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33055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的次贷,都是金融危机的催产婆,但它们二者却有本质上的不同。
图为中国银行上海某之行外黑市兑换外币的人们。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 认为,2011年正变成“全球愤怒之年”,亦即在全球范围内,众多国家都爆发了各种形式的街头抗议或民众起义。有意思的是,拉赫曼发现,似乎唯有美国是其 中的例外。其实,中共的左派人士也一直在纳闷儿,为什么美国贫富悬殊也很大,民间有那么多枪支,种族问题也挺麻烦的,又是世界民族的大杂烩、大熔炉,凝聚力应该不算大,但美国却愣是没有什么“无产阶级革命” 的可能。对这个问题,这些左派人士如果不能跳出毛派的思维去看今天的世界,恐怕他们到棺材里去的时候,还是搞不清对这个问题的解答。
 
无论如何,全球民众愤怒的原因,却值得人们深入的思考。拉赫曼觉得,世界人民的愤懑,主要是因为对执政阶层的财富规模与腐败程度感到不公,而且各国的抗议运动和所有的动荡,都与“全球化”息息相关。如果真是这样,那在北非的埃及、利比亚之后,中国真的会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因为无论从中共权贵的财富掠夺,到中共官员的腐败程度,再到全球化中中国在世界经济产业链中日益不满的地位,都给了人们足够的理由,去担心中国社会愤怒的爆发。而这一爆发,很可能会是由专制的高压和集权开始,而以财富的聚敛和再散落而告终,最后回归一切来自泥土、又归于泥土的古训。而中国财富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在房市和股市之外,如今看来,又多了一个已经疯狂至极的民间信贷。

疯狂的中国民间信贷

港台报刊报导说,温州民间借贷的利率早已超过历史最高,月息已达到3至6分,甚至高达1角、1.5角,年率竟然达到180%!即使是贩毒和印伪钞,能偿还这样高利率的贷款,都没有太大的可能,因为犯罪者还要面对被警方抓捕的风险。无力偿还高利贷的倒闭企业,老板的“跑路”事件, 从沿海的浙江、厦门,到华东的江苏,再到内陆的内蒙,在中国大陆遍地上演,而且愈演愈烈。

说中国的民间信贷“疯狂至极”,其实真是一个“轻描淡写”(understatement)。高利贷不仅对不能获得银行信贷、不得不举债的中小企业来说是饮鸩止渴的毒酒,对社会的伤害其实更大,因为在利益的驱使下,全民都会参与民间信贷,温州已经出现了全民参与的迹象,这无疑会再现历史上荷兰郁金香的惨痛经历。

十七世纪荷兰黑色郁金香事件中,当抛售开始、泡沫破灭时,荷兰政府曾试图入市干预,企图挽回价格狂跌,但无济于事。中国政府干预民间信贷的时候,这个时刻是会随时到来的,迷信于铁碗的红朝不会有当年荷兰政府的温文尔雅,而是会以高压切断资金的链条。

如果说荷兰的郁金香事件,导致荷兰全国经济的混乱,是荷兰走向衰落的开始;民间信贷资金链断裂,导致中国经济的崩盘,怎么会没有可能呢。里昂证券的报告说,单是温州一地,民间未偿贷款总量就可能高达8000亿到1万亿人民币。而企业破产,至少会导致一到二成的未偿贷款变成坏帐。难怪有人说,中国式的“次贷危 机” ,已经迫在眉睫。

中国和美国的“次贷危机”

在对付金融危机时,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美国央行(美联储)多 用利息杠杆,一直把利率压在目前的低水准上。而中国政府在阻止经济过热、房产泡沫时,却鲜少使用利率杠杆,看不到利息的提升,而是不断的提升银行的准备金率。对付类似的经济问题,为什么美国升息而中国却主要提升银行的准备金率?中国央行对升息的恐惧,与民间资金疯狂流入地下钱庄,恐怕不无干系。

中国的假“次贷危机” 和美国的真“次贷危机” 相比,至少在四个方面有所不同。

第一,美国的危机是政府太乐意放款,以提高房屋购买率,是低利率的刺激;中国的危机是政府不愿放款,迫使中小企业铤而走险,是高利率的冒险。第二,美国的问题是银根太松,还有中国人持续购买美国国债,源源不断的提供廉价资本;中国的问题是银根太紧,并且一直在选择性的收紧,而且没有任何人会替中共的贪婪买 单。第三,美国的次贷破灭,信誉差的人和贪婪的银行受损,信誉好的人和讲良心的人毫发无损;中国民间信贷一旦破灭,辛苦的中小企业家破产,贪便宜的平民遭殃,坐拥银行资本的中共权贵则毫发无损。第四,美国危机过后,冤有头、债有主,清算的人流让律师们忙得不亦乐乎;中国危机一旦爆发,被清算的就不是同样破 了产的业主,而是危机源头的中南海了。

民间信贷危机的后果

地下钱庄在中国的盛行,从表面看,是民营企业得不到官方银行的优惠贷款,而民间的资金又没有可靠的投资去向。加上房地产市场的疯狂,资金富裕者和资金需求者都不自觉的被卷入了一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深的 金融深渊。所有参与者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不是最后一个脱身的人。而实际上,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是不得脱身的的牺牲品,因为他们面对的,除了严酷的经济规律,还有一个绝对不会容许民间资本、民营企业坐大的中共政府。造成地下钱庄盛行、民间信贷失控的根源,在于官方控制金融的策略,和官方银行歧视性的 贷款标准。

地下钱庄越发达,不管它是以找换店、银楼、当铺、外贸公司或旅行社等形式出现,其高利贷的利率越高,这场疯狂豪赌的吸引力就越大,最后破灭时的毁灭性打击也越重,最后被惨重波及的人数也就越多。当负债者不能按期还钱时,追讨的手段就不仅仅是在住家墙外泼油漆、涂鸦、用胶水塞钥匙孔、或在家门口挂个死猪头,甚至放火了。当人们意识到金融歧视的根源何在时,就回从根子上寻求解决的出路,去讨最后的“ 说法”。

中国总理警告说,发达国家的高失业率及政府债务等因素可能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而中方需要“充分重视货币政策的后续和累积效应”。但中共的货币政策在民间信贷这个被忽略的角落生出的苦果,则是中央政府无论怎么提高“政策的前瞻性”,都是不能解决的。◇

 

 

 

 

 

 

 

 

 

 

 

本文转自24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3/9844.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09-20 06:34:5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20/n3378378.htm谢田-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0/11 11:07:08 PM
8000亿到1万亿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