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謝田  >  趣文共赏
学生应否教师节给老师送礼?

27039

讨论:学生是否应在教师节给老师送礼?

2010-09-01

九月十号是中国的教师节,很多学生和家长每年都会被给老师送礼的问题所困扰。《中国青年报》近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百分之六十三的家长认为,政府应该规定,教师不能收取礼物。就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孙延军和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就教师节是否应该送礼等问题进行讨论

记者:九月十号是中国的教师节。中国青年教育信息中心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有63%的家长希望中国的教育部门做出一个死的规定就是教师不要收礼。现 在中国学生和学生家长给教师送礼非常普遍。他们也调查问为什么送礼,有65%家长说,送礼是希望老师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孩子;有57%的家长说,如果不送礼 担心孩子受委屈;有17% 的家长说,对老师的工作表示肯定;还有9%左右的家长说,不送礼不足以表达谢意。我想问一下孙延军教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中国尊师重道有几千年的传统, 中国人尤其到教师节的时候该不该送礼?

孙延军:我觉得按照刚才调查的那种说法,送礼是绝对不应该的。比如说,春秋时期孔夫子接受学生的时候,他也收一点微薄的礼物,就是束脩之礼,十条干肉,这个礼物是非常微薄的。但是,现在看看刚才那个调查结果表明,有些家长已经觉得承受不了,希望教育部 出面对教师收多少礼做出一种明确的规定,这说明教育部门的腐败已经相当严重了。

记者:是不是给家长的心理负担也很大?

孙延军:对,家长就会想,送多了觉得有负担,送少了又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亏待。所以说,他们心理负担就非常大,造成了一种非常不必要的麻烦。

记者: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说,谢教授您在美国教书已经很长时间了,在美国您收过礼吗?学生有没有向老师送礼这么一个习惯呢?

谢田:有,偶尔会有,不是非常多,我也收过。但是那个礼物,比方说这个学期结束后学生送一小盒巧克力,或者是很小的礼物。在美国的话一般这个时常是在公立学校的,制度是非常严格非常明确的,就是说一般来讲是不可以收礼的。因为你处在一种利用你的权力或者你的职位权利,你可能会对这个学生的未来有所影响,那收礼会影响你的判断力或使用你的权利。

记者:在美国的政府部门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说收别人的礼不能超过几美元。

谢田:基本上这个社会普遍认为受贿是不可以的。不光是送礼,在任何有利益冲突的地方,任何有可能个人从中受益的地方,这都属于利益冲突的问题。

记者:那您觉得在中国的情况,家长给老师送礼是不是有些和美国不太一样的内涵在里头。

谢田:我不认为是这样,因为刚才孙教授讲的束脩的事情,我可能理解不太一样,我记得这个束脩好像不是送礼,它实际上是交学费。但是孔子有另外一句话,叫“有教无类”,就是说学生没有钱交学费他也会接受。中国的情况是,家长已经明确地感觉到了,就是希望送礼能够使得老师对学生会比较好一点,那就是说明,实际上里面有威胁的成分存在,觉得不送礼的话,一定是很明确地知道老师可能对学生不好。

记者:我们回头问孙教授,您觉得谢教授说的这种“威胁”的情况在中国确实存在吗?

孙延军:应该说确实存在。现在中国整个社会处在腐败当中,教师队伍的腐败也是不容乐观的,确实是有威胁。也就是大家都送,你不送怎么办?造成了这样一种社会性的心理恐惧。

记者:可能不好的教师还是很少,但是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记得前几年有过统计说,中国的中小学教师是中国整个社会收入最高的阶层,当然这跟政府的教育产业化整个措施有关系,但是确实也可能造成了一些其他负面影响。

孙延军:对,中小学为了创收,设了很多巧立名目的事情,比如说,在规定的时间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他不认真授课,但是他提出要给学生补课,那么学生要接受他的补课就要交补课费。凡是交了补课费的学生,他就认真教,那么考试的时候这些学生的成绩也就相对的好一些。

谢田:我有一个例子,现在中国很多的艺术院校,比如音乐学院、美术学院,老师在招生的时候,因为老师有很大的自主权,最大的权力就是我想要那个学生就要那个学生。现在据我所知,腐败已经非常普遍。去中央音乐学院报考的时候,干脆把一辆汽车开到老师家门外,把钥匙留下就走了。就是说,这种送礼已经送到这个程度了,这不是偶然现象。

记者:对,这恐怕也不光是教育界的问题。

谢田:但是教师一般认为你本来就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应该是传统和道德的传承的主要负担人。也就是说如果你在道德上这样做的话,你已经没有办法去把这个社会或者学生们的道德教的更好。

记者:在中国,教师本来是为人师表,是不是也确实有很多不太令人满意的地方?

孙延军:对,教师,尤其是89年之后,整个社会风气变坏,那么教育界的风气也逐渐开始变坏了。后来再加上教育产业化,把教育当成了一种赚钱的工具。整个教育体制无论是从管理上还是教师本人,还是从学生的学习态度上,它已经不是说要担负教育的社会职能,或是担负教育的科学研究职能,担负教育的传道授业的职能, 完全是变成一种瓜分社会利益的一种工具。

记者:那我们回到教师节送礼的问题。孙教授您觉得是不是应该像美国这样规定一个最低限度,因为中国的传统里面有尊师重道,给教师送礼其实也不过分,但是,可能送多了互相攀比就成了社会压力了,您觉得怎么样的处理比较好些?

孙延军:做一个规定这是可以的,但是这还是治标不是治本的办法。

记者:非常感谢两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孙延军和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讨论中国学生和家长为什么会为在教师节送礼而苦恼。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ao-09012010092951.html?searchterm=None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ao-09012010092951.html?searchterm=None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1/10 11:17:07 PM
教师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应该是传统和道德传承的负担人。如果你在道德上这样做,你已经没办法去把学生的道德教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