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評論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28568

陝西清澗高傑村的案例,是一個很好的管理分析對象。
圖為中國北方農村某村莊一景。(AFP/Getty Images)
 
謝田: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作者﹕謝田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
 
 

寒假期間漢恩茲教授發電郵說,我們的一篇論文被一個管理案例研究的會議接受了,需要去南卡墨托海灘(Myrtle Beach)市的年會宣讀。他因故不能赴會,作為共同作者我就不得不去了。墨托海灘在大西洋沿岸,是著名的旅遊聖地,小城人口3萬,卻有120個高爾夫球場,被稱作「世界高球之都」。早想去那裡遊覽,春暖花開時出公差逛逛也不錯。

案例研究是國人的發明

案例研究(Case Study)方法說起來,還是國人的發明。在社會和管理學科中,案例研究不採用嚴格控制的變量、不走實證主義的路,而深入發掘研究單一事件或客體,從縱向予以分析。早在1880年,當時的哈佛法學院院長朗戴爾(Christopher Langdell)就把這個中國古代哲學家常用的方法發揚光大,現在它為各國大學的商、法、醫學院廣泛使用。

案例研究的方法可用於構建理論體系,創立新理論,挑戰現有理論,及解釋或描述現象。案例分析以活生生的實例為對象,用公眾可接觸到的訊息和報告,其結果也貼近生活實際,對深入理解複雜社會現象尤其有益。哈佛商學院的案例方法最為著名,許多工商管理碩士(MBA)的項目都採用它。哈佛出版社也因此賺了大錢,因為他們的案例很精采,貼近管理實踐,具挑戰性,也對學生的技能和領導能力要求很高。當年讀MBA時,管理課的案例分析是大家都有興趣的,因為人人都爭當要角,都使出全身解數,激辯不 已,想出人頭地、出奇制勝。

陝西清澗高傑村案

陝西清澗高傑村的村民選舉,是個有趣的案例。這一報導被很多報刊轉載,引起很大轟動。2009年1月,19歲的白姓大二女生當選村主任。在此之前村裡選了4次,都選不出「合適的村主任」。這個女學生以近98%的得票率當選。她是怎樣得到這樣高的得票率,成為一村之長的呢?

高傑村距清澗縣城40公里,在黃河和無定河之間,全村312戶1,227人,耕地4,160畝,棗林占80%。明清三百年間,這裡出過260多位舉人。紅棗和勞務輸出是主要的經濟來源。村民吃水要走遠路去背,整個冬天不能洗澡。2003年,人均收入是700元人民幣,最近四年秋季多雨紅棗受災,人均農業收入 不足100元。連續5年,每戶年均收入1,000元,不夠吃鹽、用電、買衛生紙。

白姑娘本來是一個喜歡搞怪的大頭照、愛喝可樂、天天喊減肥、想方設法逃課的中文系專科班大二學生。選舉兩個月前,她在學校上課,父親來電話說老家選村主任四次票數未過半,因為她的戶口還在村裡,建議她回去競選。1月8日,沒到場的白姑娘以94.5%的得票率成為候選人。14日正式選舉時,村民「自發地放鞭炮、敲鑼打鼓在村頭歡迎她」。

白姑娘的競選方法之一,是先演奏一段古箏;她的競選綱領,是在幾年內做十件事,包括打深水井,建環山公路,發展紅棗加工、養殖業,建綜合服務大樓、辦農民科技培訓學校等。最誘人的,是「每戶發放1,000斤煤」,讓鄉親度過2008年的寒冬。

461位高傑村選民參加投票,是該村歷年來參加選舉人數最多的一次。白姑娘以450張選票高票當選。她的競爭對手、另一候選人僅得了兩票,被村民笑為自己投自己一票、老婆加了一票。

新官上任三把火

白姑娘上任後的第一把火,是開村運動會。全村1,000多人大年初三參加了剝玉米棒、串紅棗串、豬八戒背媳婦搶南瓜、剪紙等項目,還吸引了許多外鄉人。學校操場來了五千多人,小賣部賣水賣了一萬元。

