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32618

印度孟买的难题,是中国房市麻烦的预演,而美国的拆迁,可能会给二者提供借鉴。
图为孟买濒临阿拉伯海的居民楼前,一印度商人四十年如一日、
在海上喂来自西伯利亚和澳大利亚的迁徙海鸥。

 

 

上周五跟多年的朋友、一位印度裔教授约了一起吃午餐,她是我们当年博士班的同学,来自印度孟买,目前在亚特兰大附近一所大学任教。跟她约聚会的餐馆时,问她有什么喜好,她说喜欢一家泰国餐馆,她经常去的,我没有去过,我们就订了中午在那里碰面。
 
香茅沙拉和换房子的香茅油

到了餐馆,发现老美顾客之外,有许多印度人在用餐,我问是因为印度人喜欢吃泰国餐,还是印度菜跟泰国菜很接近,她说不是的,印度菜跟泰国菜不太一样,唯一的共性是都比较辛辣,所以警告我点菜时不要点太辣的,结果我就点了个“中辣”的“香茅大虾沙拉(沙律)”。沙拉味道很好,也很清爽,但根本算不上辣。看来华人和印度人的“辛辣”标准,可能有所不同。

香茅也叫“柠檬草” (Lemongrass) ,有种特异清爽的香气,当年在台湾,还为人们带来巨大的财富。据说日本人最早从爪哇把香茅带到台湾,在苗栗移植成功。50年代,台湾香茅油产量曾居世界第 一。香茅一年三获,一甲山坡地可产出九桶香茅油,当年还有一桶香茅油换一间民宅的说法,令人称奇。

向来有游历印度的念头,但一直没有机会。 朋友暑期回印度渡假,就问她回印度休闲、度假的观感。她说根本没休息好,日子过得很累,因为她母亲有套濒临阿拉伯海的房子,在产权和使用权上与孟买市府有争议,又涉及拆迁、装修、监工,害得她整个暑假都没过好,回美国之后才松了口气。听她说印度也有房地产使用权这一说,还有与政府有关的拆迁,忽然来了兴趣,就让她仔细介绍了一番。

印度的房地产使用权

房地产在印度跟在其他正常国家一样,民间可以自由拥有,并且法律保障私人产权不受侵犯。朋友故去的父亲,原来是孟买市政府的高级雇员,当年孟买市府在公共土地上建了这栋俯瞰阿拉伯海、又紧邻繁华区的公寓,低价盘给了市府雇员。雇员们用20年的贷款,买下了60年的使用权。这倒蛮有意思,看来中国搞的那个 70年使用权,竟然有印度的版本。不过印度人使用在先,也许是中国学了印度的这一招。

时间之神会让许多事情被忘却,也会让许多忘不了的事变得复杂。朋友父亲后来去世,母亲住在这套海景公寓里。到今天,孟买市府的60年使用权过去了40年,但房子因年久失修,已经不能继续住人了。因为地段好、 面临大海,这套几乎不能住人的公寓居然值60万美元。但目前的问题是,翻修不能一家一户进行,整体翻修有人又拿不出钱,这该这么办呢?

一个房地产公司出面了,说可以把整栋楼推倒重建,盖完后旧房主每家免费得一套新的,面积保证不比原来的小。但开发商怎么赚钱呢?他们的计划是盖更高的楼,安顿老房主后,新增的那些套房子,就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因为地段好,销售应该没问题。但楼房推倒重建,原来市府60年的使用权该怎么算?这是让人头痛的问题。 市府说对不起,你们只剩20年了;但房主不干,说我们的贷款已经付完了,要市府把产权转给他们。市府还没答应呢,又有人不干了,说凭什么你们作为市府雇员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拿到那么好的房产?

就因为这事,这位朋友、一个美国教授也卷进去了,一个夏天交涉下来,孟买的这个难题现在还是无解。跟她说放宽心,任其自然,一切都会好的,让她好好把美味的午餐吃完。

美国的银行也搞拆迁

孟买的60年使用权,40年后惹下这么一个麻烦。问朋友们怎么看中国政府的70年使用权,他们说想都没想,也没心思去想。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能现代人过的太浑浑噩噩,无暇顾及其他了。

其实,政府内的人就是看不开,非要抓着权力和利益不放。处理房地产问题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产权的私有。美国一些银行最近的一些举措,是私有产权制度下政府尽量少管的一个好的例证。美国那些握有房地产抵押贷款的银行近来多了一个选择,他们也搞起拆迁了。当然,他们扒拆的房子,没有人住在里面。

美国目前有170万套房子被银行收回,银行握有大量的这类房产,但更多的回收房还在不断的进来。房地产经济学家担心,银行手中这些房子源源不断进入市场,房地产的复苏就遥遥无期。那怎么办呢?如果银行手中这些房子根本就不流入市场,那岂不是最好?

怎么办呢?现在美国许多银行根本不找房地产经纪去卖房,他们直接找拆房公司,把部分最没价值的回收房干脆就拆掉了。据CNN记者甘德尔(Stephen Gandel)的报导,上个月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在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就拆了一百套收回的房子,因为其中许多都不值一万美元。美洲银行在底特律捐出100栋房子,在芝加哥捐了150栋。 许多其他银行也如此这般,房利美等银行干脆以每栋几百块美金的价钱,把成千上万栋房子卖给了当地的市、郡政府。

银行这样做的好处,是房子一 旦捐给或卖给市府,他们就不用担心房地产税,也不用管维修,甚至可以抵税。许多房子与其修缮后卖出,还不如扒掉合算。当地政府也高兴,因为可以拿到免费的地段,可以搞新的开发,或建成空地和绿地。房地产经济学家也觉得很好,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搅乱市场。

如果仔细想想房地产又回到当地政府手中的整个过程人们就会意识到,风水轮流转,冥冥之中有定数。当年,政府的社会福利项目利用公共财富,把房子廉价卖给信用欠缺的人;房贷市场崩溃后,这些人的房子被银行收回;银行撑不了太久,现在又不得不把它们廉价卖给政府。一圈转完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还是正法理所说的那样,身外之物该是你的,怎么也丢不掉;不该是你的,得到了也会最终失去。

 

 

 

 

 

 

 

本文转自23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8/9711.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8-16 22:01:20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17/n3346375.htm谢田-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18/11 10:28:01 AM
身外之物该是你的,怎么也丢不掉;不该是你的,得到了也会最终失去。
游客
   08/18/11 01:19:47 AM
呵呵,中共,这不,又想征房产税了。不过,中共是收的,租房的税。哈哈哈。俺又看到了,沦陷前,共匪绑票一幕了。哈哈哈——素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