样的转﹐不睡觉。鸭子也是﹐真是鸡飞狗跳。大量的蛇从洞里出来﹐大冬天从马路上爬过﹐也不怕人。老鼠也是﹐大量的老鼠从洞里出来往外跑。还发现其它的如井里的水位上升啦﹐原来的苦水变成甜水﹐甜水变苦水等等。当时发动了很多的人﹐搞了很多土地震台﹐我记得我们中学里也有一个监测台。人们大面积盯著这些现象﹐还真给人们抓住这些现象了﹐所以就成功地预测了那次地震﹐甚至准确预测到那天晚上。记得地震前一天的晚上﹐在中国东北把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调出来了﹐然后给他们放电影﹐连续不断地放﹐不让他们回家。老百姓冻著在那里看电影﹐看到凌晨﹐地震发生了。这是唯一的一次成功预测。

很多动物比如老鼠﹐是有这个先天的本事的﹐它们可以预感到灾难的来临。中共高层的高官们就是老鼠﹐是诗经里说的“硕鼠”。他们是知道这个东西要垮掉的﹐这些人是非常清楚的﹐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内部的情况﹐同时也知道外边的情况。如果中国经济真的是增长那么快的话﹐他们都是董事长﹑总经理﹐都是位高权重﹐他们为什么不在那里赚钱﹖我们要看的话就要看这些人﹐你看那个老鼠的动向﹐就知道这个大船的状况了。

经济的大出血 - 硕鼠外逃

大纪元时报的社论说中共是邪灵附体﹐真是一语中地。按中国农村的说法﹐邪灵附体是要抽去你身上精华的东西﹐它抽完了你的精血之气之后就要逃跑。中共的大部份官员就象附体一样在抽老百姓的血﹐很多抽完了之后就开始跑掉。比如﹐东北一个银行的行长卷走了10亿人民币。广东的一个银行﹐三任行长联合作弊﹐卷走了10亿美金。10亿美金﹐这在美国都没法想象﹐这么大的一笔钱﹐那要银行上上下下一起作弊才能弄走。最近中共刚出台一个法令﹐就是你带外汇出境没有限制。这就更给那些贪官把钱从中国卷走大开绿灯。

很多中国人到新泽西﹑加州买房子都是用现金﹐上百万﹐几百万﹐把美国人都吓一跳﹐在美国是没有这么多的现金来往的。很多贪官出逃之前就买好了地方﹐让老婆孩子先过到这边。我就去过这样的一家﹐好几百万的房子﹐女主人和孩子在家﹐也不工作﹐房间里挂著男主人和中央领导的合影。他们一般不和我们这种靠读书工作赚钱的人来往﹐他们也不和工薪阶层接触﹐没有共同的东西。他们也很苦﹐怕别人知道他们的底细。最近有个数字﹐说中国每年流出的赌金就是6000亿。北韩在一个疗养圣地建了一个赌场﹐给谁建的呢﹖就是给中共官员建的﹐其它的人进不去。去年五月﹐珠海有一快艇跟军方巡逻艇发生枪战﹐最后快艇被撞毁了。结果在艇上发现1000万美金的现钞﹐20公斤的黄金。这些人在往外逃﹐已经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中共官员在局级﹑处级以上把护照都准备好了﹐一有风吹草动﹐买张单程机票就可以走人。

中国的银行现在最怕老百姓提款﹐如果中国有1/10的储户提款﹐那银行就完了。因为那些钱已经被贪官拿去建房子﹐已经压在那里了﹐成了“淤血”了。因为“淤血”拿不出来﹐一旦势头不好﹑中国出现挤兑的时候﹐政府一定会出动军队干涉﹐不让老百姓提款。那个时候中国老百姓可就真是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了。所以对海外的华人来说﹐我们一定不要去投资中国的房地产﹐也不要去买股票﹐否则你就要陷进去了。中国现在这个救股市﹐叫“托市”。它就希望中国老百姓把储蓄转到股市里面来。等股市往下降的时候﹐它就不管你了。而储蓄的话﹐就象一颗定时炸弹放在那里。一旦老百姓去提款的时候﹐它就垮啦。

