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趣文共赏
【新纪元】高盛:最后的金融大鳄

24685

当今的中国到处都有高盛的影子。在中国的体制下,高盛究竟如何得到中共的青睐? (AFP)
 
“高”处逢源 “盛”极必衰
 
【新纪元】高盛:最后的金融大鳄

作者﹕新纪元周刊:尚农

 

 

【大纪元5月10日讯】

在前一波金融危机中幸免于难的美国高盛银行,近来传出诈欺事件,面临美国国会的严厉质询和 司法部的起诉,其推波助澜的贪婪身影呼之欲出,是否影响微幅复苏中的美国经济,令全球瞩目与忧心……形像一向良好的高盛,凭着长袖善舞、聪明极顶,大玩两 面游戏,它的字典里只有“贪婪”,没有“道德”。问题是:涉入中国金融甚深的高盛,与中共之间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民众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举牌抗议高盛诈骗客户。(AFP)

世界金融危机之中,华尔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投资银行巨头之中,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相继破产,美国国际集团(AIG)土崩瓦解, 摩根士丹利苦苦支撑。如今硕果仅存的,只有高盛(Goldman Sachs)一家,而就是这个高盛,今天又突然成为众矢之的,面临美国国会的严厉质询和司法部的起诉。

美国保守派阵营著名广播电台主持人拉 什.林堡(Rush Limbaugh)觉得,积极支持奥巴马的高盛,与白宫渊源很深,这次只是被利用了一下,以呼应奥巴马推出的金融改革立法。在做点戏、付点罚款之后,高盛会与白宫继续同床共枕、合作无间。事情的发展,真会是这样吗?富可敌国的高盛,究竟栽在哪里;富甲一方的高盛,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这个百年的老字号,关系着投资银行业的命运,它会走向终结吗?

“模范公民”其实劣迹斑斑

从许多方面看来,高盛好像是一个 很优秀的“公司公民”(Corporate citizen),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光环,有许多慈善捐款,热心帮助妇女和小企业,公司的雇员也对公司有非常高的忠诚度。华尔街金融界的业内人士都承认, 高盛在业务上极其出色,他们高效、熟练而勤奋,并高度关注盈利。但人们不会忘记,在八十年代臭名昭著的博意斯基(Ivan Boesky)华尔街内线交易案中,高盛的布朗(David Brown)是提供内幕线索的人。

高盛的这种作为,也不是第一次了。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洛杉矶时报》报导说,高盛在承销加州州政府的债券时,赚了二千五百万美元,但高盛同时通知其他客户放空加州的债券。放空或者“短卖”这 些债券,意味着承销商在预示加州会拖欠、不能兑现这些债券,而这将提高加州州政府发行这些债券的成本。换句话说,高盛一面拿着加州州政府的钱、推销加州的债券,一面告诉别人,这些债券是一钱不值,可以赌它会大跌。高盛这一举措,遭到许多舆论界人士的谴责。

正如杜克大学金融学教授雷蒙德.格罗 斯(Ray Groth)所说的那样,高盛一方面销售各种证券,另一方面却做空这些证券,从中获得巨额利润,在一笔交易中脚踩两只船。虽然这种做法并不违反现行的市场规则,但在金融危机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归结到最后,高盛事件是金融立法有漏洞的问题,也是一个道德的问题。

奉行“长期贪婪” 哲学

高盛的业务,一般民众都不太熟悉,因为他们不发行信用卡,不开设零售支行,也不直接经营汽车贷款、房屋贷款。高盛的客户不是 平头百姓,而是需要融资、并购的公司,政府机构,以及巨富的个人。

高盛于一八六九年由德国移民马卡斯高德曼(Marcus Goldman)建立,以协助创业者发售商业票据而闻名。二十世纪初,高盛在创建股票上市(IPO)的市场方面独树一帜。一九二八年,高盛创立的一个交易子公司(Goldman Sachs Trading Corp.)推出了有限股份的基金,它实际上是类似于庞氏骗局(Ponzi scheme)的东西,在一九二九年股市崩盘时,该基金随之破灭,坑害了许多投资人,也使得公司的名声几年之内一蹶不振。

一九三零年代以后,高盛的角色从股票交易转向投资银行业务,也开始了风险管理产品的尝试。进入七十年代,高盛广为人知的,是其“长期贪婪”(long-term greedy)的商业哲学。在这个信条之下,公司认为,只要长期有利可图,短期的交易损失也在所不惜。

高盛董事长兼CEO布兰克费恩 (Lloyd C. Blankfein)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的发言中说,高盛的三万五千名员工致力于帮助政府和学校筹集资金、帮助公司企业融资、帮助退休基金、工会、和大学累计财富,并帮助保持美国金融体系的生命力和流动性。他指出,自己的公司和其他银行、信评公司、监管人员没有能够提前发现、预警到 美国社会的过度借贷和信用,借钱变得太便宜、太容易了。他也承认,金融运作过程中需要更多的透明度。

