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謝田  >  趣文共赏
甘肃兰州“贫富混居”政策引争议

27037

甘肃兰州“贫富混居”政策引争议

2010-08-11

在中国房价持高不下的情况下,如何在帮助低收入者解决住房问题的同时,又避免使这部分人居住社区边缘化,成为中国一些地方政府考虑的问题。在中国西北五省房价最高的城市兰州,市政府最近推出“贫富混居”的新政策。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政策出台后引起的巨大争议,暴露出地方政府建设保障性住房的困境。自由亚洲 电台记者安培邀请中国西北地区的房地产经纪人刘先生和任教于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谢田教授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记者: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在兰州市房屋的平均价格是每平方米5000多元人民币,是西北五省区中位居第一高。首先请问中国国内的刘先生,您是做房地产经纪人的,您看兰州市出台的这个保障性住房实行贫富混居的政策能不能帮助低收入的人解决住房问题呢?

刘先生:这个政策以前也执行过。但是我觉得低收入者人群他的收入可能也就只够穿衣吃饭。如果说是再怎么限价的话,我估计他的收入可能也买不起限价房。我觉得低收入的住房问题,应该是政府拿出一部分地,专门给这些人盖好,以很便宜的租金租给他们,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

记者:这个就是所谓的经济适用房很多地方都有,为什么在这个政策的情况下,还有新的贫富混居的政策呢?

刘先生:经济适用房实行了很多年。但是经济适用房是划一块地给开发商盖,最后开发商建来建去价格都卖成商品房了。反正我们这儿经济适用房和商品房基本上区分不出来。你说是经济适用房但它的价格比商品房便宜不了多少。开发商总是想要赚钱的。

记者:谢教授,您看兰州现在提出的这个贫富混居,穷人富人都住在一个小区里。中国媒体现在报道说有些富人也不愿意跟穷人住在一起,穷人好像也觉得房价低了,但是物业费蛮高的,也交不起,好像是都不愿意。您怎么看这个政策呢?

谢田:我想中国这个穷人富人的想法都是对的。富人肯定是不愿意了,怕降低自己的身份,降低自己的房子的价格;穷人不愿意是因为他不愿意负担物业管理和其它的费用。如果硬性地人为地去划定这个东西肯定会出现问题。但是我们知道任何社会总会有富人有穷人的。按照市场来划分,逐渐地划分、逐渐地形成,让贫富互不干扰、平安相处,这就是最好的。人为地行政地去划分、或者强迫地去花力气这都是行不通的。中国有很多政策方案,但是一旦实行起来总会出问题。有一段时间谈住房改革,当时确实是说要建很多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后来结果这些都没有真正建成,都转成了商品房,价格也和商品房一样,结果穷人还是买不到房。这个问题确实是沉疴已久。真正的问题还不在于这个,我觉得真正的问题在于国家垄断,共产党政府官员垄断的问题。

记者:您说现在中国房价高,低收入住房成问题的根源在于官方垄断房地产市场。刘先生,您看中国现在房价这么高,低收入人群买不起房子这个根源是什么呢?

刘先生:根源就是中国的土地制度问题大。土地实行拍卖,地价越卖越高,房价怎能降下来,降不下来!就算国家划拨地盖经济适用房,但交给开发商在建,开发商建 了它肯定要有利润,中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税收,国家的税又多,中国的税是很重的。再加税收完以后,房价自然而然的又起来。所以解决低收入(购房),只有国 家拿出一部分资金来,很便宜的价格,像香港那样,这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记者:中国也有专家提出这个观点。但是这个观点也有一种说法是,中国70%以上的家庭都是中、低收入的家庭,不像有的国家,中产阶级占大头,低收入占一小部分。那么中国低收入人口非常庞大,地方政府也没有这么多的资金来为所有人提供房子,这个问题怎么办呢?谢田教授您看?

谢田:这个就是巨大的问题。中国首先实际上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其他国家、正常的国家,低收入者非常少,中产阶级最多。很少的低收入人员政府可以给他提供房租来租房。回到刚才刘先生也提到的,实际上中国问题是没有土地真正的私有制的问题;再加上政府和开发商勾结在一起用垄断暴力。前不久我们看到有六千万套住房已经购买了,但是现在是空着的。这些已经足够两亿人来居住。为什么中国房子卖不掉又降不下价来?卖地的政府和银行全部是勾结起来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利 益,把这些东西炒上去以后,现在它即使下不来,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这些房子离老百姓越来越远。 解决的真正的办法必须打破特权阶层:开发商、政府、银行、房地产从资金和土地到决策上所有的垄断真正的私有化,但这会很困难。非常非常的困难。

记者:刘先生您看,您刚才说应该由政府建房,然后租给低收入的人,中国低收入人很多很多,地方政府它说没有钱怎么办呢?

刘先生:资金这一块我觉得政府是应该想办法吧。首先人民群众来说住这是很关键的问题,你不解决好会影响到社会的不稳定。首先是从最低收入的这些人先解决,然后再一步步解决。

记者:最低的是指生活困难型的是吧?就是生活困难这一部分?

刘先生:对,生活困难型的。这部分人的(住房)解决了。一般要是有收入的家庭,像新疆这块儿房价不是特别的高,你也还是可以买得起房子就是靠银行贷款之类的可以买得起房。但内地像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估计一般的打工族、上班族,他们其实买房已经很困难了。

记者:谢教授刚才您说中国没有土地私有化制度,低收入阶层买房的问题很难解决。

谢田:这个问题积累的太久,现在要从头解决的话,看重这么多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的话,基本上共产党做不到。

记者:谢谢二位参加我们今天的讨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与在中国从事房地产经纪工作的刘先生和任教于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的谢田教授进行的讨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pinfu-08112010094532.html?searchterm=None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