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謝田  >  三言两语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24862

图:蜗居内的挣扎与权力的挥洒,形成鲜明的对比。图为电视剧《蜗居》的宣传海报。

 

美国电影明星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和妮可吉德嫚(Nicole Kidman)主演的西部电影“远离家园” (Far and Away)的最后,有一幕令人惊心动魄的场景:数以千百计的骑马者、大蓬车、步行者,在一声枪响之后,冲向俄克拉何马的原野,插旗子声称自己的土地,场面非常壮观。俄克拉何马的别称,就是“捷足者之州” (The Sooner State)。热爱土地,中国人是这样,从爱尔兰到波士顿的美国地主和农民也都是这样。

这部电影的名字在港台翻译成“远离家园”,但在大陆则译作“大地雄心”;港台和大陆译法不一,也很有意思,反映了社会观念的差别。港台译法比较合乎原文,强调两个爱尔兰人远离家乡、在美国新大陆的奋斗;大陆译法比较有阶级斗争性,强调跑马圈地的野心,更体现在中国大陆人们对土地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最近被中共当局禁播的电视剧《蜗居》中,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被禁播的《蜗居》

不管是豪宅还是蜗居,眷恋土地和房产,似乎是人类共同的本性。根据六六同名小说改编的35集电视剧《蜗居》被禁播,自然引起人们的好奇,不管在海外还是海内,人们都有办法弄来几片光碟看看。

看完后,民间的反应是它比较真实,描述了蜗居内民众的挣扎,但不乏对中共官员形象的小心维护和谨慎美化。但当局禁播的原因,据说是它对中共的丑化。一个美化一个丑化,官方和民间认知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

其实,中共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查封《蜗居》,剧中的宋思明后来被塑造为共产党中的“败类” 和“异己”,而不是共产党干部的主流。但即使这样,当局显然仍然害怕,怕摆脱不了干系,怕连这样的描述都会玷污了自己的光辉形象。

蜗居中发出的讯息,居大不宜,其实并不是最主要的。围绕着居大不宜,蜗居所反应的社会现实,其最深刻的反映,如道德的沦丧,法制的空白,社会的不公,和权力的腐败,那才是触及人们心灵深处的东西。

*蜗居发出的真正讯息

女大学生海藻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时,没有太多欺骗 了别人的愧疚和羞耻感,她所感到痛苦的,只是在所谓的两难之间选择了犹豫不决和装聋作哑。为了几万块人民币的代价出卖自己肉体的时候,她忘记了自己做人的 权力在物质利益的压力下,被共产党官员所粗暴的侵犯。

而更可悲的是,她的两次被强暴,一次被共产党高官,一次被未婚同居的男友,在个人被侵 犯事件发生后,她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犯罪已经发生了。报警、报案,让侵权者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些正常社会维系文明所必需的东西,在电视里根本没有。而电视剧里的这种社会现实,似乎被中国的观众、评论家、制片人,都默默的“接受”和“认可”了。这个细节,其实说明了法制观念在中国社会的可怕空白。

这种欠缺,其实也并不太奇怪。因为许许多多的国人,也都目睹了中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的监禁、折磨、谋杀;搬迁受害者、上访人员受到非法的迫害。在别人受到不公的时候,整个社会的沉默,一定是中国社会未来危机的种子。

海藻回到了强暴她的人的怀里,也极其具有象征意义。人们如果还记得六四之后的 “人人过关”,人人违心的承认、谴责“暴乱”,这种在精神上全中国民众集体被中共强奸,而受害的民众又不得不回到共产党的淫威之下,其实是一个道理、一个劫数、和同一种无奈。

*蜗居中的权力关系

跟海外华人谈这部电视剧,有人觉得,宋思明的感情是真的,他是真爱海藻的,所以,这段“爱情” 不应该受到责备。宋思明是不是“真爱”海藻,这不是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去“爱”。如果宋思明没有共产党独裁专制赋予他的地位和物质的光环,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那么“伟大”的爱情吗?没有地位和权力,没有随手可以拿出的几万快钱,没有豪宅可以金屋 藏娇,宋思明比小贝会对海藻更有吸引力吗?

人们往往忽略的,是当一个人依赖于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另外的这个人就对前者有了权力 (Power),依赖程度越大,权力越大。这种依赖可以是基于上下级关系、蜗居或豪宅、工作的机会、或者钱财和债务。而当依赖和权力是对应于政府官员的时候,问题就格外的突出。

因为这涉及到一个社会契约、社会分工、和社会权力来源等等的一系列问题。而当这种权力是被暴力夺取、又用暴力垄断的时候,其他建立在这上面的所有的社会关系,都没有公正的基础。宋思明对大江置业董事长陈寺福这个小喽啰颐指气使、极端蔑视、粗野言语的态度,反映的恰恰是大权在握的中共,对中国普通民众的姿态。

宋思明对“人情” ,有着与他的同谋者们非常不同的“高明”看法。他觉得人情就是应该常用,不然就“生泛了” ,就是要不断的用,经常的用,交错的用;应来用去,利益交织在一起,以至于以后想摆脱都摆脱不了。这段生动的描述,恰恰是集权垄断之下,权力与利益交换市场的写照。

*权力从房、钱、到性的挥洒

满腹经纶的宋思明,和他上面的那些共产党高官,嘴上陈辞烂调,行动虚伪成性。他们以公务员的身份,开豪华汽车,出入没有名字、不公开营业的私人会所、高级餐馆,吃鱼翅做的山药羹。但共产党人宋思明换来的性的特权,只是其权力挥洒的一部份。

苏淳借钱买房的首付不好意思找父母,必须借高利贷。而放高利贷的人居然是宋思明的太太,这也是绝妙的一笔。共产党垄断了权力,也同时连带着垄断了性、房子、和金钱。

剧中揭示的中国社会真正的问题,是海萍海藻姐妹俩,在经历重重的身心挫折之后,在雨中花园反思之时,仍然没有能够意识到悲剧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以及究竟是什么力量把她们和拒绝搬迁、低保的老太太推向这样的社会境地。特权和地位的滥觞,触及到了人们生命的最后,但普罗大众仍然是一样的麻木。

《蜗居》的价值,在于其反映了社会的真实;而也正是因为其反映了真实,才有人受不了了。一个“真” 字,不言之中,触及了集权统治的根本,这样的电视剧如果不禁,这中宣部也算失职。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73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50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5/n290921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9/10 12:25:11 PM
DING...
游客
   05/29/10 01:21:41 AM
ggg
游客
   05/27/10 12:26:53 PM
Far and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