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留学移民
謝田  >  三言两语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26308

图:学位门事件所触动的,不只是学位真假和诚信的问题,而是悠关社会公正的心弦。
图为美国前总统布什2003年5月在南卡罗莱纳大学哥伦比亚校区的毕业典礼上致词。
会场之外有50余名抗议者,包括几位当天的毕业生。
 

学位,寒窗苦读的结果,表面意义人们都清楚。但从本质上看,它到底是什么呢?有一年在芝加哥开会,与会者是各国的商学教授和找工作的博士生。会议间隙,大家聚在酒店大厅里啜着饮料聊天,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一 教授回答说,学位(Degree)呢,其实就是把全社会的人按职业、收入和地位划分开来、让人们对号入座、各司其职,这样一个简单有效、又不失公平的办法。当时大家都笑了起来,想想是有几分道理。从修炼角度看,没准儿真是这样的,它或许是神佛安排世间众生的一个工具。

*黑人校长的哈佛学位

大陆学位门事件之后,有人感叹,说这是骗子狂欢的年代;更有博客作家带着憧憬,希望有一天美国成功人士会以拿到中国野鸡大学的文凭为荣。学位既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把人们按职业、收入和地位分开,其划分的公正性,就非常的重要。

今年哈佛的毕业典礼上,十个人被授予荣誉学位,包括弗里曼‧洛堡斯基(Freeman A. Hrabowski III)博士。洛堡斯基是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郡校区(UMBC)的校长,他获得哈佛的荣誉法学博士。

洛堡斯基的成就,在于他把UMBC从一个社区大学变成美国高等教育的明星。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排名中,UMBC被列为上升之中大学的第一位,他则被时代周刊列为美国大学校长十佳之一。得到哈佛学位之前,他还得过普林斯顿、杜克、密执安、和乔治城等十几个学位。

博士头衔也好,荣誉称号也好,第一次得到时,人们感觉最好。以后再来,就不那么稀奇了。每个人都有中小学文凭,毕业后再给你一个高中文凭,你肯定不会觉得特别的稀罕。但这世界就这么怪,有人学位多得数不过来,博士帽别人争着往头上扣;有人拼老命才弄一个,甚至不得不偷偷混一个,还会被别人戳穿。这可应了修炼界的说法,该你有的,命里注定的,怎么都是你的;不该你有的,命里没有的,拚命争也白费劲,弄来了也戴不住。

洛堡斯基的故事震撼人心,是因为他在童年,曾在民权活动中被捕、关在牢里。就是这个生于阿拉巴马州的黑人儿童,十来岁入狱,24岁得到高教管理和统计学的博士,现在成为美国高等教育的明星。是机会的均等,是从民权运动中赢得的社会公正,才给年轻人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学位门触及的弦

学位的用处,是它是一种资格证明,表明你曾经达到了某些标准;学位的好处,是它永远跟着你走,职位、官衔来来往往,只有学位是自己的。当然,学位不是未来的保障。以前中国一家新的大学保证说,他们的毕业生全都能找到工作。这保证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学位门触及的,远比学位造假和个人诚信更为严重,它触动了人们心中一根敏感、脆弱的心弦。

人们要公众人物诚实不欺,但人们更需要的,是机会的均等,是程式的公正(Procedural justice)。高考,曾是国人对社会公平的一丝希望。七十年代恢复高考时,国人都没来得及反思一下,为什么高考被取消,高考取消对社会的伤害,谁必须负责?为什么没人承担责任?人们没有去想这些,只是蜂拥而去参加考试,抓住了不公平社会的第一根稻草,争先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求得自己的机会。

当然,那个机会当年就是不均等的,共党高官的子弟和家人,可以优先进入北大清华。到今天,中国高考胡乱加分,运作不透明、权钱交易,在教育部规定的14种加分之上,各省市再来两百种加分,已经宣告这个最后的希望也在破灭之中。

*学位公正和社会公正

学历造假,造成公正性的失去;公正性的丧失,造成人们心中的愤懑。但是,是不是有了学位的公正,就有了社会的公正呢?

在正常国家,没人否定人性恶的一面,没人否定人类会偏离宇宙“真、善、忍” 特性的可能。所以,所有的社会机制、法律规范、对政治人物的制约,无不从这里出发。倒是中共号称是为人民服务的,并且是“全心全意”的。既然“全心全意”,当然不需要制约。一旦他们露出真面目、“全心全意” 为自己服务时,人们才发现悔之晚矣、约束的可能都没有了。

最根本的公正性,在中国社会是不存在的。人们对学历门不满,实际上是在整个社会公正性全面缺失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宣泄的管道,如此而已。而要真正达到全社会的、广泛意义的公正,那就非得结束专制的统治不可。

*不是人人需要学位

学位与好工作、高薪水的相关联系,广泛根植于大部份人心中。但人们往往忽略了,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性。美国大城市犯罪多,电线杆密度高;小城镇犯罪少,电线杆也少,也就是说,犯罪数量和电线杆数量是相关的。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说电线杆立多了,犯罪就会增加。

劳工统计表明,发达国家如美国,许多工作也不需要大学学位。未来十年预期需求增长最快的30种职业中,只有四分之一需要学士学位。所以有经济学家建议,让一部份高中生或延长高中教育,或进入职业教育,去学些实用的技巧。

即使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高等教育,但没有一个经济或社会学家胆敢提出,建议哪些阶层的人放弃高教的机会。反对的人士指出,这会剥夺人们成长的机会、人生的期望,是教育的歧视。问题的关键是,公正的基础,和人们选择的权力,是不能丧失的。

*医治造假的社会病

学位造假作为诚信危机的一种,是其很小的部份。当假冒商品、虚假交易、黑球黑哨、论文剽窃、滥发文凭,所有这些在民意和舆论面前毫发无损、照常进行,人们应该知道,这个社会已经从根子上被彻底的败坏了。

大陆媒体说,学历造假是社会病,这话说的不错。但病根在哪,药方何在,他们没说。海外人看到,造假者居然喊出“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就是一种能力,就是成功的标志”,人们的心都碎透了,摇头不已、痛心疾首,知道这个社会已经偏离“真”的原则太远、社会病已入膏肓。但是,国寨内的人似乎仍然不惊不扰、甘之若素。

忧国忧民之辈,该这么办呢?全民反迫害的热浪在呼吁解体红朝。解体它是为了停止迫害,还自由与人民。但解体专制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归还社会公正。这一点,是远离政治的修炼人对末劫的的中国人民,一个最大和最好的礼物。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84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61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31/n298177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0/10 09:02:09 PM
特意翻墙过来,下载收藏一些好文章!
游客
   08/10/10 04:30:17 PM
De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