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28261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文 ◎ 謝田

維基解密(Wiki Leaks)披露的美國政府的外交電文,引發人們對國際關係和國際交往全新的思考。縱橫捭闔、合縱連橫之際,各國外交官難道都是這樣心口不一、人前人後不 一嗎?如果他們都是這樣,究竟會有多少涉及原則、公理、和普世價值的事務,被這些外交官當成交易的籌碼?當交易涉及獨裁和專制國家時,被犧牲和妥協的東西 就會有更大的社會價值。維基解密最近披露的關於委內瑞拉和中國的祕密,值得人們深入思考。這兩個在意識型態上走得很近的國家,一個是政府介入商業經營,一 個是政治操作宛如商業運作,兩個現象看起來,對兩個國家的人民都沒什麼好處。

卡拉卡斯的玉米捲餅

委內瑞拉(Venezuela)據說國名源於意大利文,是「小威尼斯」的意思。但威尼斯商人的傳統,似乎並沒有跟隨西班牙人來到南美北部的這個國家。據維基解密透露,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社會主義的麵餅帶入了委內瑞拉革命的味道。

美國大使館最近研究了委內瑞拉人吃玉米捲餅(tortillas)的情況,因為這反映了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努力建設「社會主義經濟」的努力。當外交官看來確實是蠻有意思的,研究一個國家和社會,從哪個角度都可能都會有新的發現。

美國外交官注意到,去年底卡拉卡斯開了一家叫「Arepera Socialista」的餐廳,它其實更像一個社會主義的食堂,是由委內瑞拉政府的商業部運作的。那裡玉米捲餅的價錢比較低,只有市價的四分之一。低價的原因,是因為原材料都是從委內瑞拉的國營企業那裡來的。這種叫做「arepa」的食物由粗玉米麵做捲餅,裡面的夾餡有碎肉、牛油果和蔬菜。委國的商業部長 說,社會主義的玉米捲餅和資本主義的玉米捲餅有個區別,就是顧客們可以在吃了捲餅之後才付錢。西方人士認為,這是委內瑞拉政府在選舉前的促選策略。

2000年查維斯當選委內瑞拉總統。有趣的是,政府路線左轉,委內瑞拉國民議會通過決議,把國徽上駿馬飛奔的方向也由向右改為向左。但糟糕的是,2006 年查維斯連任後,民選官員的任期限制也被取消。從1998年開始,查韋斯已經把國家的油田和大部分農田國有化,現在政府又進入餐飲業。跟中國一樣,委內瑞拉現在也面臨高企的通貨膨脹;水電的供應,也不得不採用配給的制度。

這個南美小國的社會主義試驗能持續多久,社會主義大食堂會開辦多久,相信來自中國的人們和關心中國的民眾都會饒有興趣的加以觀察。對大陸中國人來說,恐怕 要四、五十歲以上的人,才會對「人民公社大食堂」的黑色幽默有淒慘的記憶;八零後和九零後的人,會「翻牆」的才會能夠有所理解。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被美國外交官認為像董事會。若果真如此,對中國民眾是好事還是壞事?圖為紐約證交所(NYSE)董事會的會議室。(Getty Images)

中南海的董事局

幾個月前撰文談「企業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謬誤,說到歐美的企業都是軍事化的嚴格管理。許多大陸人士不同意這個觀點,許多新來美國的大陸人士也表示不能理解。這是因為人們把民主這一政治制度的適用範圍與私有產權的排它性混淆起來了。民主是社會和政治上的概念,在企業內部,則是上下權力和責任關係明確、上司 說一不二的地方。難怪有些中國新移民到美國公司開始工作後,覺得美國跟中國一樣,「好像沒有民主」。

股東大會是公正的,按公平原則投票;但投票選董事會的「民主權力」與政治選舉不一樣,不是一人一票,而是一股一票。董事會選出後,其「內部鬥爭」也很激烈,可稱得上「你死我活」。人們熟悉的故事有李‧亞科卡,他被福特最大股東給羞辱性的罷免;還有蘋果電腦的喬布斯,居然被他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之董事會給 踢出來了。當董事會任命了總裁、總經理、總執行長之後,公司的運作就不再是效率低下的「民主管理」,而是效率極高的經理負責制了。也因此,當人們聽美國外交官說,中南海內部也有一個「董事局」在運作,好奇和關注中國事務的人們,會立即聳起他們的眉毛。

中南海董事會的運作

美國外交電文描述的中國權力核心--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決策模式中,個人利益是左右決策的關鍵。中共高層在瓜分中國經濟的蛋糕,其保守的體系由特權利益驅動決策的制定。熟悉高層運作的人告訴美國人,決策層的內部運作與董事會相像,9位常務委員決定重大決策,每位都握有否決權,採取共識的辦法,但總書記有最大 的投票權。

這個被消息人士挖苦為「真正的民主」的模式,似乎是防止權力過度集中在一人手裡。但外界立即發現,責任怎麼辦呢?如果出了什麼事,責任似乎也不能追究到一 個人頭上。換句話說,最後還是沒人能出來負責,也只能是中共必須作為群體負責。在六四和鎮壓法輪功問題上,這個貌似高明的機制現在已經把中共高層全都綁到 一條賊船之上了。

中南海董事會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不能代表最大的股東-全中國的百姓。那麼,他們內部以後怎麼鬥,團派也好,太子黨也好,無論怎麼鬥得頭破血流,其實跟中國的百姓都沒什麼關係。人們只需要離它遠遠的、擺脫它、脫離它就好了。

「黨內民主」如果可行,為什麼不擴大到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或全黨?全中國都實行民主,豈不更好?如果不算真的民主,中南海的董事會會議最多只能算是黑社 會大佬的私下聚會。就像電影《教父》裡那樣,紐約黑手黨大佬全體就座,但各自心懷鬼胎,互相防範,保不準哪個傢伙什麼時候會突然拔出槍來。

如此看來,中共董事雖精於權術,但疏於生命之道,堪稱可憐。維基解密說,其董事長(總書記)健康不佳,吃飯都要背著別人。坐擁301醫院世界最先進的儀器,連一己的健康也不能保證,在簡單的疾苦前一籌莫展。為什麼不能開放眼界,看看牆外上千萬修煉人?他們無需為健康擔心,他們沒有疾病的痛苦,而有返本歸真的福分。「下下人有上上智」,或許是中南海董事欠缺的一課。◇

 

 

 

 

 



http://mag.epochtimes.com/b5/205/8859.htm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02/11 04:26:24 PM
中共董事雖精於權術,但疏於生命之道,堪稱可憐。維基解密說,其董事長(總書記)健康不佳,吃飯都要背著別人。坐擁301醫院世界最先進的儀器,連一己的健康也不能保證,在簡單的疾苦前一籌莫展。為什麼不能開放眼界,看看牆外上千萬修煉人?他們無需為健康擔心,他們沒有疾病的痛苦,而有返本歸真的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