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留学移民
謝田  >  三言两语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27238

《新纪元周刊》第189期 【商管智慧】栏目(2010/09/09刊)
 
【新纪元】谢田: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作者﹕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管理学上一直在研究,为什么人们有时会久久耗在一起,有时则呆不下去;人们或相见恨晚、热热络络、甘之如饴;或形同陌路、冤家对头、痛苦不堪。这在管理中很有意义,因为涉及人际关系,也涉及企业的凝聚力和运作。它也有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价值,因为涉及族群、团体和家庭成员的相处,关系到家庭和社会的稳定。与此相关,是为什么即使有良好的愿望,人们的团体行为,还是会产生不良的后果。

中国的海外精英,大部分不愿海归。虽然中国政府推出许多优惠政策,许以慷慨的津贴,大肆宣传,并大打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牌,但在国际化的今天,缺乏自由的中国大陆,仍然对学有所成的海外华人缺乏吸引力。

阻挡海归的原因种种

布鲁金斯学会曾举办过一个研讨会,讨论改革开放以来出国留学后回国的学生,在目前中国政治和经济领域起到什么作用。三十年来,一百六十万出国留学的中国人中,四成留学美国,其他大多去了欧洲和日本。回到中国成为“海龟”的,有五十万人,其中大多在高科技领域。

有个朋友在美国一家著名研究机构工作,家居百万豪宅。有天他动了回国的念头,与上海某大学取得了联系。研究项目、工资待遇、生活条件都谈得差不离了,中方最后跟他说,你就先回来吧,把家安顿好了,我们再谈具体的。听到这话,老兄猛然醒悟,立刻就断了归国的念头,准备好好的继续为美国人民服务。仁兄话不多,头脑清醒理智,还好没有上当。

中国当年推出吸引海外学人回国政策时,据说是一个在美国的学者建议的。那家伙只想曲线救国,劝别人回去,自己倒是没打算回。但向中方提出建议后,那头将了他一军,说这计划这么高尚,你咋不带头回呢?没办法,他就只好回去了。

跟在大学里从事科研的朋友聊天儿,才知道早年回去的那些人,早就不做研究了,都成了官僚,也不会做学问了。遇到记者采访,就在实验室做做样子,如此而已。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回去呢?不是有千人计划吗,资金挺多。他们说国内没有真正的学术气氛,人际关系复杂,不如在美国心情愉快,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受干扰长期潜心研究。我说也回去当个官嘛,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做学问,整天申请Grant(基金)。他们说现在不行了,位子被当官意识强的占满了,现在回去既没位子,还受官员的恶气,谁愿意呢?

许多分析家看到,中国花钱买来的一流设备等“硬件”,还不足以吸引和留住一流的海外人才,是“软件”设施,如社会环境、学术自由、学术独立,以及配套的社会服务如医疗、教育,才是阻挡人们归去的真实原因。

北戴河度假和戴维营度假

中共已形成惯例,每年在北戴河招待杰出海归度假,好像把皇家禁苑放开一部分,赏赐劳苦功高的部下。受邀的海归也受宠若惊,觉得地位高了许多。在西方,杰出科 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地位也挺高,但没有在中国那么高。美国总统也不会把几百人带到戴维营度假,以示对科学的尊重。但没人否认美国是科技大国,因为科技的发展是制度的结果,是科技投入和智慧产权保护的结果。


 

留美中国科学家的海归与不归,有社会和心理的原因。图为去年十月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的约翰‧候德仁于中美科技协定签署三十年之际在美国国家科学院演讲。(AFP)

北京对海归是又爱又怕,重用和防范并举。爱者,海归能提升中国的科技水平,怕者,海归的自由民主理念,以及内心深处对共党政权的蔑视,会或多或少的带进和平演变的思想。这些理念会在课堂上、讲座中、实验室里慢慢的渗透,逐渐侵蚀乃至最后摧毁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如果看到当局把海归聚拢在科学、工程、技术领域,少数进入政坛的也是理工科的头脑,就知道当权者的心态和恐惧。

使西方先进而强大的,科技只是一小部分;其组织管理、社会心理、传媒教育、创新体制,才是真正的优势。可惜,中共当权者似乎永远也意识不到这一点,也不相信这一点,还在奉行“西学为用”、“师夷之技”。岂不知,“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是永远行不通的。“夷之长技”之所长,不在技中,而在技外。只有当中国的当权者具有民意基础,没有合法性危机,不必像中共那样天天担心“和平演变” 时,中国向西方的学习,才能真正向前迈进。

海归不归的深层原因

学人不愿回国,与花七万美元偷渡的福建移民,有类似的缘分和宿命;两者还有共同的原因,就是要远离中国社会。海归的归与不归,是选择在美国还是中国与别人扎堆,背后有更深刻的缘由,那就是人为什么愿意或不愿意耗在一起?

组织行为学的研究发现,人们在互相交往、对话、共处之际,会逐渐的互相喜欢,从而能继续相处;当然也有逐渐交恶,慢慢远离的现象。后者似乎是冤家路窄的新解。东方智慧对此有更简单而直接的诠释,那就是“缘”或“缘分”。人们都在结缘,因缘而生,因缘而聚,随缘而行,缘尽而散。

哈佛教授克里斯‧阿吉里斯(Chris Argyris)研究组织行为,是“学习型组织”的奠基者。阿吉里斯的理论探索为什么有良好愿望的组织会做出错误决定,会产生低劣、甚至灾难性的后果?为什么组织中挺好的人会做坏事?以及为什么人们必须在发生灾难性的后果、造成伤害之后,才能从中得到教训。更关键的是,为什么在灾难发生前,许多人已经明显意识到不好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但没做任何事来阻止灾难的发生?

阿吉里斯的研究认为,世人普遍有实施“适得其反的行为”之倾向,也就是说,会做一些与他们的希望和愿望相反的行为,从而产生相反的结果。

这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但它确实是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呢?阿吉里斯发现是因为人的价值观念促成的,这一价值观念体系要求我们注重努力争取、取胜、具有控制能力并保持控制力、以及避免个人丢脸和尴尬。当人们不得不走出舒适的圈子时,也就是国人说的人们发现自己的名声、利益可能被侵犯时,人们就会为维护自己而从事“适得其反的行为”。因为人要避免让自己看来会失败,会丢脸,会陷入尴尬,会失去权势。

更糟糕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人还会不讲真话、避免诚实,也不愿去了解真相。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人们会掩盖自己的错误,使情况更加糟糕;即使错上加错、陷入更深的陷阱,人们也在所不惜。佛法的法理对此有更透彻的解析,认为是人们有执著心、争斗心、嫉妒心、和显示心的人心。

在偏离佛法的中土,这些人心种种,会使扎堆、融入越发艰难,这恐怕是海归不归的更深层原因。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9期 【商管智慧】栏目(2010/09/09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1/8455.htm

美东时间: 2010-09-18 20:47:26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9/18/n3029081.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02/10 04:10:55 PM
如果我是美国政府,就会把中国贪官存入美国的巨款拿来做为中国留学生和人才的研发创业资金,再以他们获得的成就考虑是否发放绿卡。对于中国贪官,绿卡是坚决不发放的!
游客
   09/29/10 07:21:06 PM
阿吉里斯
游客
   09/25/10 12:01:44 AM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uoshi-09232010085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