过度借贷和过度信用,不光是美国联邦政 府的问题,州政府、县市政府也是这样。高盛不愿意承认是他们在推波助澜、火上浇油。他们只是利用了人的贪婪和豪赌的心理,自己冷静的在欺骗之中闷声的发大财,如此而已。

与中共共舞

一九八四年,高盛在香港设亚太总部。一九九四年,高盛在北京和上海开设代表处, 正式进入中国内地。此后,高盛在中国逐步建立起国际投资银行业务分支机构,为中国政府和大型国营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当今的中国到处都有高盛的影子,高盛在中国的股票和债务资本市场中已经建立起非常强大的业务网路,入股了中国石化、中粮集团等多家大型企业。

一九九九年,高盛开始为中国政府的国际融资出谋划策。一九九九年,也恰好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的第一年。据悉,为了镇压法轮功,中共动用了四分之一的国库,在随后镇压的高峰年代,中共急需大量的资金投入,而外资资本在中国市场的致命吸引力的诱惑下大举进入,为中共政权提供了急需的输血。

过去十年中,高盛主导了中资公司海外股票 的发售:中国移动通信IPO筹资四十亿美元,二零零零年十月再筹资六十九亿美元。中国石油、中国银行(香港)、平安保险的首次公开招股发售,高盛都扮演重 要角色。高盛还参与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A股公司──中兴通讯四亿美元的香港IPO。二零零五年,高盛完成交通银行二十二亿美元的海外上市,又为中国石油后 续股票发售筹资二十七亿美元。高盛还积极参与中国的银行股。二零零六年四月,高盛以二十五亿美元认购一百六十四点七六亿股中国工行的股份。

二 零零一年,亦即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顶峰时期,高盛的经济师欧尼尔(Jim O''Neill)推出了“金砖四国”(BRIC),亦即巴西(Brazil)、俄国(Russia)、印度(India)、中国(China)四个新兴经 济体的概念,为中国市场进一步的繁荣“和加大国际知名度和投资吸引力,增加了理论的基础。”

放空中共经济?

中 国财经界的研究者和学术界人士,及许多网路人士,开始质疑高盛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有人说高盛涉嫌助希腊隐瞒赤字并试图嫁祸中国、操纵股价致贝尔斯登和雷 曼垮台、还导致全球陷入高盛的“全球化模式”的陷阱;以及以高盛为首的投资银行是“贪婪资本主义”的代表,他们使全世界都掌握在了他们的手中等等。

中 国《经济参考报》等的文章,反映了中国基层民众和业界人士的疑虑,但有趣的是,我们还看不见中共高层的反应。在美国,高盛是被严密的社会舆论和司法体制抓 住了马脚,在中国的体制下,高盛究竟干了什么才得到中共的青睐,现在难为人所知。许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高盛的运作方式,决定了他们必须直接跟中国政府的 最高层人士、国营大企业、国有银行直接打交道。高盛,从投资银行业的角度看,他们确实做到了极高点,到了极盛之时。但否极泰来,盛极必衰,在巅峰之上,有 各种各样的优势,也有作恶的本钱和机会。他们是否在扶持中共集权上,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中国经济的泡沫、大量融资中,中共的高层、太子 党、特权人士,从中拿到了什么样的好处?高盛是如何高薪聘请他们做“谘询顾问”的,高盛在其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等最关键的问题,也许只有到中共解体、中国 经济真相完全暴露之时,才会大白于天下。

美国司法部既然起诉,相信他们肯定还有更多的证据,到时候揭示出来,会更加令人震惊。现在不光是民 事起诉,刑事起诉也端上了台面。高盛即使打赢了官司,也会名誉受损,庭外和解也会名声扫地;而如果输了,其在投行界、金融界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更 重要的问题是,道德和贪婪的问题没有解决,华尔街还会推出更多、更新、更复杂多样的金融产品,而这些产品在刚刚推出的时候,仍然会带着神秘的面具、不为公 众所熟悉。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平均每家损失了十万美元的美国民众,会继续相信华尔街的新高盛和旧高盛吗?

一百四十年来,高盛一直是财经界的创 新者。布兰克费恩在国会听证的第二天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采访时说,他在听证会上感觉到非常的“谦卑”(humbled)。是这位全球财经界 的风云人物在美国国会的参议员面前感到“谦卑”,还是在天理之下感到“谦卑”,我们不得而知,但愿是后者。

其实,掩盖在高盛事件之下的可能 是更大的阴谋。对了解中国的人们来说,中国的股市和金融市场,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如果高盛的分析准确,以公司那么雄厚的智力资源,应该不难看到中国经济中 掩藏着的、迫在眉睫的巨大危险,高盛是否也对中共的经济放空了呢?我们不知道,谜底也许过不了许久就会揭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