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三言两语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31078

川普和纪思道,算半个或一个中国通,但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角度,体现出重重烟幕掩盖下,
西方对中国事务本质之认识的迷茫。图为川普(左)和纪思道(右)。
 
记不得是哪个西方人说的这句话,其大意是如果去中国旅行一个星期,你可以写本书;去浏览一个月,你可以写一章;而呆上一年,你就只能写上一页了。这话从正面去看,也许是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了解得越多,未知就越多;而从反面去看,可能是中国人太精明、甚至太狡猾,中国人本身和中国事务都扑朔迷离,难为外人所理解。
 

纽约地产大亨、2012美国总统大选的可能候选人唐纳‧川普(Donald Trump)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最近不约而同的对中国局势和中国问题发表最新看法。两人同为纽约客,但经历和背景天差地别;一个财大气粗,一个气粗笔壮,一个在商论 政,一个论政及商;观察的角度不同;文章的笔触和谈话的风格迥异,但都在华人世界掀起不小的波澜。

财大气粗的川普

川普正在考虑竞选下届美国总统,他在采访中表示,几十年来读过几百本有关中国的书,是蛮了解中国的,他既与中国人合伙赚了钱,也“了解中国人的心”。但他如果当选总统,会对中国产品征收25%的税。川普的“中国政策”非常独特,引人瞩目。他认为中共首脑根本就是在耍弄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必须强硬起来,中共才会认真的开始谈判。

川普的书单,包括张戎的《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和前美国中国商会主席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和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等的作品,题材广泛,令人称奇。最新民调显示,川普在共和党已经宣布的候选人中,居然领先于重量级的前阿肯色州州 长赫克比(Mike Huckabee)和前麻州州长朗穆尼(Mitt Romney)。如果人们看主流社会媒体的报导,许多人可能私下认为川普根本没戏,但没有哪位政治评论家敢说出来,因为谁也不能确定。美国政治的确是这 样,谁知道到时候哪一位会胜出呢?奥巴马刚出道时也是默默无名,美国以前的总统中,电影演员、种花生的农民都能成为总统,精明的生意人当总统,又何尝不可?

气粗笔壮的纪思道

纪思道因当年对1989年六四的报导一举成名,之后也屡有建树。他眼光敏锐,对中国政局的看法,常不同于主流媒体的刻板;其思想清晰睿智,多有独到的见解,令人们钦佩他对中国社会的深刻认识。

但海外的中国学人及民运圈内的朋友,最近都说纪思道这个“中国通”已经变成“中国不通”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中国通”的帽子一旦戴上,一般来说,是会戴一辈子的。纪思道为什么会从“通”到“不通”,问题出在哪里呢?

纪思道的文章"中国超过美国的地方",本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美国知识界以前多次发出类似的警世之言,什么苏联将超过美国、日本会超过美国、欧盟会压倒美国等等,每次都使美国人更加清醒,也更加努力。但那篇文章出自曾经深谙中国事务的纪思道之手,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感到大失所望。有些海外中国学者,则开始怀疑纪思道对中国了解和认识上的局限。

纪思道居然用上海儿童的预期寿命与美国的平均寿命相比,还说如果现在中国举行自由选举,“共产党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中国通”纪思道这次可是献丑了,因为中南海内的人们都会暗地里笑话他。中南海大员比谁都更深刻的知道,中国自由选举的那天到来时,中共是没有机会看见的。

人们毫不吃惊的发现,纪思道观念的转变,是在跟北京的那些坐豪华长车、有专门司机、吃高级餐馆、家里有室内篮球场、电影室的朋友们,以及政治局委员的儿子之类的人把酒同欢、左右周旋后实现的。人们不怀疑纪思道作为西方记者的操守,也相信他不会让铁笔被茅台溶化。但虽然笔比剑更有力,熟悉中共的人知道,红朝惑人的“过人”之处,是在名利之上发挥自如的“情”-人情和热情。

当今世界诡讹的谜团

纪思道和川普,一个记者出身,一个商人出身,但都为中共所迷、所惑。记者纪思道对名、政权研究颇深,对利的追求略淡,其文多有理想主义的色彩。见到北京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就以为全国都是如此,明于名而闇于利。商人川普在商言商,对利最精,认为名不过是利的附庸,所以能看出中共性命攸关之处。纪思道难解为什么中共会如此逐利,为什么如此不择手段;川普把中共当作金钱的奴隶,以为用钱的力量就会逼中共就范;但不知中共为捍卫政权,是不惜任何代价的。川普之 短,在于明于利而闇于名。

二人的局限,在于观察社会的角度,一个从名的角度,一个从利。两人结合,其共同见解或许能为世人认识中国提供明确的指引。但两人即使合起来,仍力有不逮。误判中共之根源,在于“情”的恰绊。什么意思呢?当然不是说两人对中共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那是没有的。两人都对专制深恶痛绝,这毫无异议。佛家讲“情”,喜欢不喜欢都是情,热爱和仇恨也都是情。陷于情中,对集权就不能有深刻的认识,也认识不到集权的晚期症状。什么是新的角度呢?对名情利的牵挂执著,觉者说是人们最难驾驭、最难从中逃出来的。没有这些束缚,能跳得出来,自然有清静之中的善德和自在。这时看中国,就能从全新的角度、从全方位去看更深刻的东西。

《九评》石破天惊,以全新的角度破迷,但好像不在川普的书单之内,纪思道看来也不像是读过。川普不管能否当选总统,保持读关于中国的书籍的习惯,应该会受益。纪思道者,“思”道自然好,但光思还是不够,应去求道、修道。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修真道,才能从根本上认识中国和中共,这个当世最诡讹的谜团。◇

 

 

 

 

 

 

 

 

本文转自22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25/9364.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5-16 11:29:12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17/n325895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9/11 02:37:16 AM
I''m not easily imerpsesd. . . but that''s impressing 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