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謝田  >  浮生偶得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29723

即使在经济衰退中,也有赚钱的营生,帮银行收回赛斯纳飞机就是其中之一。
图为一架赛斯纳Citation-7型商务喷气飞机。(Cessna Corp/Newsmakers)
 
谢田: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作者﹕谢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
 
 

美国时代华纳公司旗下,有个特纳播放系统(TBS),著名的CNN电视网,就是TBS旗下的公司。TBS旗下还有个叫 TRU TV的子公司,“TRU TV”取的是谐音,有“真实的电视”之意。TRU TV的口号,是“Not Reality, Actuality”,意思是他们的节目不是现实,但却是真正的实际。这话听起来像绕口令,但确实反映了他们节目的特性,就是真实的用电视节目的镜头,来反映现实。

写实主义的电影类型

近来看了TRU TV一个饶有趣味的电视节目,它既反映了经济衰退时期独特的赚钱营生,也反映了世事无常、人们在财富面前,尤其是财富被剥夺时,流露出的赤裸裸的本来面目,和那颗难以放得下的人心。

节目的名字叫“Operation Repo”,意思是“帮债主(银行)收回抵押汽车的行动”。有些人借贷款买车,而贷款是用汽车来担保的。如果付不起月供,银行就有权把作为抵押的汽车收回。收回的汽车和收回的房子一样,会放在拍卖会上,大都由汽车经销商大批量买走,然后再进入旧车市场。财富就是这样,从一个人的手中流走,转到另一个人手 里。

“Operation Repo” 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采取了一种叫做“Cinema verite” (真实电影)的技术,这是法国人1960年代发起、源于纪录片的写实主义电影类型。而名词的本身,则是从苏联导演维尔托夫(Dziga Vertov)20年代的系列电影翻译过来的。

在“Operation Repo”中,几个人扮演一个汽车收回公司的雇员,而汽车被收走的人们,也是演员演的,但他们按当时的真实场景重演。双方的演技是如此的高超,看电视的人们,甚至会误认为这是真实拍摄的实景。被银行或贷款公司收回的财物除了汽车,还有加长礼车(limousines)、娱乐用车、滑冰场平整冰面的专用车, 甚至豪华游艇和私人飞机。

经济衰退中的新营生

佛州奥兰多就有一个人,名叫肯‧凯吉(Ken Cage),他的小公司的专长,就是帮各家银行收回飞机和游艇等奢侈品。眼下的这场经济衰退,居然让他的生意非常红火,他的故事也上了全美的电视新闻。

人们借钱买车买房,如果贷款还不出,车子和房子就会被银行收回,但习惯于享受那些游艇和喷气机的人,以前可能是巨富,但现在没钱了,因为财富本来就是身外之 物、来去无常的。但一旦觉得这些奢侈品可能会被银行收回,他们当然心有不甘。于是乎,有些人纷纷把游艇和飞机藏起来,跟银行玩捉迷藏。但游艇和飞机不比金银珠宝,藏起来也是蛮费劲的,需要码头或机库。银行呢,自有银行的业务,也没有太多精力去满世界的寻找这些财产。于是,凯吉的工作就应运而生、变得热络起来了。

去年5月,凯吉发现了藏在奥兰多某机库的一架十人座赛斯纳(Cessna)小型喷气机。飞机价值70万美元,应该是属于银行的。凯吉打电话告诉了警察,让跟来的驾驶员把赛斯纳直接飞走,准备以后卖掉后再还钱给银行。等欠债不还的倒霉蛋主人回来,发现飞机飞走了,也只能有苦难言、望洋兴叹。最多的一天,凯吉的公司卖掉12架游艇和飞机。他的最大一笔交易,是架1,400万元的湾流喷气机,原来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

凯吉一般跟银行谈好,把收回的东西自己想法子卖掉,然后留下一小部分,把大头还给银行。

凯吉的工作,一半像福尔摩斯,一半像007邦德。在新泽西的一次行动中,飞机的主人发现了他们,在跑道上穷追不舍,但最后还是没追上滑跑起飞的飞机。凯吉代银行收回这些东西时,几乎是半偷半抢的;但毋庸置疑,财产被剥夺者才是真正的、率先的偷窃者。冤有头债有主,欠债还钱,古今中外都是这个理。

难放下的人心

一般人会认为,那些还不起汽车贷款,然后不得不面临汽车被收回的,是不是都是穷人呢?还不都是这样。在“Operation Repo”中,有蓝领的工人汽车被收回,也有衣冠楚楚、家居豪宅的有钱人。有个公司老板,经营一家加长礼车(Limousine)的生意,迎来送往的都是富裕的客户。他欠钱还不出,被贷款公司的女士设计诱捕,看着礼车被拖走,垂头懊丧不已。另外一个是衣着笔挺的律师,他那辆价值10万美元的奔驰,也眼睁睁 被别人拖走了。看来,不是你有多少钱,而是你花的钱、借的钱是不是比你赚的、拥有的要多,你是不是量入为出,这才是关键的问题。

这些人在心爱的汽车、游艇、飞机被收走时的表现,真是人们最真实面目的展现。在那一刻,什么面子、尊严、矜持,统统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歇斯底里的绝望和最后的挣扎。

所不同的,是有的人明白得快,带着懊悔垂头走开;有的气愤难消,执著的心久久难以放下。更有甚者,在汽车的行李箱里放入腐烂的臭肉来泄愤,徒然在自己已经失去了的金钱信用的基础上,再度降低了自己的人品。

被剥夺的财产的本质是什么呢?它是我们自己吗?是我们生命的本源和根本吗?显然不是。其实,它们只是被我们拥之不能放下、念念于怀的身外之物。那些人极度的 失望、绝望的心情,懊丧和无可奈何的表现,是让人不由得产生同情。但如果人们能从欠债不还行为的受害者的角度看,比如退休老人毕生积蓄被坏信用的人挥霍一 空,就不难判定谁是谁非、谁对谁错了。

费城有个西人朋友叫菲尔,他曾经告诉我,走入佛法修炼前,他曾梦见一个银河系外的世界,那里的生灵因 面临覆亡的命运,转生来到地球,想学些东西带回他们的世界。这些生命甚至在地球上创立了一个社会,其社会的基本原则就是“欠债必还”。看来,欠债要还的古 训和道理,不仅古今中外的人间如此,也许天上也是这样的呢。◇

 

 

 

 

 

 

本文转自21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15/9106.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3-08 09:32:00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9/n3191585.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