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26492

 

经济数据是否算国家机密,为什么在中国成为秘密,值得探讨。图为今年7月底,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五角大楼关于维基泄密披露陆军机密文件事件的记者招待会上。

中国和美国最近都发生了有关国家“机密”的事件。维基解密(Wiki Leaks)公开了美国国防部九万份关于阿富汗战争的机密文件。维基解密说他们事先要求国防部协助过滤,但国防部说没有与他们联络。中国媒体则报导说,西方金融公司藉口与中国官方合作,甚至与国家统计局勾结,盗窃了中国经济的“国家级”秘密数据。

美国卫星和中国小麦

最近俄国遭逢旱灾,谷物产量减少,政府也要减少出口。俄国在美国、欧盟、加拿大之后,是世界第四大小麦出口国,旱灾使国际小麦价格出现近四十年来的最大涨幅。俄国小麦的麻烦,让人联想起中国小麦和美国卫星的往事。

以前有个“美帝”盗取中国机密,导致中国外汇损失的报导。故事说,中国小麦因旱灾歉收,狡猾的美国佬通过卫星侦测到了,就在国际市场哄抬小麦价格。中国呢,因要保证人民都能吃得上白面馒头,不得不花巨额外汇,"当机立断",高价买了许多小麦。

在白面馒头仍然是奢侈、面票甚至粗粮票都紧俏时,这样的宣传很容易引起饥肠辘辘的人们对美帝国主义的愤慨,和对智慧又爱民的党中央的拥戴。中国民众当年对统治者的观念,与今天北韩民众对金家父子的看法,基本一致;中国人就差跟北韩人一样,唱什么“全世界人民都羡慕我们”了。

事情过后,人们才开始慢慢醒悟,这美国人在天上都看到了,中国人在地上怎么还不知道小麦歉收?怎没不先下手,趁低价时在国际市场收购?是不是这个党又把天灾人祸给隐瞒了呢?反正,粮票后来没了,人们对往事的记忆也没了。但美国卫星的厉害,在长时间内震惊了中国百姓。

经济数据属于机密?

报导说,过去几年中国多次出现国家重要经济统计数据被外媒超前爆出的事件。经济数据为什么在中国成为秘密,值得探讨。国防部文件属于秘密,人们可以理解。但粮食属于机密,并且会让别人先知道,就不可思议。国家经济的数据,应当属于机密吗?如果是,什么数据可能属于秘密、什么数据应该属于秘密呢?

西方学者评估各国统计数据时发现,美国、西欧、日本的数据质量最高,东欧和南欧其次,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最糟。有趣的是,越准确、及时的数据,越不是秘密;中国带着水分、被官员反覆蒸煮的数据,反而成了机密,这可真是滑稽。在正常社会,经济数据不仅不是机密,它还是政府积极推广、鼓励民众使用的工具。

美国经济的数据

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是商业部下属的机构,专门负责提供重要经济统计数据,包括国民生产总值(GDP)、个人收入支出、消费支出、公司营利、固定资产、研发投入等资料。其他如国际贸易、跨国投资等宏观、微观数据,和公司、产业数据、股市房市数据等,也在其统计范围内。

其中,GDP统计被认为是商业部在上世纪最伟大的成就,是影响金融市场三个最重要的数据之一。经济分析局(BEA)的使命,是通过最低的成本,提供客观、及时、相关和准确的数据, 以促进对经济的理解。BEA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数据提供者。如果中国国家统计局也有这个愿景,就比较好了。

人们也许会问,BEA也是政府机构,在总统及商务部长管辖之下,那美国是否也会出现中国那样政府操控的大规模数据造假呢?好像人们还没有那个担心,至少现在看来,没有担心的理由。假使奥巴马想在数据上造假,他得先通过商业部长这一关,然后是商业部的经济和统计管理厅,再到经济分析局。经济分析局局长还要一层层的要求底下的官员、职员造假,来迎合高层的愿望。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何一层都会有“吹哨子的人”(whistle blower),来揭发造假的企图。有良知的人会这样做,属于其他党派的公民也会这样做。企图一曝光,涉及的官员会在民意、国会、舆论的压力下立即下台。

美国商业部必须发布关于“免于恐惧法案”(No Fear Act)的年度报告。报告中包括联邦法院的案件、雇员歧视,以及最有价值的、关于“吹哨子的人”的保护情况。对“吹哨子的人”的保护,可以保证人们在揭发舞弊时,不用担心会受到打击和报复。

国防经济学的数据

有人会引用国防经济学(Defense Economics)的研究,说明经济数据与国防有关,因此,政府对经济数据保密就是正当和合理的。情况其实不是这样。

国防经济学研究与国防有关的资源配置、收入分配、和经济增长等问题,它是经济学的分支,关注的也是资源配置的效率。国防预算确定下来,它带动的国防工业、采购、军火贸易等问题就应属于正常、开放的研究。经济学家对它的研究可以揭露政府浪费,迫使政府更好的对纳税人负责。而不透明的研究,会对军中的低效、腐败打开绿灯,出现中国军人军舰走私那种震惊世界的腐败。

国防经济学研究中,不管是威慑理论、军备竞赛,还是出口控制、贸易制裁、经济援助,这些研究课题在西方都是公开的,在大学和研究机构内进行,也没有什么机密可言。公开的研究会带来学术活力,促进新智慧火花、思想成果的产生。

经济数据保密的原因

在马列斗争哲学的影响下,有些人认为国家间的财富转移,从原来的军事掠夺变成今天的对外贸易、跨国投资和金融交易,并且金融交易是最危险的形式。在阴谋论、 “受害者”心态的影响下,中国学者在金融领域也动辄以“经济战”的眼光看待国际金贸。这也难怪,在对敌斗争这根弦紧绷的压力下,官方和民间都会把寻常的经济数据看得那么神秘,而小心对待、紧张得不行。

正常社会国防经济学的内涵,在中国其实根本不存在。中国百姓不知道军费有多少,国家在研发什么样的战机和导弹,也不知道项目经费是怎么用的;人们没有决定军费的资格,没有对国家战略的发言权,也没有影响国家军事策略的力量。当政府说小日本是敌 人,需要打日本、夺回钓鱼岛时,海军军费增加就是合理的;当政府突然说中日和平友好了,人们也见不到军费裁减的好处。

诚然,当局出于“维稳”蓄意的造假,更是注定它们在描述中国经济的真实图景时,一定会保持秘密的心态,这也是中国经济数据需要“保密”的终极根源。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5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08/1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87/8358.ht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8/14/n299537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19/10 10:42:37 PM
游客
   08/17/10 04:40:23 PM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8/17/n29976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