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趣文共赏
【新聞透視】都是GDP 惹的禍嗎

26577
【新聞透視】都是GDP 惹的禍嗎    聽眾來信
推薦給朋友
2010年8月11日 星期三     節目長度:14分  下載mp3(16k) | (128k)

自從鄧小平提出「發展是硬道理」的口號後,中共在其後20、30年所謂的經濟改革中,一直把地方GDP指標的增長作為幹部政績考核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指標。最近當局開始強調,幹部考核不能只看GDP ,而是要考慮社會、環境等方面的因素,發展目標要以人為本。

中 國政府創新網最近的一篇報道說,「違背科學發展觀的『GDP導向』模式是導致社會群體性事件的重要因素。文章中指出,『改革開放以來,一些地方政府把地方 GDP的增長作為考核幹部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指標,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經濟績效至上、面子工程、政績工程、官商勾結、干群關係緊張、社會矛盾加劇、群 個體事件頻發。

經濟學家,《當代中國研究》雜誌主編程曉農先生近日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指出,當局如今提出對幹部考核不能只看GDP, 是因為當局已經感到,過去20、30年,因片面追求GDP所造成的社會和經濟發展的畸形已經相當嚴重,不過到目前為止這還只是當局的一句口號。

(錄 音-程曉農):「實際上這反映了一個基本問題,就是中國政府對過去這些年中國經濟的發展模式,不得不承認這個發展模式出了大問題。盲目的經濟發展,盲目的 追求GDP的結果是經濟成長走上歧途,過度依賴房地產和政府的公共投資,同時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國民的生活水準和收入並沒有大幅度提高。所以,從長遠的 情況來看,目前中國如果不改變它的發展模式,它這種發展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所以中國政府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現實,提出了這樣一個口號。但這個所謂的要「以 民為本,以民生為考量來發展經濟」這只是一句空洞的口號。到現在為止並沒有實質上的落實,同時各級地方政府仍然在使用GDP做衡量官員政績的指標。所以, 事實上,中國政府只是提了一個口號而已,中國的發展模式並沒有任何根本性的改變。」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謝田博士指出,中共當局現在開始要求幹部考核不惟GDP 是因為當局意識到,國際社會已經看穿其長期以來在GDP 上的造假,當局如今提出這樣的要求只不過是想在國際社會面前換一部面孔而已。

(錄 音-謝田):「這麼些年來海外的獨立媒體,和一部分獨立的知識分子,他們敢於站起來,揭穿中共在GDP上造假,欺騙世人的種種舉措。他們(中共)自己也知 道,國際社會也都知道,中國的GDP完全是虛假的。拿這個虛假的東西它自己也知道也沒辦法在繼續騙人了,它現在想改換一下,這個想法處於它自救和自保的本 能,應該是真實的。」

謝田博士說,GDP作為一個衡量經濟發展的重要指標在西方國家也一直在被使用,那為什麼在中國就出現了問題呢?

(錄音-謝田):「作為經濟發展的指標來講,GDP 在這個世界上現在看來仍然是最好的指標。這個指標實際上最早是在美國的商務部下面一個經濟統計局開始開發出來的,這個作為20世紀經濟世界的最好的描述,實際上在世界各國仍然是有價值的數據。

那 為什麼這麼一個有價值的,非常有用的數據在中國變形了、變味道了,變成不好用了,沒用了,那不是這個GDP測量和這個經濟指標有問題,並沒有問題,世界各 地都在繼續應用。而是中共它把它給用壞了,用出問題來了。實際上中共政權不光是把GDP這個東西給搞砸了,搞亂了,實際上它把所有的國際社會行之有效的一 些經濟運作和社會管理的東西,它都給用壞了。

為什麼用壞了呢? 我們可以簡單的回顧一下:當年中國開始學習西方採用GDP 來統計、衡量來統計經濟的發展,這是對的。但是很快因為中共的獨裁,因為共產黨的權利不受制約,也沒有一個獨立和剛正不阿的媒體,各級官員為了保自己的烏 紗帽,為了吹噓自己的政績,所以開始造價。造假的時候他們又不必為造假來負太多的責任。因為沒有媒體的監督,沒有其它黨派的監督。沒有任何社會輿論和人民 的監督,它可以隨意造假。所以,它本來把一個好好的東西現在給用壞了。用壞了以後,從各地造假,從鄉鎮一級、縣市一級到省一級層層造假,到中央一級,全社 會所有GDP數據到現在來講幾乎都是假的。所以現在GDP 本來一個好好的度量的一個工具在中國被走樣了。

