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30650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定价权成为热门话题,但两者都是不着边际、
也摸不着头脑的玩意儿。图为北京街头的外商广告。
 

那天与纽约的一位朋友神聊,谈及许多在高德大法中修炼之人,近来纷纷披露惊人真相,给世人在危难之际指出生命之道。我说这么多高人突然出来指点、泄露天机,该不会有什么玄机吧。朋友的回答意味深远:缺啥补啥呢。或许真是这样,如果人缺乏正信,可能就多有加强正信的劝善出台。但真相挑明时,对迷中的世人,却不尽是好事,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余下的机会更少。有幸看到那些文字的是否领悟,是机缘和缘分的问题;把那些文章贴上了脸谱(Facebook)网站, 望有缘人都得睹、得读、得度。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

世上之事有时就是缺啥补啥。中国舆论和经济界最近特别热门的两个话题,一个是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一个是战略商品的定价权;似乎东土格外缺乏和在意这两项权力。但这两项亟需的“补品”,又恰恰是根本不着边际、也摸不着头脑的玩意儿。

冰岛这个月会举行一次公民投票。以前景气好时,许多欧洲人在冰岛政府拥有的“Landsbanki”银行开户。2008年危机来临时,Landsbanki 倒闭,荷兰和英国决定为在冰岛失去储蓄的民众予以补偿,并为此付出50亿美元。现在两国希望把钱要回来,其中部分会从银行清算中得到,但还差20亿。冰岛与英荷协商后,决定由政府填补清算不能覆盖的部分,冰岛国会也通过决议,为此开了绿灯。但问题是,冰岛总统格理森(Olafur Ragnar Grimsson)拒绝签署议案。按法律,冰岛必须公民投票,来决定是否付钱。20亿美元不算多,但整个冰岛呢,只有32万人口。

问题的两难在于,如果冰岛人付钱,每人要背6千美元的负担。如果不付,冰岛政府信誉扫地,信评机构会把冰岛国债变成垃圾级,政府未来的借贷成本会非常高昂,经济复苏也会受影响。冰岛正申请加入欧盟,欧盟当然不喜欢赖帐的成员。按草根投票估计,超过三分之二的冰岛人准备投反对票。

区区30万人的国家,也会登上舆论的世界舞台。媒体或新闻报导、评论有无国际话语权,其实在于报导本身和解读的能力。人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一般来说,人口多的地方比方中国,新闻资源肯定多;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新闻就层出不穷。只要没有新闻封锁,没有掩盖,有足够的报导,允许独到的评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自然不在话下。导致话语权匮乏的,是中宣部和新闻署的坐台。

战略商品的定价权

经济论坛上,许多人探讨中国农产品为何在国际市场溃不成军,觉得是因为中国缺乏“定价权”,亦即人民币“控制市场价格的权利”。因为如此定义的“定价权”涉及中国的通胀,就显得特别重要。人们注意到美元在国际市场所有重要商品标价上独特的地位,及作为主要结算货币的地位,就想当然的认为,一定是美元的“全球定价 权”,或美元“对商品价格的全球控制能力”,作为美国霸权的一部分,在对世界经济起着主导作用。

全球大宗商品如石油、稀有资源和农产品,标价虽然都用美元,但这并不是什么“定价权”在发生作用。国人把“定价”和“标价”混为一谈,以为什么东西用美元“标价”,那它一定是由美元来“定价”,也就是由美国来定价了。这种滑稽的臆想和推论,究其原因,是中国舆论封闭、学术自闭、言论不开,以及御用学者误导的结果。

你并不需要用自己的货币定价,才能取得定价权。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一直用美元定价,虽然它只掌握世界石油40%的贸易,但这个卡特儿却可以极大的影响甚至决定世界油价。有人建议OPEC改用其他货币如欧元标价,但他们依然采用美元。这当然不是因为OPEC十二个成员国都特别喜欢美国。实际上,其中颇有最鲜明的反美国家。这些国家显然在经济问题上放下了意识型态,而坚持用美元标价,并在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不忘特别关注美国的库存。

“定价权”的思维源于政府垄断,对消费者是有害的。中国商品价格出奇的高,甚至高于发达国家,其原因就是特权的垄断及贸易壁垒。用什么货币定价,其实不是问题。你愿意用贝壳定价都行,只要贝壳可以与美元、英镑、日元和欧元自由兑换。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时,就可以用来定价。现在用人民币定价没用,因为定了也是白定,定了的东西,中国政府可以随意改动,因为汇率是政府控制的。有哪个国家、哪个商家,会把价格建立在别人随意更动的基础上呢?

争取定价权的背后

以本币作为世界商品的标价,对需要国际承认、渴望国际地位的国家来说,大概和拥有核武器和隐形飞机的诱惑差不多。

俄罗斯试图推进卢布战略,以卢布给原油定价,与美元抗衡;蒙古据说也试图以自己的货币图格里克(Togrog)为其经济支柱——羊绒定价。稀土风波后,中国官方和民间也有以人民币为稀土定价的愿望。以卢布定价石油,以图格里克定价羊绒,或以人民币定价稀土,其实国际市场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必须有些前提。前提之一,是卢布、图格里克,或人民币必须可以自由流通和兑换,没有汇兑限制;前提之二,是这些货币必须相对稳定,有经济实力作后盾,能抵御金融市场的风波。

去年中俄总理定期会晤时,决定推动扩大双边本币结算范围,支持人民币和卢布在两国银行间外汇市场挂牌交易,以提高结算效率、减少外汇支出。这一金融合作被视为“中俄联手、‘抛弃’美元”。但除了可以暂时减少各自的外汇支出,合作可能注定是会短命的。

卢布虽非世界货币,但它自2006年就可以自由兑换。人民币僵化的汇兑体制决定了中俄采用本币结算,实际上是在向易货贸易的方向退化。随着人民币通胀的恶化,俄国必定放弃与人民币的双边本币结算,转而要求中国支付美元。届时,北极熊的蛮横和强硬,会再次让中国措手不及。“中俄联手”没戏,“抛弃美元”也不会发生,只要看看中国外汇储备继续以美元为主、不含卢布,人们就清楚了。“北极熊”和“大熊猫”翻脸时,双方都会抢着去继续拥抱的,一定还是美元。◇

 

 

 

 

 

 

 

本文转自21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21/925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4-19 13:14:43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20/n3233215.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