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35348

西方世界的熊猫拥抱者,已加入屠龙的行列。赤龙内心隐藏已久、对外部世界的敌视,
在不经意中表露无遗。图为中国新发行的龙年邮票。
 
美国和西方政府的官员与政治活动家,在对华政策上向来有两派对立的意见。一方是所谓的鹰派,他们没有幻想,力主强硬对待共产专制等极权国家;一方是温和的一派,通常支持中共的国家政策,希望通过接触来促进渐进式的改变。在国际间,前者通常被称为“屠龙者” (Dragon Slayers),而后者,经常被称为“拥抱大熊猫的人”(Panda Huggers)。

屠龙者和熊猫拥抱者

“屠龙者”是西方电影和文学作品中勇敢和正义的象征,他们杀的常是圣经里的红色恶龙。看着电影中的屠龙,觉得还是蛮勉强和滑稽的。那龙虽然飞的不高,但上天入地、能跳能跑,嘴里还能像火焰喷射器一样喷火,一烧一大片,但愣是被一个孔武有力的人给杀了,这很难令人信服。西方英雄通常把龙引诱到一个角落里、夹缝中,然后挥刀直取龙的颈项,西方龙不及中国龙矫健灵活,看起来更像背着盔甲的恐龙。如果按中国龙腾云驾雾、普降天雨的本事,加上可以遁入另外空间,西方的屠龙者是根本没有制胜的可能的。

“熊猫拥抱者”的形象也不算差。中国的熊猫外交,本益比是蛮低的,如果算上一头大熊猫每年100万美元的租金,其实还很有赚头。来自中国的大熊猫向来是美国动物园里孩子们的最爱,最近好莱坞电影《功夫熊猫》也博得普遍好评。美国人最喜欢的,就是功夫熊猫那股憨劲,那种笨乎乎、傻兮兮、傻人自有傻福气的形象。最不被看好、 不被青睐的弱势群体,所谓的“Underdog”(哀兵或弱者),是美国佬最乐意见到成功的形象。

“熊猫拥抱者” (Panda Huggers)和“喜爱中国的人”(Sinophile)有所不同。“喜爱中国的人”喜欢一切与中国和中华文化有关的东西,从中华美食、人 物历史、风土人情,都算在内。糟糕的是,“Sinophile”这个词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是指喜欢干坏事的人。

熊猫拥抱者开始屠龙

不管是“屠龙者”还是“熊猫拥抱者”,虽然双方政治策略上截然对立,但在不那么关心国家大事的民众眼里,他们没有太多的差别。简妮.艾凡诺(Jeannie Ivanov)是位英国女孩,她描述了在中国她是如何在“屠龙者”和“熊猫拥抱者”之间游弋的。她发现大部分在中国的外国人非此即彼,不屠龙就拥抱熊猫, 极端的也有但不多。拥抱熊猫最亲的一个家伙,回不了自己的祖国,而只能在中国晃荡;最凶的屠龙者说一口流利的母语英语,但因为肤色和南美裔的姓氏,他愣是在中国受歧视而找不到教英语的工作。简妮本人,面对北京的交通拥挤、随地吐痰、中国人怪怪的思维方式,她是屠龙者,恨不得尖叫着冲向机场,坐第一班飞机逃回英国;但想到在中国的独特经历,外国人可以享有的那些许多中国人都享受不到的特权,她又开始拥抱熊猫了。

“屠龙者”和“熊猫拥抱者”间最近的消长,开始为许多人所关注。美国《纽约时报》近期刊出《处理中国的问题》的社论,指出有迹象表明中国经济正遭遇危机,而且危机会演变为全球性贸易冲突。中国房地产泡沫破裂,新屋开工降温引发钢产量下降,银行巨额房贷处于危险,出口需求放缓,会导致中国经济的硬着陆,并对巴西和俄罗斯产生直接冲击。他们基本上认定了中共会坚持一条老路走到黑。英国《金融时报》年初也说,不要冀望于中国的太子党,也就是说他们对中共的期望业已破灭。人们应该记忆犹新的是,当年也是这些西方媒体和企业,在与熊猫跳舞的时候,给中共输入了大量的鲜血。

龙年邮票吐露玄机

中共当局在制造房地产泡沫和用铁公机刺激经济时,本来是用来欺骗别人、欺骗外国人的,但现在看来把自己也骗了。正像那句“谎言重复千遍变成真理”所说的,把自己也给骗了。自己骗自己的结果,就是底气膨胀,觉得韬光养晦、善于藏拙已经过时,现在也许是出来当头的时候。当谁的头呢,走在朝鲜、伊朗或古巴前面,既难看又心有不甘。最新出版的龙年邮票,不经意间,把原来包藏了二十多年的野心,给不小心的透露了出来。前中共元老邓小平地下有知,一定大呼露头过早、沉不住气,败事有余。

面露凶相、恶待世人,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却是中共本质的展现。狰狞面目示人的做法,会为中华民族带来无穷的后患。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开始时,美国和英国海军有个共识,就是他们的潜艇和水面舰只不对德国和日本的商船、民用船只开火,奉行君子之道。偷袭珍珠港之后,尤其是惨烈至极的硫磺岛战役中,日军对美国战俘的虐待被曝光,君子之道和绅士作风被悄悄的放弃,人类卷入类似于兽类、野蛮报复的厮杀。英美海军后来奉行的策略,是对德国和日本的商船、民船也立即开火,先打沉了再说,然后再解救平民。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凶恶,导致广岛、长崎几十万平民的陪葬,和日本最后的覆亡。

仔细观察美国朝野,不管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当政,其外交政策虽然不同,但大同小异。而且,政府的外交政策在经济和军事上的体现,也颇为不同。他们在对共产专制集团的军事战略上,没有什么幻想,但在经济上、金钱上,在现实利益面前,还有点执著放不下。山姆大叔在经济上妥协、让步、虚与委蛇,但军事上的戒备和战略上的准备却毫不含糊,这一点让刚刚准备崭露头角的红朝瞠目结舌。而且,跃跃欲试的赤龙刚露头,就把熊猫拥抱者推向屠龙者了。

凶神恶煞的龙年邮票对美国的战略研究者来说,是一个微小而明确的警醒。对手的阴险和内心世界,在四联张的方寸之间展露无遗。抱着熊猫甜甜酣睡的人,早上醒来突然发现怀里的不是憨态可掬的大熊猫,而是一只口中喷火的红色恶龙,其惊讶、懊恼和后悔莫及之心理,应该可想而知。◇

 

 

 

 

 

 

 

 

 

 

 

本文转自25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60/10317.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2-01-16 09:18:28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6/n3488437.htm谢田-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16/12 10:28:56 PM
大纪元网友 ''谢田兄好文,顶。共匪当道中华,连大熊猫都成了统战工具,深为可爱的大熊猫感到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