那 中國現在它發現GDP不行了,現在想把環境啊,人的生活水平啊,還有其它東西把它加進來,這實際上也正好說明了中國在這個地方缺欠之處。因為其它社會環境 有環境保護法,不管各地也好,你發展經濟,增加GDP你不能以環境為代價的,而中國恰恰因為共產黨的獨裁,各級官員的造假或虛報政績,它在鼓吹以GDP 為本的時候,它根本就忽略了環境,它也不在乎老百姓的呼聲。所以,出現這些問題,似乎好像中共準備把它糾正,實際上這恰恰是它們自己造成的問題。」

中共過去20、30年片面追求經濟的發展,表明上看似乎給城市帶來了繁榮。但程曉農指出,這種繁榮從長遠看是以子孫後代的生存的艱難和環境的惡化為代價的,而這種代價又由於政府的守口如瓶,使中國大陸百姓已經生活在危險之中卻不自知。

(錄 音-程曉農):「如果說經濟發展是各個國家都在追求的目標,那麼中國的經濟發展存在的最大問題是,政府只關心經濟發展本身,關心經濟增長,關心新設的企 業,但是政府不關心民生,不關心民眾的生活水平和民眾的環境安全。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世界各國都把他們本國受環境保護法規約束的化工企業轉移到中國去。換 句話講,中國正在通過吸收全世界的污染企業,來維持經濟增長。

這種做法本身表面上看,短期內是帶來了中國經濟的繁榮。但從中長期看,實際上是以中國這個國土以及中國的國民長期受環境污染的損壞為代價的,這種代價是在吃子孫飯。換句話講,就是以子孫後代的生存的艱難和環境的惡化為代價,換來了眼前的稅收和眼前的經濟增長。

之 所以其它國家不願意這樣做,原因是他們國家的政府是必須要對選民負責的。沒有哪個民主國家的政府會允許他們的企業這樣做。因為他們的政治家必須要面對選民 的選票。選民如果反對污染企業,這樣的企業它在本國就沒辦法無法維持。比方講在台灣,大量的化工企業就往中國大陸轉移。而中國由於是個專制國家,政府不對 民眾負責,所以像這樣有害發展的模式變成了有利於政府,因為經濟成長改善了政府的實力,也改善了中國政府的形象。但是,把禍害全部遺留給國民了,這只有專 制國家才做的到。所以,從這種意義上講的話,中國的民眾正在為專制政府的政策付出慘重的代價。

比 方我舉一個例子,江蘇省南京市最近發生了一次大爆炸。其實,南京市是一個化工企業密集的城市。我剛看到前幾年的一個報道,在南京的很多新興的工業園區,周 圍的菜地已經出現了嚴重的重金屬污染,就是由於大量的工業企業排出來的污水,導致當地的菜地出現了嚴重的鉻污染、鉛污染等等,這樣的污染種出來的蔬菜,實 際上吃下去以後是致癌的,但是當地的菜農不知道。

像這樣的問題在全國各地都很普遍, 比方講湖南的小有色金屬冶煉廠,那排出來的污水經常是一個小廠就可以把周圍幾個大村民組範圍內的農田完全破壞掉。所以像現在蘇南就出現了各種含鉻的米,還 有含其它有害金屬元素的米。這些東西的存在,實際上都不是三年五年能夠清楚的,哪怕這些工廠現在關門,恐怕像這種重金屬污染三、五十年都無法排除。因此, 眼前的這點繁榮,後面後續的後果,可能要影響中國五代、十代人的生活和生命。很可惜的是政府對這些情況一直守口如瓶,不讓民眾知道。所以中國大陸老百姓是 活在危險之中而不自知。」

