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32933

不管是金融武器或航空母舰,当前水准的人类各式武器,都有各自的短长。
不知长短的狂人,会将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图为今年七月美国航空母舰企业号
(USS Enterprise)经过六个月、六万英里的海上使命后,回到维吉尼亚的母港。
 
中共媒体在美国政府债台高筑之际,显出无名的趾高气扬,说要用金融武器“敲打”美国,还说是美国逼中国这样做。美国议员们虽然知道美国国债需要中国买家,但仍然继续鼓动对台售武,并且准备升级卖给台湾的武器,这显然激怒了中共。中共的智囊开始主张把购买美国债券与美国政治挂钩,把购买债券的数量与对台售武联系在一起。

财富作为武器的古今

人们讲化干戈为玉帛,玉帛是古代诸侯之间、诸侯与天子之间见面时互赠的礼物,当然是很值钱的。古今中外,化玉帛为干戈也是有的,亦即以财富作为武器。以财为武较早的,可能应该算郑国的弦高。弦高是春秋时郑国的大商人, 鲁僖公32年(前627年),弦高赴成周经商,在滑国遇见准备偷袭郑国的秦国军队。他冒充郑国使者,以自家的牛皮和肥牛犒劳秦军,同时派人向郑穆公通告。 秦军偷袭不成,知难而退,就撤兵了。

以金融作为武器的例子,历史上也有,比如罗式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大战英格兰银行的故事。罗式柴尔德家族是德裔欧洲犹太人,据说是当代世界史上聚敛钱财最多的家族,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在1810年代,其家族银行在伦敦的分行,就独力支持了英国和法国政府的战争支出;他们在德国的分行,为德国第一条铁路融资。其他融资专案还包括苏伊士 运河和国际钻石界的寡头笛比尔斯(De Beers)。日俄战争时,日本人也靠他们发行日本的战争债券。

罗家有一次跟英格兰银行打了一架, 因为英格兰银行拒绝兑现罗式家族银行开出的票据。罗式大怒,将一车车的英镑带到英格兰银行,要求立即兑换黄金。几马车的英镑下来,英格兰银行不得不跪地求饶、举手投降,答应从此对罗式家族开出的票据永远开绿灯,这才结束了这场不大不小的金融战争。

中国能以金融为武?

以金融或者财富作为武器,不管是弦高的牛羊,还是罗式家族的英镑,前提都是必须有足够的、可流通的金钱或财富。并且,使用财富武器的前提,是不能够同时伤了自己。

“金融武器”的弹药当然是钱,是很多很多的钱。中共的战略家大概觉得三万亿美元在手,这弹药就算是比较充足了。但三万亿美元,中国百姓几十年来辛苦创汇所得, 它只是美国每年生产的新财富的五分之一。作为“弹药”的美钞,不像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跟美国打起来,美国自己当然也有,并且美国几乎是可以无限制的为自己提供“弹药”的,因为山姆大叔只要打开印钞机就行了,中国则不然。

中国如果要用美元作为武器弹药,就必须继续压榨国民血汗、继续以高通胀为代价。被通胀猛兽几乎榨干了的中国百姓,还能让它持续多久呢?中国可以学北韩,也打开印钞机印制假美元,但恐怕不太敢这么做。用美元作为战争工具,必须要用美元现钞才行,或趁美元与黄金还是挂着钩的时候进行。可惜美元与黄金早就脱钩了。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一旦大肆敌意的使用,其总体价值、流通能力、和变现能力,就会大打折扣。也就是说,这金融武器刚一使用,就会先伤了自己。

旧航母作为新式武器

中国的航母也是一样,第一艘旧航母翻新还没装上飞机,刚拖出去遛一遛,就有人开始谈及中国航母编队如何大战美国了。国人的无知和狂妄,在无良媒体的渲染下,真是会极大的误导和欺骗国人,使人们产生莫名而虚幻的妄想。

比方说中国中央电视台用好莱坞大片的镜头来冒充中国导弹打飞机,这个国家级的造假,许多人以为在央视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这个事件本身其实是非常可怕的。民生产品造假,只害了部分民众;国防产品在电视上造假,说明政府吹嘘的军力、武力都是子虚乌有,但又浪费了巨额国库。一旦战事开打,这样的军队和军备,会让清政府的北洋舰队相形见绌。

国人在谈论如何用反舰导弹、弹道导弹打美国航母时,随着瓦良格的试水,中国会突然发现,别人的导弹也会把瓦良格打沉。而最有可能把瓦良格打沉的,还不是美国,因为美国也不值得去做。最有可能、最有动机击沉瓦良格的,是世界最后剩下的几个共产主义小喽啰之一──中共的老朋友越南。

中国真的不强大

加拿大一位教授转来一篇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论述为什么中国不是一个强国,因为中共甚至虚弱到害怕一粒葵花籽。文章说,设计了GDP概念的美国商业部当年就警告,说GDP不应作为一国经济健康的度量,因为有太多的因素没有包括在内。 其他如国防开支、自然资源、和人口数量,都不是强国的标志,因为它们都有弱点和极限。

时报的分析认为,衡量一个国家真正实力最好的标 志,是看这个国家所害怕的敌人或对手的特征。真正强大的国家不害怕弱小的威胁,如果它害怕了,它就贬低了自己、而烘托了这个弱小的力量。反观中共,就像共 军不打自招、透露出他们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显示的,它害怕法轮功,害怕一群手无寸铁、打不还手的人群。中共也害怕言论,甚至害怕画家艾未未的一粒粒葵花 籽。

不久的将来人们会发现,越是当中共渲染它自己“强大”时,越是它最恐惧、最虚弱的时候。人们只要站起来轻轻一推,就会发现这个有一半的党员已经明里、暗里的三退了、已经与之离心离德的世界第一“大”党和最后的极权,是不堪一击的。

提出金融战的中共的军事、战略专家,其实是把美国的强大看成是因为金融和军事的原因了,这是典型的误判,而误判又导致了错误的策略。成为强大的国家,需要道 德的力量、精神上的领袖力量、人文上的前瞻性力量,和根植于传统的文化力量。不管是金融武器或航空母舰,只要是人类当前水准的各式武器,都有各自的短长。 不知长短的狂人,会将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一句话,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思维。毛说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言下之意,是敌人在战略上是愚蠢的,只是战术上比较强。如今看来,红朝在战略和战术上都不得要领,全给搞错了,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本文转自23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1/981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9-06 11:46:26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7/n3365499.htm谢田-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8/11 07:52:09 AM
没有道德,也是一种力量。哈哈哈——素公
游客
   09/08/11 02:03:54 AM
假如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危机又走近了一步。假如欧盟、美国、英国、日本都广为接受人民币,且数量巨大,那么,中共就会在北京启动危机的按钮。人民币国际化的另一个阴谋是,用印钞机从中国国内不断印刷废纸人民币,然后购买世界的石油、铜、镍等资源。大家不妨调查一下,那些在美国喊应该让人民币升值的美国人,有多少是中共的工具和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