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謝田  >  三言两语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29358

机器战胜人类的时刻到来时,人们应该是喜还是忧呢?
图为制造了超级计算机“华生”的IBM公司在德国汉诺威商展的商标。
 
今年二月中的这个星期,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在世人不知不觉之中,悄然的来临,又悄悄的过去。今日的世界变化的太快,每天的时间也过的特别快,以至于人们在眼花缭乱的政权更迭、世界经济上下起伏,和一种山雨欲来而浑然不觉的昏噩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电脑和机器的王国再度挑战人脑,已把人类逼进一个更深、更危险的角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的超级计算机“华生”(Watson),在三天的比赛中,令人信服的战胜了电视节目《Jeopardy!》历史上最优秀的金牌得主,一举夺魁。

益智节目《Jeopardy!》

益智问答节目《Jeopardy!》是美国电视的老品牌,平均每天有900万人观看。记得刚来美国时,就很喜欢这个既能学英文,又能学美国社会的知识、百科全书类的节目。只是呢,当时看不大懂,反应也不够快,往往是在参赛者给出答案后,才明白问题的意思是什么。

虽然“Jeopardy”的本意是危险或艰难、窘迫的境地,但参与节目则没什么危险,而是趣味性和竞争性都很强。美国虽然没有很长的历史,但美国人其实比中国人更注重他们不那么悠久的历史上的传统和古老的品牌。《Jeopardy!》1984年做为辛迪加(syndicate,一种节目分销系统,亦即将节目的播出权分别卖给不同的电视台,以“一稿多投”的办法来扩大节目影响,增加节目价值)问世,一直长盛不衰。美国政界、演艺界的名人及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参加过比赛。专门为这个节目搞制作的,就有6位研究者和10名撰稿人。主持人阿列克斯‧崔百克(Alex Trebek)今年70岁,是乌克兰裔加拿大人,后来入籍美国。崔百克主持节目不说废话,兢兢业业,乐此不疲。他曾开玩笑说,入籍美国两个星期,就收到了 当公民陪审团的传票。二十多年来,他总是头脑清晰,精力充沛、神采奕奕,令人称奇。

机器和人脑的对峙

“华生”(Watson)是IBM最新的超级计算机,公司历时两年为比赛专门研发。它可以识别人类语言的逻辑,即使没有联网,它也能迅速搜索机体内部储存的大量资料,包括上亿册的图书。

与 “华生”对阵的两个人类选手,都是最优秀的。一个是来自宾州的鲁特(Brad Rutter),他曾创下这个节目中个人奖金320万美元的最高纪录;另一位詹宁斯(Ken Jennings)则赢了250万,并创下连胜74场的最佳纪录。两个人无论从知识还是能力、经验来说,都代表了人类在这类节目上的最高水平。

第一天的比赛中,机器先声夺人,但人类选手拚命赶上,最后双方打成平手。当天计算机犯的小错误,也让人们忍俊不禁。人机大战的第二天,战况急转直下,电脑抢答速度极快,预测准确,以压倒性优势大获全胜。第二天的比赛结束后,观赛的人们都明显的意识到,电脑在这个游戏中战胜人脑,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了。 果然,在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的比赛中,“华生”势如破竹,在30个题目中抢到了优先回答24题的权力,几乎全部准确的回答了涉及历史、文学、科学等领域的问题,最后击败两名人类超级冠军,赢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新电脑霸主是善还是恶?

IBM的这一挑战,虽然搭进许多金钱,华生赚来的百万美元也全数捐给两个非营利组织,但公司获得的品牌和宣传上的回报,竞争优势极大,巨大收益难以估量。

但更关键、也更令人担忧的,是华生的胜利表明,人类在人工智能的机器可以理解、回应人类自然语言等技术难题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但这一步迈出后,是祸是福,人们可能还没来得及仔细的考虑。虽然IBM说,希望把华生的技术运用到医疗和消费者购物上,熟悉历史的人会立即意识到,人类所有的技术,其最优先运用 的地方,根本不是慈悲和善意的,而往往是杀戮、军事和破坏性的。

此前IBM计算机“深蓝”(Deep Blue)曾对阵世界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在对决的第六局、亦即最后一局,卡斯帕洛夫走了19步后,就拱手认输,负于“深蓝”。当时,“深蓝”所“想”出的每一步,还是由IBM的科学家来挪动棋子完成的。虽然是人机对弈,桌子两边坐着的,还是两个人形。但这次,机器已经可以直接讲话,直接回答问题,甚至说得有模有样、有遣词造句的变幻,这简直就是令人不寒而栗。

美国军方曾开发出一种战斗机器人,它非常有效率,威力无比,轻易携带机关枪,怎么打都不累,不需要吃饭睡觉,也不会闹情绪,可以一天24小时杀敌。想想看就知道,它可以更精确的瞄准敌人,也不怕挨子弹,杀人的效率肯定特别大。但军方后来发现,它有致命的弱点,就是万一程序出错,这机器人掉转枪口,开始杀起自己人来,也是威力极大,并更加恐怖。所以,这种机器人在被发明、制造出来之后,还束之高阁、不得使用。

大陆研究者曾撰写论文,题目是〈宋词自动生成的算法及机器实现〉,用计算机程序来让电脑填词,而电脑居然也写出“长忆清弦弄浅笑,只恨人间花少”的句子。在搜索汉语词句时,电脑使用了所谓的遗传算法(Genetic Algorithm)。它模拟达尔文进化论的计算模型,通过模拟进化过程来搜索最优解。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千疮百孔的进化论不仅荒谬,它还有指引人们偏离正信的阴险目的。

机器和人的最大区别,在于道德和理念,在于有无人的本性。有人或许会说,可以把计算机的程序设计成能分辨善恶,让它 “讲道德”,比方不撒谎、不害人。培育了一个人的道德观念后,如果它深植人心,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但机器就是机器,善恶也好,真假也好,道德观念对错与否,只是一个字眼、一个数字、一个指令、或一个触键的问题。换一个人,或一个骇客,只要把计算机的“道德程序”轻松颠倒,计算机就会把善心变成恶意,把谎言当成真理,会把行恶当成行善了。

詹宁斯在知道难以击败华生、胜利无望时,在显示器上写到,“我,代表全体人们,欢迎新的电脑霸主。”但这新的霸主是善还是恶,代表什么势力,地球上有多少人知道呢?◇

 

 

 

 

 

 

 

本文转自21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14/907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3-01 12:26:01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2/n3184657.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07/11 10:02:42 AM
IBM
游客
   03/07/11 10:02:1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