程曉農還指出,中國的經濟發展之所以脫離正常的經濟發展軌道,是因為中共發展經濟不是為民,而是為官。

(錄 音-程曉農):「正常的經濟首先是發展應該首先是發展為民。而不是發展為政府,發展為官,中國走歪了,變成了發展為官,發展為政府,同時發展害民。這個模 式剛才講到,短期內剛才講到可能有點效果,但是中長期的後果是無法簡單的用GDP 的數量或者用稅收來衡量的。因為這點稅收所得的經濟利益,把它全部拿去用來清除環境污染都是杯水車薪。所以,有一個概念就做綠色GDP ,就是把凡是有害的經濟增長從正常的GDP 裡面刨掉,那麼按照健康的GDP 的標準來看,中國現在的經濟增長可能是負的而不是正的。換句話講,它的經濟成長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有害增長。

以 前國家環保總局有過估計,說中國每年按照綠色GDP的標準,中國的經濟增長中大概有8%是有害的經濟增長。換句話講,中國如果現在經濟增長這兩年平均是百 分之九、百分之十,那麼如果把有害的經濟增長去掉,那大概也就是有百分之一到二的增長算是比較無害一點。那麼從這個角度去看的話,那問題就比較嚴重。因為 那個有害的經濟增長不是三年五載把後果清除掉。

所謂有害的增長包括比方講,增長是以污染為代價的,增長是以消耗資源為代價的,或者增長是以破壞其它生態環境為代價的等等。我們從一些個案,從各個省關於污染情況的報告,可以看到大體情況確實如此。

也 就是說一任官員任內的經濟增長促成官員陞遷,但是他留下的禍害在他所轄區的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上百萬人口的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脅,而且不是三年五載的 威脅,而是三十年、五十年的威脅。有很多老百姓的孫子輩將來還都要受到這些污染的禍害,可能成為癌症高發區,成為各種疾病的高發區,人會短壽,人會因為各 種污染而中毒。這種後果不是普通GDP能夠衡量的。尤其是在這個專制制度下,沒有任何制衡機制來遏制政府盲目推動經濟增長,不惜代價的與損害社會環境來維 持政府的經濟增長目標。在這種制度下,那麼這種有害的增長就更加是令人擔心了。」

中國自然和生態環境由於中共權貴們的貪慾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今天即便有識之士致力去恢復又有多大的可能哪?程曉農先生和謝田博士分析認為

(錄 音-程曉農):「有限,因為已經造成的污染,這個工廠並沒有關門。比方講中國現在各地有這樣一個發展趨勢,就是全國各地大量興辦化工企業。從有機化工到無 機化工,然後再加上有色金屬冶煉廠的大量開設,普遍造成了重金屬污染還有化工污染等等等等。空氣污染、水源污染情況越來越嚴重。但是,由於這些化工企業都 是地方財政的搖錢樹,他們的稅收是地方財政的主要收入來源,所以地方政府是捨不得把這些工廠關閉。同時這些工廠也捨不得花錢,按照企業應盡的社會責任來提 高它的環保水準。因為實際上這些工廠如果說真的按照國際認可的環保標準來控制污染的話,他們就無利可圖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只要這些工廠繼續存在,中國 的污染就會繼續下去。」

(錄音-謝田):「恢復會很困難。因為中國的污染實在是太 重了。你要重新從斷絕污染開始,再逐漸的把已經污染的部分再重新慢慢清理過來,實際上恢復良性的生態循環的話,它可能要幾十年時間。這個如果要真正要做的 話,在現在一黨專政的情況下,如果它這個權力不受制約,不受制衡的話,它為了它自己的烏紗帽,為了自己的政績,它不會花這個錢去做這個東西,他們這些人也 不會在乎老百姓的生存環境,他們自己可以找一個好的地方自己去住的,或者搬到國外去。所以,在中共的制下我想解決這個問題是沒什麼希望的,大概。如果有希 望也不會污染到現在這個樣子,因為中國的環保局也一直存在。如果即使中共垮台以後,換成民主政府來真正治理的話,也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聽眾朋友,今天的新聞透視就到這裡,我是俞珊,感謝您的收聽。


聽眾來信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057/166621-1.asp

 


[ 希望之聲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