剛當選不久,這個還沒結婚、也對生娃娃一竅不通的女孩,就要與村委會開計劃生育的會議。村主任接手一個月,財務帳目仍然沒有交接,查帳則發現一個「無底 洞」。有人開始「好心地提醒」,「以前的別管了」。她堅持往下查,結果如何,沒有報導。有人稱她是「中國女奧巴馬」,她不喜歡。白姑娘有一名助理,一個大 學即將畢業的女孩日夜陪伴她,照顧她的生活,為她提包、解悶,並且「禁止村民採訪時說壞話」。

高傑村案例分析

以90後的思想給中國農村注入新鮮血液,對促進農村發展是好的趨向。問題的關鍵,是年輕人是否具備獨立的、公正的社會理念,並能以公平的手段處理決策過程中的問題。

媒體問競選時每戶1,000斤煤的承諾是不是賄選,她說煤是父親到榆林18家煤礦爭取來的捐助。投票前的承諾的確有賄選的嫌疑,如果捐助是無償的問題也不大,但村民們需要知道是否真有「免費的午餐」,以及是否有幕後、遠期的交易。尤其是,當村長是不是父親給她規劃的人生呢?村民是否投的是家族的票,而家族式輸血能走多遠?

白姑娘背後家族勢力的影響,村民們非常明確。一個村民說,村主任選不出來,是因為村裡的能人都當過官了,剩下的是沒能耐的,但能人當村主任時的所作所為寒了人們的心。如此看來,白姑娘當選是因為她年輕、大學生、還「沒有自私的概念」。但現在沒有自私的概念不等於以後也沒有,白姑娘沒有也不等於支撐她的家族其他人沒有。高傑村選舉仍然沒能從制度上保證官員的行為會中規中矩,人們可能只是在群狼中選擇了一頭看來像羊的候選人。

白的家族中,爺爺曾是縣農業局的領導,大伯轉業後在公安局工作,二伯是大公司董事長。父親自稱是記者,但在榆林、西安、北京都有房子, 出行的獵豹汽車車頂上經常裝有警燈。為了支持女兒的工作,父親的汽車和助理長期駐守村裡。高傑村村民沒有因此而警覺,沒有對濫用公權力的憂慮和提防,誠屬不幸。

白姑娘當選的這次選舉仍然不全成功,因為副主任和村委委員的選舉,還是因無人得票過半而失敗。村委會只有白姑娘一個「光桿司令」。一 輪選不出,應該來第二輪,最後不需要半數也應該能夠當選,因為必須有人填補位置。「選不出來」的唯一解釋,就是選出的人不被認可。但只要選出來就應該是村民認可的了,不認可的難道是上級的黨政機構?如果這樣,這就不是真正的選舉,而是走過場了。

村民選主任,主任卻要抓計劃生育,這就很有問題。計劃生育顯然不是村民要求的,那它也不該是主任的職責,為什麼主任要去做呢?顯然,這是中央政府強加的,但中央的政策應該由中央來執行。權力與責任不 清,說明高傑村的選舉不是真正的選舉。主任姑娘不僅不懂「生娃娃」的事,競選前,她甚至不知道村主任是幹什麼的,連麥子和韭菜也區分不出。雖然這樣,但她已經知道讓助理「禁止村民採訪時說壞話」。看來,學生初入官場,污染已然形成。

高傑村的選舉,如果沒有實效、沒有真實權力的過度,那不選也罷。所謂「民主選舉」如果是假民主,還不如沒民主好;因為它會毀壞民主的聲譽,破壞中國民主之路,造成人們對真選舉的嘲笑,和對真民主的蔑視。◇

 

 

 

 

 

 

 

 

 

 

本文轉自207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09/8946.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美東時間: 2011-01-17 09:36:50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1/17/n314548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3/11 04:25:08 PM
She needs to quit CCP and go back to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