外商那么精明﹐为什么。。。

有很多人问一个问题﹐你说中国经济快垮了﹐为什么那么多精明的外商还在投资中国﹖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非常值得人们深思。大家知道“泡沫”经济这个词﹐形容中国经济﹐“泡沫”这个词是非常的准确﹑形像。我看我女儿吹泡沫﹐越吹越大﹐越大的时候就越漂亮﹐色彩斑斓﹐但是也离泡沫的破裂越近﹐最后在美丽和膨胀中说破就破了。中国经济就是这样。那为什么西方商人﹑企业家﹐那么聪明的人﹐还要投资中国﹖我认为这里有四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贪婪。确实的﹐美国最好的﹑最聪明的学生都是去念法学院﹑医学院﹑商学院的。但是不是最聪明的人一定会作出最聪明的决定呢﹖我有一个朋友﹐在北大拿了学士﹑硕士学位﹐在美国拿了数学博士学位﹐后来到Intel公司工作。这老兄非常聪明﹐湖南来的﹐他上北大时才15岁。他在Intel工作的时候﹐在股市垮掉之前﹐我们经常电话交流。他跟我说﹐他的股票一直在上升﹐已经快一百万了。我说好哇﹐赶紧卖。他说不能卖﹐怎么能卖呢﹖他问我﹐你呢﹖我说我一分钱都没有放在股市里﹐我那点钱都放在银行的saving户头里。当股市垮了的时候﹐他亏了很多钱。这么多聪明的人﹐他们为什么不拿出来呢﹖原因无它﹐就是因为人们的贪婪。

那些西方投资者们也是这样。他如果觉得有赢利机会的话﹐他就会去冒险。任何一种产品﹐无论你造什么东西﹐比如你制造鞋﹐卖给中国人﹐如果一人一双﹐中国13亿人口﹐那你的利润就不得了。中国市场的诱惑力是非常大的﹐中共最擅长的﹐就是用虚幻的市场潜力来引导外资企业就范﹐并制造虚假的GDP数字来吸引他们﹐就象《圣经》里讲的一样﹐那个大淫妇在勾引人们。公司企业的总经理CEO压力是很大的。大家知道嘛﹐CEO的自杀率是最高的。我也跟我的学生讲这一点。你不要看FORTUNE财富杂志的排行榜﹐CEO每年动不动就是年薪几百万﹐几千万。大家不要羡慕他们﹐他们也不容易的。你那个年薪5万10万也不错的﹐好好赚著吧。CEO他那个压力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他拿著5千万美金年薪的时候﹐他背后是多少亿美金的资产﹐几千万的房子。他一但丧失掉他的工作的时候﹐他也过不下去。因为他不会对老婆孩子说﹐咱们搬到小一点的房子去﹐把那个豪华游艇换成充气艇。他不会这样做的。他的压力大着呢﹐在投资中国时﹐他也会这样看﹐就是说由于中国市场的诱惑力﹐他会冒险﹔他在利益面前﹐他也会因为贪婪而丧失理智。

第二个原因呢﹐是道德上的 。我们在美国的华人大家平时穿着上都很好﹐彬彬有礼﹐跟美国人一样。但在去中国的航班的登机口﹐比如在底特律的国际机场﹐在西北航空的登机口前﹐中国人的表现马上就不一样了。登机前大家就开始挤﹐让旁观的美国人目瞪口呆﹐人们的所作所为就象在北京火车站一样。我就是不能理解﹐挤什么呢﹖最后有一个人没有登机﹐飞机都不会开﹐急什么呢﹖我们这还没有离开美国呢﹐中国人的劣根性难道就回来了﹖这是说中国人。但今天我想说的是﹐即使是彬彬有礼的美国人﹐美国的那些高层管理人员﹐到中国也都变坏了。有个去中国做生意的人回来说﹐他说在美国都白活了。其实就是那些小姐啊﹐花天酒地的﹐他指的是那些东西。美国的高层管理人员在中国的大染缸里﹐在中国的环境中﹐也改变了。大家知道行贿的问题﹐美国法律规定﹐公司管理人员不能行贿﹐否则回来要坐监狱的。在中国是怎么做的呢﹖他不叫行贿﹐他说我雇那些中国官员作我的咨询师﹐我给他付咨询费。这个时候呢﹐表面上看没有行贿。但这个事情我看早晚要漏馅的。所以﹐这些道德上被拖下水的人﹐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游说公司继续投资中国。

第三个原因﹐我把他叫作“大蓬车效应”。什么意思呢﹖这个跟那些管理咨询公司有关。他们的目的就是引诱大家去中国投资﹐他会问你﹐“你怎么还不去中国投资﹖别人都去了。你要现在不去的话﹐再不去分吃那块大饼的话﹐你就进不去了”。就象小孩子一样﹐我的女儿在学校里﹐那我的同学都戴了个什么黄带子﹐我也要戴。就是同伴的压力就会让她这样做。公司也一样﹐他看别的公司都去了﹐他不能不去﹐他也怕失去这个机会﹐失去坐上大蓬车的机会。至于说进去赚不赚钱﹐那另当别论。

