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浮生偶得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32221

慕名二十载之后,终于踏上坎昆的土地,在玛雅古金字塔前,
未免略发怀古的幽思。图为位于墨西哥犹堪坦半岛的奇琴伊察金字塔

 

 

夏天准备渡假时,问女儿愿意去哪儿,她列出的目的地之一是墨西哥的犹堪坦半岛,想去看那里的玛雅文化,因为学校里老师刚刚讲过的。我说那就去坎昆吧。坎昆(Cancun)在犹堪坦半岛的东北角,加勒比海之滨,是墨西哥著名的国际旅游城市,附近有著名的玛雅古迹。坎昆阳光明媚,海水清澈,沙滩洁白而细软。犹堪坦半岛向东北与美国城市迈阿密相望,成犄角状环抱墨西哥湾,向东则隔海面对古巴,据说离古巴的直线距离只有两百英里。

记忆中的坎昆

最早听说坎昆,还是二十多年前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当时有个坎昆会议,是 由14个发展中国家和8个发达国家的首脑参加的关于国际经济合作的“南北会议”。好像会议没达成什么协议,只是推动了全球谈判,但南北首脑专门讨论南北关系,也算历史上第一次。遗憾的是,近三十年过去了,南北差距依旧。至于2010年的坎昆国际气候会议,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坎昆会议中心”在上世纪80年代建成,是现代化坎昆的标志,后来以会议中心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度假酒店区(Hotel Zone),更是坎昆的骄傲。住在酒店区,特别去看了坎昆会议中心,不是二十多年前想像的那样,它只是一栋朴实的混凝土大楼。

位于墨西哥犹堪坦半岛的奇琴伊察金字塔(Chichen Itza)被选入“世界新七大奇观”。这个坎梯型金字塔总共有365级阶梯,代表一年365天。站在金字塔前,让人感觉得到静静的震撼,不免发幽古之思微。导游的名字叫西蒙•阿瓦瑞兹(Simon Avarez),历史知识丰富,非常尽职尽责。他带我们到玛雅古天文台时,看来天上地下有人不高兴了,七月艳阳天突然变得大雨倾盆、雷电交加。阿瓦瑞兹不惧风雨,全身淋得湿透了还兴致勃勃,直往雨中冲。受到他的激励,游客中的一半也跟着他冲进雨幕,在美妙的沙沙细雨中,体验着古人的境界和思绪。

阿瓦瑞兹的讲解,引起伫列中一位原在联合国工作的女士的愤懑。原来,墨西哥政府当年把犹堪坦半岛的奇琴伊察金字塔(Chichen Itza)及其附近广袤的土地,以75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私人。这个聪明人把金字塔部分恢复、开发,现在成为旅游圣地。联合国的女士问为什么墨西哥政府不把这个民族瑰宝收回国有,阿瓦瑞兹说墨西哥尊重私有产权,不会这样做。聪明的个人和糊涂的政府的故事,让人们不禁莞尔。

坎昆的食与行

这次去墨西哥,一直在考虑是否要租辆车自己跑,还是随旅行团一起跑。结果后来既随了团,也租了车,因为租车实在太便宜,一天只要7块美金,但保险却要15块。

在墨西哥清澈的海水中呼吸潜游(snorkel)最为惬意,但坎昆的海鲜餐馆更令人印象深刻。头一天晚上去的餐馆叫弗莱德(Fred''s),几个月前刚开业。老板弗莱德年纪不大,在美国游历多年,后来回老家墨西哥开业,专做去坎昆的西方游客的生意。他的经营理念非常先进,菜式精美,印象深刻的是海鲜都非常新鲜,新鲜到甚至可以尝出海产品中一丝丝的甜味和鲜味。坐在那里吃烛光晚餐,六、七个侍者抢着服务,让人受宠若惊。弗莱德更是亲自征求意见,还奉送一客类似巴伐利亚奶油淋着的刨冰,味道香甜可口,沁人心脾。在墨西哥随处可见的当然是“Pina Colada”,中文好像叫“凤梨奶霜” 或“冰镇果汁朗姆”。与美国酒吧相比,墨西哥的冰镇朗姆杯子巨大,味道也非常独特。

新墨西哥大学艺术史教授维莱拉(Khristaan D. Villela)和耶鲁大学的艺术史教授米勒(Mary Ellen Miller)最近出版了一部名为“阿兹台克的日历石” (The Aztec Calendar Stone)的新着,把玛雅文化珍贵历史遗产的研究成果第一次用英语发表了出来。可惜的是,西方对这一话题的研究,多以艺术史学家、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 为主。今天的人们也普遍把它当作一种消失的古迹、谜一样的历史、以及另一种未知的东西来看待。关于它真正警世的预言,人们只能在好莱坞电影中看得到。

最新研究表明,1790年,大约相当于中国清朝乾隆年间,中国人在经历最后一个盛世-康乾盛世之时,玛雅文化的遗迹“阿兹台克的日历石”被发现了,这是哥伦布时代以前最知名的历史发现。面对奥妙无穷的阿兹台克日历石,学者们争相研究它,墨西哥人抬举它,平民百姓喜爱它。在西班牙人侵入新世界之前,这块日历石 被刻了出来,西班牙人入侵后,这块饱含天机的石头又被征服者给掩埋了。当然,今天的人们都知道玛雅长历法预言的2012年,它既是世界的末日,又是新纪元的开端。

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七月中旬去首都华盛顿DC参加会议,拜会我们州的参众议员,也有幸拜会、结识了一位当代中国传奇式的人物。这是一位女士,她看起来再普通不过,但她的人生故事优美而凄凉,她曾经被中国知名的高僧奇人收为徒弟,传以他们那一门最珍贵的修炼法门。她的传奇经历,被称为“未来人的神话故事”(http://tinyurl.com/62qozm7),因为它确实太令人震惊、称奇了。

她说她十四岁时就有师父找到她,教她修炼的法门。文革时别人去北京闹革命,她一个弱女子独自上了峨眉山。峨眉山的方丈把山里通灵的的猴子介绍给她,群猴搭起桥来让她过了山谷。青城山上千年的修道人也要收她为徒,但她婉言谢绝,她目前在即身成佛的正法门中修炼。

对于当代中国人不那么信神,她深感遗憾。人们应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呢?玛雅古文化告诉了我们神的归来,以及世界的毁灭和更新;当代人苦口婆心,也在告诉我们同样的故事。信或不信,悟或不悟,就看我们每个人自己了。◇

 

 

 

 

 

 

本文转自23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5/9636.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7-26 08:08:28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7/26/n3326205.htm谢田-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6/11 03:11:30 AM
沒看過神為何要信 信了又要做啥呢ㄒ@@o 覺只要自己不做壞事做對世界好的事就好啦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