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33711

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存底,作为未经授权而擅自聚敛的国民财富,应该怎样物归原主,
是民众热议的话题。图为去年4月美国财政部推出新百元美钞时的新闻发布会。

 

国家民族的改朝换代这类事,以前多在教科书中看到,但今天的人类社会,人们已经对此屡见不鲜。利比亚的卡扎菲(又译: 格达费)被从水泥管子里拖出来的一幕,这世上应该很有一些人会在看到时,心里产生兔死狐悲、戚戚然的感觉。利比亚人民的下一步,除了筹备新政府的自由选 举,应该还有追查被卡扎菲家族攫取、隐藏的国家财富的艰钜任务。

盘点卡扎菲家族掠夺的两千亿美元之际,国人不免心潮起伏、浮想联翩,想着改朝换代如果发生在中国,所涉及的财富恐怕不只千亿美元的水平,而有上万亿美元之谱。如果人们普遍的预期、期待,大家心里想着、盼着的事情真在不久的将来实现,那中国的外汇财富怎么划分、怎么还富于民,其挑战要比利比亚和埃及大的多,这也是对经济界、学术界人士的小小测验。事实上,中国各界人士最近激烈讨论外汇储备是否是属于国民,以及外储是否应该分给民众,实际上已经悄然揭开了财富重新分配的序幕。

简单的划分不简单

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未经国民授权而被当政者擅自聚敛的财富。说它是一种变相的、以外币形式出现的税,也差不了多少。既然如此,究竟应该怎样物归原主、怎样公正瓜分,当然是民众关心的话题。3万亿美元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它相当于美国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但相当于中国全社会财富总值的七分之一。根据瑞信研究院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中国财富总值在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间增长了4万亿美元,总值现为20万亿美元。

海外学者几年前就提出了把这笔钱归还给中国百姓的建议,现在这个想法渗透到了中国内部,引起学术界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热议,也是蛮不错的。但是,在体制内讨论这个话题的弊病是显然的,因为总是有人不敢说真话,不敢说公平的话和有良心的话;体制外的人们有这个职责,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给出公正的说法。

3万亿美元是否“属于”中国民众,这个争论实在没有必要,那些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把外汇“买”走了、所以这笔钱是属于央行的人们,大概忘了央行的资产应该属于谁;也忘了因为央行强制收购外汇而发钞所带来的通胀,是什么人在承受、在默默埋单。但是,虽然3万亿美元的所有者是谁不是问题,但是否把这笔钱简单的按人头瓜分一下,就能满足公 平和公正的原则,还不那么简单。

正常国家的公平和公正

正常国家里,公平和公正是第一紧要的,社会财富水平是多少,其实不是最要紧的事。所以,人们才会见到像尼泊尔、不丹等国,远离尘世,人均收入不高,但人民的快乐程度却很高的现象。中国古人也有“不患寡,患不均”的说法。那天带女儿去外面吃饭,席间她讲了在学校和市里、州里比赛的趣事,把老爸给逗的够呛。

那次她参加乔治亚州的一个钢琴比赛,我问裁判是何许人也,裁决是否公平。她说看不见裁判,选手对着一个黑色垃圾袋弹琴!原来,为保持公正,裁判是从外州专门请来的音乐教授,与本州的学生、家长、老师素不相识,也没有师徒关系。但即使这样,为保证裁判不以貌取人,不因为考生的种族、性别、肤色等歧视对待,组委会用超市买到的、用来装庭园垃圾的巨大黑塑料袋,把袋子从中间撕开,变成一块巨大的黑幕,把裁判和学生隔开来。裁判只能听到声音,按参赛者的号码打分,以确保公平、杜绝作弊。

费城著名的寇帝斯(Curtis)音乐学院在招生时,甚至在木地板上临时铺上厚厚的地毯,就是为了让女生的高跟鞋在一走一过时、不会出现踢踏踢踏的声音,以免性别歧视的发生。公平和公正,就是在这些细节中体现出来的。

外汇储备的返还和退税

财富在法律意义上的划分,公平划分也许是平等的,但不总是这样。公平(equitable)不是等同(equal),公平有正义(just)和公正(fair)的涵义,并不是简单的相等。圣地亚哥博客作家詹妮给了一个关于平等(Equal)与公正(Equitable)的例子。她说,在家里把图书放到书架上的时候,人们一般把儿童图书放在底层,把成人图书放在上层。如果按平等(Equal)的方式摆放,就应该把所有的书都上下均等的放,但那样可能就有失公正(Equitable)了。

既然中国天量的外储是未经国民授权而被当政者擅自聚敛的财富,是变相的、以外币形式出现的税收,解决方 案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返还和退税。如果把外汇直接分给国内居民或投入经济,确实会形成货币的二次投放,加剧通胀。虽然人们在创造外汇时的贡献不同,但同时都受到因外汇截留政策带来的通胀的盘剥。中国学者提出了一些方案,但大都被以各种理由否决,认为不可行。把外汇分给百姓,要看百姓的需求是什么。国人饱受 医疗、教育、住房等民生领域的压力,使用外汇“进口”医生、或者上亿学生出国留学,都不太现实。但可行性是存在的,具体说来,有上、中、下三种策略。

三种策略的下策,是用外汇把市面的房子买回,再分给民众,但这未免太便宜了囤聚房源的贪官。外汇必须用在境外,把外汇换成人民币既不可能,即使换了,继续贬值的人民币也没人喜欢。中策是购买民生商品及国际大宗商品,用以投放市场、平抑物价。虽然这种做法可能会使某些商人受损,但对全社会的益处较大。上策则是购买黄金,直接分给民众。3万亿美元按1500美元一盎司的价格,相当于20亿盎司,也相当于世界黄金总量50亿盎司的4成。一盎司的金条国人每人分得一根半,应该没人反对。

唯一的问题,是中南海卡扎菲的“老朋友” ,他们会乐意这样做吗?恐怕很难。◇

 

 

 

 

 

 

 

 

本文转自24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9/1001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1-11-01 13:03:52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2/n3418238.htm谢田-3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