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浮生偶得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31534

中国的“以党喻商”,其实是血腥的经商宝典。
图为北京一商业中心的广告展板。
 
生意场上的人,多喜欢“宝典”类的经商秘笈。书店里如何做生意,如何赚大钱,如何在职场上爬升,是长盛不衰的话题。但那些管理的成功秘笈,如果人们仔细阅读,会发现同样的原则在一遍遍重复,在不同社会环境、商业环境和技术环境下,不断的在重复着。唯一不变的,是商道的根本。所以,只要人们在商之真道之外继续徘徊,出版商、发行商和畅销作家就乐见其成,会不断挑逗人们永远填不满的胃口。当然,围绕商道、致力于赚钱的绿色宝典层出不穷,带血腥的红色宝典也会不时露头。时下中土的“以党喻商”,就是一个在红歌、唱红的血幕间出笼的“血滴子”。

研究政治营销的同窗

如果有人在《华盛顿邮报》或《今日美国报》撰文,说财富500家的高管该跟民主党或共和党学学,学习经营之道,全社会都会笑翻了天,以为是愚人节的玩笑,或搞怪的梦呓。但在中国媒体,最近居然出现如何把中共党史的纪录和教训,运用在中国的商业企业运作之中,这也算红朝末世的奇观。

以前读书时有位同学,仁兄以前是南方一个教会的牧师。他念商学博士的本来用意,是研究如何用市场营销的方法,去更好的宣传神的旨意,去更有效的布道、拯救时人。读了一个学期后,他发现好像行不通,管理中赚钱的目的与灵魂的拯救相距太远,他就退学了,继续当他的牧师。

另一个高我们一年的女同学更有意思。她虽然在商学院读博,但对社会问题、尤其是政治竞选很有兴趣。毕业论文选题时,她想探讨竞选中的营销问题,亦即“政治营销学”(Political Marketing),研究政客怎样利用市场手段推广自己、拉票、赢得选举。大家谈论这个课题时,当时的系主任、一位学术前辈说,课题倒是不错,应该很有意思,但它不是主流;你可以在拿到终身教职之后去研究,但因为你要凭博士论文找工作,还是做主流的课题比较保险。她听从了这个忠告,后来在东部找到份不错的教职。

“以商喻党”和“以党喻商”

在正常社会,政治作为社会活动的一部分,可以用管理学、社会学的方法去研究,政党活动也可以从社会活动的经验中汲取教训。也就是说,“以商喻党” 是有意义的,也是可行的。但在中国,就像所有国际社会正常的方式方法都走调、变味了一样,“以商喻党”不见踪影,因为“伟光正”永远正确,不需向别人学习。不仅如此,中土反而冒出这个“以党喻商”,倒是非常的稀奇和有趣。

商业企业中,“和为贵”是重要的原则。那天,在网上订购了一个放台球杆的架子。美国家庭里,许多人都会在地下室安个台球、乒乓球、家庭影院或健身房之类的,供家人健身娱乐。几天后架子来了,打开一看,里面的 金属环有些损伤。一般来讲只要给商家打个电话,他们会寄来回邮资费,让你把东西退回去,然后寄新的来。当时一琢磨,商家也不容易,网购利润稀薄,损伤可以修好,就自己用把钳子把它修好了。

又过了几天,商家来了封电邮,邀请评估这笔销售。该咋办呢,如果把不好的经历填上,也许会冤枉他们,因为不知哪个环节出的问题。想了想回了封信,说寄来的东西损坏了,但我修好了,以后你们需要注意运输和包装,没说其他的。几小时后服务经理回信,说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会调查改进;因为已经修好了,他说会退还部分货款。本来对这公司有点失望,但经理的善意和周到,打消了负面的影响。如果中国企业去向中共学习,能学什么呢?如果学它的“斗争哲学”,“和为贵”的商业传统肯定就没戏了。

政府和企业谁学谁

政府和企业最本质的不同,是前者从民间(包括私人和企业)捞钱,用武力收取;后者被迫给前者交钱,只能从民间(私人和其他企业那里)让他们在志愿购买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时,聚集钱财。获取财源的方法不同,注定二者的经营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政府能向企业学习,第一个值得学习、可以去除自己弊病的,就是效率。

纽约中央公园有个沃尔曼滑冰场(Wollman Rink),人们在曼哈顿的摩天大楼间溜冰,是纽约一景。冬天这里是溜冰场,夏天则是娱乐园和音乐厅。60多年前,来自堪萨斯州的沃尔曼女士捐出60万美 元(相当于今天的600万)为纽约人建公共溜冰场。1980年,市政府把溜冰场关了,准备进行维修。维修原计划用两年半,但6年下来还没弄完。地产大亨川普就去游说当时的市长爱德华‧科克(Ed Koch),让他来完成。结果川普用了4个月就完成了。科克本来还拒绝川普的请求,但迫于公众压力,不得不改变主意。