第四个原因呢﹐我把他叫做“鸡肋效应”。大家知道﹐曹操有一次跟人开战﹐打不下去﹐赢不了﹐但又不想撤﹐怕撤退的话丢脸﹐所以很是恼火。有一天他的一员大将叫徐晃的问他﹐今天晚上的行军口令是什么。而曹操正在吃鸡﹐看到碗里的鸡骨头﹐他就顺口说“鸡肋”。杨修﹐听到这个口令他就开始收拾行李﹐说准备回家。他这么一开始收拾行李﹐然后整个就军心动摇﹐所有的人都开始收拾行李。曹操一听就害怕了。问起来﹐杨修解释说﹐“鸡肋”的意思就是食之无肉﹐弃之有味。这其实反应了曹操当时的心态﹐打下去又打不赢﹐撤走又心不甘。这就是“鸡肋效应”。那些外国公司也是这样﹐就象那个西门子公司﹐他们在中国没法赚钱﹐但又不敢撤﹐就那么耗着。

结语

总的来说﹐中国这个体系它的输血的部份有限或正在减少﹐而出血的部份在加大﹑加剧。这个体制决定了这些硕鼠外逃会越演越烈﹐因为中共在制度上已经给他们开了绿灯了。前几天一件事情让我很感动。就是美国政府准备给北韩金正日一个选择﹐就是如果你金正日愿意放弃独裁统治﹐你到美国来可以给你提供保护﹑庇护﹐让你生活在这里。当时我就很感动﹐感激这个国家。他可以不计前嫌让这个独裁者过来﹐从人道主义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让他过得很舒服。饶恕了他一个人﹐但北韩几千万人就可以摆脱独裁统治﹐这多好啊﹗我都替美国感到骄傲。这个做法真的很好。所以大家注意点﹐说不定哪一天看到邻居搬来一家﹐原来是金正日﹐你也别太吃惊。

后来我就想﹐这个事能不能给中共做呢﹖比如给胡锦涛一个避难﹐给温家宝一个避难﹐来换取全中国人民摆脱独裁专制的苦难﹖这看来做不到﹐因为它已经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如果要做的话﹐那就得给中共党员﹐全体6000万中共党员一起来一个集体的政治庇护﹐让6000万人连带家小﹐一起移民美国﹐这恐怕做不到。所以中国怎么办呢﹖这个问题确实很严重。这个大船在下沉﹑崩溃﹐那个舵手也好﹐上面操控的人也好﹐还在拆船板﹐把中国人民拖入一种非常非常危险的境地。

我自己是信佛信神的人﹐我觉得最近一件事情给中国人提供了一线希望﹐那就是<<九评共产党>>﹐以及随之引发的退党浪潮。昨天看到有21万人退党。我上大学的时候还写了入党申请书﹐我入党的目的是为了从内部改变共产党。当时北大的口号是“振兴中华”嘛﹐为中华民族振兴作点贡献。当时也没有一点个人的目的﹐但申请书交上去之后就没消息了﹐这是怎么回事﹖后来就问了党支部那些人﹐他们说﹐你得经常交﹐连续不断地一次次申请﹐给党交代你的想法﹐做思想汇报。后来我想就算了﹐所以一直没入成。在这里我再次要求北大党委把我的入党申请撤回来﹐同时宣告退出共青团。因为共产党确实把中国人民给害苦了。

刚开始时几千人退党好象没有什么﹐但现在几十万人退党退团﹐这不是一件小事。退党实际上是从内部不承认中共﹐不承认中共的造假﹐不认同假恶暴。这就去除了导致中国经济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当这个退党的数字达到50万﹑500万的时候﹐那共产党恐怕就要自行瓦解了﹐这是一个很和平的过程﹐没有暴力﹐没有屠杀﹐共产党在社会和平的状态下自行瓦解﹐这是最好的。6千万党员是美国都打不动的﹐苏联也打不动﹐但是这九篇文章就把它给打倒了﹐从内部把它瓦解了。

刚才我们谈到的中国经济的问题﹐随着中共的瓦解可能就不复存在了。这对中国是很好的﹐对中国人也好﹐对中共党员也好﹐对全世界﹑全人类都有好处。如果您或您的家人有是共产党的﹐希望抓紧时间退党﹐让我们悄悄地﹑平静地将共产党瓦解﹐彻底解决中国的问题﹐包括这些经济问题。

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田教授声明:

在达拉斯的九评演讲中,及在随后整理、在大纪元网站发表的文章中(http://www. epochtimes.
com/gb/5/3/23/n861535.htm),由于疏忽,笔者把曹操的谋士杨修说成了徐庶,埋没了杨修的见识对今天的人们的启迪,也忘了徐庶本来是一言不发的。文章刊出后,蒙大纪元众多读者、朋友们拨冗指正,笔者甚至接到远自英国的读者发来的电子邮件。承蒙教正,谢某不胜感激之至。

感谢读者的厚爱和对大纪元的支持。

特此声明。
谢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