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32877

2010年12月,诺贝尔经济、文学、物理、和化学奖的获得者与瑞典皇室在颁奖典礼后进晚宴。
 
德国传媒业的一位朋友那天转发过来一个问题,是她和另外一位资深媒体人讨论时对方提出的,问世上这么多经济学家,现在 能够把目前的世界经济危机解释得“貌似合理”,但为什么不能在危机爆发前预见、并提出解决之道呢?这位资深媒体人从业经验丰富、德高望重,但非常谦逊,说他对经济问题完全不懂,只想知道现在经济学家说的是否真的正确。

商学院的经济系

美国商学院的教授办公室,一般都是交错混杂的,经常是市场学教授的办公室与金融学的比邻,会计学教授旁边的房间是管理学或者经济学的老师。院长、系主任也有意这样做,以促进跨门类的交流合作。通常,在商学或管理学院里,四大支柱学科会计、金融、市场和管理是一定设置的,而其他学科的设置,则视各个学校自己的风格和需求,他们可能会在四个主要专业之外设置经济学、管理信息系统(MIS)、决策学(Decision Science)、国际商务(IB)、商业法、创业、甚至房地产等学科。

经济学系呢, 也常常不设在商学院里,而是按传统惯例设在文理学院中。常常,纯经济学的学者会觉得四大支柱学科太专注于实用性和功利主义、过于下里巴人,而四大学科的学者常觉得经济学远离人间烟火、过于阳春白雪。遇有高深、难解的经济问题,我们还是会去向隔壁的经济学教授请教,他们接受媒体采访、上镜的机会也比我们要 多。所以,当经济学家对危机的解释和预言受到非难,我们多少是有些幸灾乐祸的。

关于经济学家的玩笑

回到媒体人关于经济学的疑问,已故的劳伦斯.彼得博士的评价非常滑稽、也很有特色。

劳伦斯.彼得(Laurence J. Peter)以前是南加州大学的教育学教授,他在六十年代曾经非常有名,因为出了本书叫《彼得原理》(The Peter Principle)。《彼得原理》 最著名的一段,描述人们在社会中向上爬时,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部门内,在金字塔型的组织结构中,人们最终一定会爬上一个他/她不能胜任的职位。因为人们都是从能胜任的低级职位做起,一步步往上爬,渐渐的,会爬到能胜任的最高位置。再往上爬,就是他/她不能胜任的了。而经过一定时间之后,组织中所有的位置, 就都会被不能胜任该职位的人所占据;而真正的工作,是被那些还没有爬到他们不能胜任的角色的人完成的。

西方关于经济学家的玩笑特别多,许多玩笑读来让人不禁莞尔。有些经济教授的办公室门外,都贴着这样的笑话。劳伦斯.彼得如何评价经济学家呢?他说,经济学家是专家,他们明天一定知道为什么昨天预言的事情今天没有发生的原因。这话有些挖苦人,但恐怕也正是许多人、比如那位资深媒体人士所感觉到的那样。另一则玩笑说,经济学家是那些自己根本不知所云的人,但他会让你觉得听不懂是你自己的问题。

物理学中,人们熟悉牛顿运动力学的三个定律,关于什么速度、加速度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经济学家第一定律”说,对每一个经济学家,都存在着一个相同力度但相反方向的另一个经济学家;而“经济学家第二定律” 则说,前面两个经济学家都是错误的。

直接挖苦经济学家的笑话也不少,有一则说,经济学家都是身上带枪、非常危险的,因为人们需要提防他那只“看不见的手”。另一则说,学经济学的好处之一,是你在排队领失业救济时,知道为什么会在那里排队。讽刺经济学家摸不着头脑时人们会说,为什么法国大革命影响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呢?回答是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 早。还有一则说,神为什么要造经济学家呢,是因为要使天气预报员看起来还算不错。关于经济预测的笑话说,经济学家成功的预测了最近五次经济衰退中的八次。

不能怪罪经济学家

负责任的说呢,我们其实不能怪罪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奖的获得者,应该说是人类研究经济最聪明的头脑了。现在在世的,怎么说也应该有几十位了;过去十年间, 就有二十多人得奖。虽然有这些聪明的头脑,为什么好像没人预计到当今世界经济危机的发生?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没能预防和阻止危机的发生。

这话该怎么说呢?也许有些危机已经因为经济政策的改变被“预防”和“阻止” 了,但因为它们没有发生,人们也无从知晓它们是否真有可能发生、是否会在没有阻止的情况下的确发生。毕竟,社会经济现象,在正常社会,是没办法去操控、试验的。比方今年8月这个星期五美国纽约股市的收盘,一家近八十年的老店惠普(HP)一日股价暴跌二成,公司市值半年内缩水一半。而从该企业运作的基本层面 看,是不应该有这样大的波动的。

经济问题之所以最为复杂,是因为它涉及钱、财等物质财富,这些最会引起人们激动、渴望、贪念、执著的这些 “阿堵物”和“孔方兄”。研究经济问题,涉及的变量太多,最好的经济模式,最快的计算机模拟,也不能把大千世界所有人的物质追求、贪念欲念、癫痴恩爱都“计算”在内,我们每个人都是活的,每个人都会被外来信息影响,每个人都会随时随地因为欲望的执著作出不合理性、无法预见的举动,而这些因素的综合,都会涉及经济的整体结果。

当然,经济学家总是有办法去解释任何经济现象的,因为基本经济原理之外,他们永远可以借用那只“看不见的手”。至于“看不见的手”为什么看不见,它究竟是什么,是谁的手,是市场的手还是神明和天理的手,以及人们为什么看不见,就众说纷纭、不一而足了。

其实,预言天天有,关于经济的预言也一样,人们只是不知道、或不想知道而已。或者知道了,也未必相信,未必会采取行动。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危机发生的必然性,及其不可逆转、不可阻止的特性。人们必须等到危机和灾难发生后,才反过来抱怨没人提前告诉他。比方关于中国社会未来的可怕预言,已经有许多了,许多人 还在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而我们听到的人,都真正相信吗?要知道,有些预言一旦实现,人们可能是根本没有过后回过头来,向别人抱怨、喊冤、埋怨的机会的。 ◇

 

 

 

 

 

 

 

本文转自23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0/9763.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8-29 14:05:27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30/n3357978.htm谢田-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素公
   08/30/11 07:43:05 PM
如果一个学问,发展到,不具备精确的预见性,那么,这个学问已经出大问题了!不是这个学问本身,就是从事这个学问的人,或者,是多种问题因素的叠加??那个,不能胜任的笑话,不是笑话,相当意义上是极其真实的。一个学问,之所以,可以成立,就是因为,具有精确的预见性,然后,才得以成立的。当然,泛滥性的“新学科们”不在正常讨论范围内。
游客
   08/29/11 11:35:39 PM
“看不见的手”为什么看不见,它究竟是什么,是谁的手,是市场的手还是神明和天理的手...
游客
   08/29/11 11:34:52 PM
有些预言一旦实现,人们可能是根本没有过后回过头来,向别人抱怨、喊冤、埋怨的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