中国企业如果能从政府运作中“学”到什么,那一定具有“中国特色”。或者,是中国企业跟政府运作差不多,效率低下;或者,是中国政府改变了职能,不是服务民众的工具,而成为捞钱的利器。两者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说是好事。

中共90年的历史,基本上是谎言、暴力、不知耻、不退让,再加上当今的与民争利。如果真把中共发家术带入商业领域,企业把中共党史列为管理教材,可以想见, 中国商界的乱象,从恶性竞争、偷税漏税、不公平竞争到侵权盗版,会有增无减。中共独有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等“九大基因”,对正常运 作的企业来说,个个都是致命的毒药,都是会导致企业垮台的“秘诀”。长此以往,中国企业在国内立足都没有可能,走向世界更无从谈起。

中国企业如果越来越像政府,“新四大家族”控制中国的现象也会愈演愈烈。不光电信、电力、石油、金融被高干子弟和家族控制,垄断和特权会进一步进入民生所有领域。到那时,民营资本的生存空间会消失殆尽。以前读武侠小说,最可怕的兵器当数雍正的“血滴子”,名字听起来就很吓人,让人不寒而栗。“血滴子”可怕之 处,是它先套在你头上,再一圈圈收紧,等你意识到它的恐怖时,首级已被取下。“以党喻商”对中国商业的影响,应该有此一比。◇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227期商管智慧专栏)

美东时间: 2011-06-11 21:06:56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6/12/n328393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13/11 12:01:17 AM
''中国共产党从来不关心什么中华民族的利益,一开始就是苏联的支部,受命于苏联,拿苏联的经费,吃喝玩乐,发展流氓组织杀人放火,它只关心它自己能不能吃喝享乐,至于中国人民只是它们手中的人质和奴隶,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利益,中国共产党可以出卖中国一切破坏中国的一切。共产党是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帜和爱国主义的旗帜来欺骗中国人民去为它卖命去为它挡子弹挡炮弹,假公济私,捞取个人利益,以国家名义谋取个人利益,所以同胞们千万不要上共产党的当,我们欢迎美国的介入和占领,只要能够消灭共匪就是拯救中国人民,不管是什么手段我们都欢迎,现在中国人民的灾难不是外国造成的,而是共匪造成的。如果民主国家能够占领大陆并在大陆实行民主制度自由制度,大陆人民绝对支持,国名不重要,民主自由人权重要。就像香港一样,原来是英国统治,但是人民幸福,现在共匪统治,可是人民痛苦。所以大陆人民欢迎美国的介入和占领,美国如果能够占领大陆,消灭共匪,即使将大陆并入美国,变成美国的领土,实行美国的制度,那也是天大的好事,那是上帝的慈爱和拯救。美国是真正伟大的国家,尊重人权,民主,自由,平等。如果美国占领大陆,大陆人民就不用千方百计去拿美国的护照了。大陆人民期盼美国的占领和统治。只要能得到人权民主自由和平等,加入哪个民主国家也比共匪统治强的多得多。你说呢?只要是为大陆人民谋幸福就不是卖国,而是爱国,国家就是人民的,人民重要,国家不重要,官员不重要。共产国家会主动去消灭人的灵魂,而民主国家不会主动去消灭人的灵魂,国名重要还是灵魂重要呢?共产国家就是魔鬼撒旦当权的国家,是魔鬼撒旦的势力范围,现在大陆人民就是处在魔鬼撒旦的统治之下,灵魂危险,肉体也危险。所以我们要拥护世界上的一切正义势力,支持世界上的一切正义势力,联合世界上的一切正义势力,加入世界上的一切正义势力,向邪恶宣战,向邪恶进攻,向共匪宣战,向共匪进攻,向魔鬼宣战,向魔鬼进攻。民主国家是上帝的正义势力,共产国家是魔鬼的邪恶势力。魔鬼势力就是要祸害人类就是要毁灭人类。''
謝田
   06/13/11 12:00:01 AM
Thank you for your great insights 素公, that''s quite excellent.
謝田
   06/12/11 11:58:48 PM
''此言差矣。不晓得在共产特色“国”,越学得共产发家术真谛的,也是事实证明发达发大财的。做生意的,最讲实证,之所以,现在流行“‘共产’经商术”,正是符合中共大陆国特色的社会实践的宝贵经验和血的教训。——素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