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35994

白宫认为美国和中国的最大分歧在于经济。此言差矣,美中根本分歧不在经济而在道义。
图为总统奥巴马发布国情咨文前、在白宫的走廊内。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任期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四次提到中国,但都是从负面提及的。奥巴马宣布成立“执行工作组”,直指中国在贸易及其他商业行为上的违规,表示要有所作为。美国政府将就中方不符合国际规范的领域,直接向中国施压。施压的成效会如何,还有待观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几乎异口同声对中共的强硬态度,相信对奥巴马的此番痛下决心,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但此后不久,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德斯(Ben Rhodes)表示,美国外交战略“重返亚太”并非针对中国,美中合作不是零和游戏,并且美中两国最严重的分歧“在于经济”。在国策的战略认识上如此说法,奥巴马政府就有失偏颇了。

总统的国情咨文

严格说来,“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的名词翻译并不准确,搞不清谁向谁提供关于“国情”的谘询。咨文其实是汇报,按“国情咨文”的英文本意看,这个总统年度对国会两院联席会议的演讲是宪法规定的,应该是向美国人民的民意代表——国会,关于国家状况的汇报。当然这也是总统介绍其立法议程的时机,因为总统需要与国会合作才能有效的制定法律,总统也藉此机会宣讲其治国的方针。

美国总统其实也并不一定要做这个演讲,以前总统只要向国会提供书面报告就行。当年杰佛逊就不喜欢演讲,觉得太富有君主制的色彩,像是英国皇室对下院演讲(Speech from the throne),缺乏民主观念。所以杰佛逊就把它写好后送到国会,让工作人员宣读。其实,离任总统还可以做一个临别的“国情咨文演讲”,在新任总统就职的那年进行。但过去30年来几乎没有总统这样做,大概是不想抢风头、有“人走茶凉”的因素在起作用吧。

咨文演讲的趣闻

从威尔逊总统开始,每位总统都没错过这个亲自向国会演讲的机会。广播电视出现后,总统的国情咨文就不仅仅是针对议员的了,而是变成面对全体民众。问题也出在这里,进入当代,国情咨文有些变质,有点儿变成政党之争的工具,很令人遗憾。连对总统演讲的鼓掌,也都沾有政党政治的色彩。值得指出的是,总统演讲过程 中,为保持中立形象,最高法院法官和军队将领一般是不鼓掌的。

有趣的是,内阁部长中会有个人不参加国情咨文演讲,而是待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因为担心出现不测。演讲时,美国政府所有高级官员,从总统、副总统、众院议长、到内阁部长、最高法院法官、高级军事将领,美国政界最重要人物几乎所有人都待在同一个屋子里,如果有灾难发生,必须能确保权力的交替。国会议员也有几个不参加,也待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以备不测。

美国不光总统有“国 情咨文演讲”,许多州长也有“州情咨文演讲”(State of the State address),大学有校长的“校情咨文演讲”(State of the University address),有些公司也有“公司情咨文演讲”,欧洲议会也采纳了美国的这一做法。

中美两国的分歧

美国目前虽然经济开始回升,失业率在下降,但微观经济状况仍然堪忧。越是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才是领导人智慧和远见的考验,也是此时的国家和人民在历史上会留下什么烙印的关键时刻。因利益而放弃原则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不因利益缺失而坚持原则的例子,历史上寥寥无几;但天地神明对坚持原则者的奖励,往往日后才能看得出来。

罗德斯认为美中合作对美国、亚太来说都不是零和游戏,恐怕值得商榷。利益之争,在全球经济萧条、世界灾难频发、商业利润菲薄、市场萎缩之时,要达成双赢而不是零和,目前越来越困难。中共外交部官员强调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并警告说美国已进入大选之年,要“特别警惕、坚决抵制把经贸问题政治化的倾向”,说明中共充分意识到了经济问题对中共政权的存亡来说,是多么的紧要。

中共不久前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控制通涨和保增长的矛盾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这一选择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所在,却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所在。这一选择也明确表明,恰恰是中南海在把经贸问题政治化,把政权的稳定放在了民众的福祉之上,而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利益,就更不再话下了。

中美最大的分歧,经济只是表面,中国所有社会问题包括经济问题的最终根源,都是政治性的,都源于中共的专制。支撑中共政治体制的基础,则是其反人类、反道德、反天理的邪恶本性。美国与其他任何国家的经济磨擦,都没有这样的深刻背景,也很容易解决。美中分歧从本质上说,是自由与暴政、人性和魔性、道德与反道 德、正义与邪恶的对峙。把这样的正邪之战看成经济的纠纷,如果不是官员被金钱利益蒙蔽了良心,就是人们对世间仅存的最后邪恶认识不足。

德国总理在中国社科院演讲时,委婉提出国家经济繁荣“只有在内部平衡发展的基础上才能成功”;德国经验在于“社会和平以及社会和区域的平衡”、“对环境友好的 经济活动”、和“可信赖的法治结构。”严谨的日尔曼人应进一步指出,中国内部矛盾的不可谐调、法制的缺失,都是中共政治的产物。

如《经济学人》所指,由新加坡最早实践、在中国大行其道的“国家资本主义”正在滥觞。研究表明,国企使用资本的效率要低于私企,增长也更慢,资源如果被私企使用将有更好的效果。国家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危害,带来的贫富分化,带来的社会即将面临的全面崩溃,是政治的问题,也是道义的问题。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说中国让世界担心;中国的意图从南海到经济政策,都让世界担心不已。担心什么呢?最本质的担心,正是因为这个邪恶集团触及了全世界人民心中道德的底线。安理会的叙利亚决议,中俄行使了否决权。面对独裁对民众的屠杀,只有最邪恶的政权才会视若无睹。

古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行不果。自由世界的领袖必须透过经济的迷雾,直指专制和邪恶的要害,才能名正言顺、堂堂正正的替天行道。奥巴马寄望于竞选连任,“经济”可能是决定选举结果的表面原因,道义才是决定命运的背后因素。◇

 

 

 

 

 

 

 

 

 

 

本文转自26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63/1042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美东时间: 2012-02-14 07:01:09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4/n3512406.htm谢田-白宫差矣-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5/12 12:40:58 AM
“经济”可能是决定选举结果的表面原因,道义才是决定命运的背后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