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3135

中国国有企业的上市成为政府从百姓手中圈钱的工具。图为中国工商银行(ICBC)在香港的分行,ICBC同时在香港和上海股票上市。(Getty Images)

北京的朋友传来的消息说,这奥运会好像有点玄乎,不知是什么原因,总让人觉得人心惶惶、捏着一把汗。那些奥运场馆倒是基本完工了,但没有彻底完成,大楼外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但只是表面光,内部仍然粗糙得很,外面草皮也没有铺好。问为什么还不铺好呢,朋友说好像没钱了,政府前面钱花的太多,现在股市掉了一半的价值,没钱做精雕细刻的工作了,只能凑合凑合。

说股市大跌导致鸟巢外的草皮铺不好,倒是有点牵强附会。但话又说回来,看看山东青岛的蓝藻铺天盖地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当局仍然用“人海战术”和“战天斗地”的办法去大战蓝藻,总让人觉得这是唐吉珂德大战风车的当代翻版。明眼的人们,会觉得天机已泄,能够把这些和上海的袭警,以及贵州瓮安、浙江玉环、和河南郑州的麻烦事儿结合起来,从而意识到红朝的寿命真是所剩无几了。敏锐的英国人也发觉了什么,“经济学人”的记者说,中国正处在“变革的临界点”。

中国民众说,现在中国人头上的“三座大山”是住房、教育和健康。房价高居不下,是因为官商炒卖地皮,老百姓辛苦一辈子,到头来买房子可能还不够;教育收费太高,教育质量又差,毕业如果还找不到工作,不免让人灰心;医疗方面更让人沮丧,没有健康保障,得一场大病就能把两代人的积蓄全部掏空;人们炼法轮功想祛病健身吧,政府又不准。这的确很难办,政府、民间似乎都感觉到,人们面临着一堵墙,一堵无形而又不可逾越的高墙。在墙这边徘徊、迷茫的人们,只好不去想太多,只是希望得过且过、过了今天、过了奥运再说。“多难兴邦”呢,更像是无可奈何之下,一种自我安慰的解嘲。

深沪股市连续低迷,当然不至于导致鸟巢外的草皮没钱铺好,但引起的关注已经达到了危及社会稳定的地步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文章,建议政府出手挽救股市。而学者的分析显示,官媒的言论尺度,显示着政府对股市稳定的迫切愿望,而且,官方监管层的救市思路正在从“社论救市”和“政策救市”,最近转向“ 制度救市”。

追究下去,这个向“ 制度救市”的倾斜,其实意义非常,它涉及到了问题的根本和核心,它能否实施和操作,则更涉及到中国社会更深层的问题。

首先,“社论救市”不灵,说明政府和利益集团的“舆论导向”失去了人们的信任。换句话说,股民们已经不能相信中国这个具有“五位一体”特征的假股市、真圈钱机构了。连带着的,那些鼓动人们把储蓄投入股市的政府喉舌媒体,虽然有政府无穷的大钱在后面支持,但终于在百姓数自家的小钱的时候,失去了人们最后的信任。

“社论救市”失效之后的“政策救市”,现在显然也失效了。从印花税、二级市场增发、配股制度、到设立平准基金等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的酝酿,甚至以社保基金、外汇资金高姿态入市的扬言,好像都不能为股市注入新的活力。

在这种萎靡不振的情况之下,在奥运临近、稳定的主调压倒一切的时候,出现了从“政策救市”转型为“制度救市”的呼声;监管部门还要求各基金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坚持长期投资的理念”。

在北大证券论坛最近的一次研讨会上,投资专家侯宁先生指出,利益集团在操纵市场,牺牲的都是散户。而且,如果中国股市主要为国企圈钱的定位不改变的话,股市就会沦为一个掠夺散户的市场,沦为机构操纵的市场,所以其定位必须改变。

人们当然知道,“为国企圈钱”最终是为谁圈到了钱,什么人真正的从中得到了利益,什么人是现存制度的受益者,什么人在半年内股市折半中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当人们意识到,现在是全面反思和转变中国股市定位的时候时,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这种“制度救市”的呼声,几乎跟“皇帝没穿衣服”那句童言一样,剥开了中共专制在经济上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国股市、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制度救市”这样一个姗姗来迟的命题。但从根本上讲,一旦实施“制度救市”人们就会发现,回归“制度救市”所需要的,其实是改变这个定位错误的制度。就是这个必须被“坚持”的、号称“某某主义制度”的怪胎,在被红朝的既得利益者们用暴力在维持;它让上万亿的国人私人资产,在几个月之间,就悄然的转入了这些上层人士的口袋。

因而,“制度救市”,“制度救市”,定位错误的旧制度如果能够救市,就不会有中国股市的今天;而救市要能够成功,无疑需要从新定位的新的制度。

(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0/08 12:25:42 AM
推出官员财产公示,才是真正救市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