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其它
謝田  >  時評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37823

中国局势扑朔迷离,似乎正验证着社会学中的毕马龙效应。
图为法国里昂第62届国际抒情艺术节中,英国和比利时歌唱家在演唱歌剧《毕马龙》(Pygmalion)
 

中国目前的政治和经济局势,越来越令人眼花缭乱。中共内部各派系的纷争,起初人们还纷纷看热闹,但渐渐的越看越厌恶、越看越心寒,那些政争、贪腐、谋杀、淫乱和谋反,一个比一个黑暗,一个比一个肮脏。天意昭昭,这一出出丑陋和卑鄙的闹剧,应该让全中国人都明白面临的这个利益和暴力集团,究竟是什么成色。人们开始反思,共产党看来这次真的要玩完了;人们更加紧迫和现实的在考虑,中共完结之后,中国应该这么办。

红朝人人自危,到处抓人被抓,看起来非常滑稽,也具足黑色幽默。仔细想想,当个共产党人可真是很苦的,当共产党官员更是难过。昨天还是当朝二品,今天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拖家带口一起下狱。报应真的是现世现报,打黑时只管抓人,也不管别人犯法了没有;被抓时也只被告知“严重违纪”,连违的什么纪都不知道。尚在体系内的朋友该好好思考思考,真的不如退出来好;退出来了,会安全和自在许多。

正常社会的政府和人民

正常社会里,相比之下,民众与政府的关系就简单得多,也有趣得多。看昔日红朝冠盖纷纷入狱,不禁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一个故事,说的是新泽西州一个意大利裔老人的菜园子。

这位独居的老人想在后花园里种点西红柿,但他有些困难,因为菜地的土壤太硬。他的儿子叫温森特(Vincent),以前都帮他耕地、翻地,但今年温森特给抓到监狱里去坐牢了。老人给大牢里的儿子写了封信,述说了他的思念和苦衷。几天之后,儿子回信说:“老爸,千万不要挖地,因为园子地底下有几具尸体埋在那儿。”

第二天凌晨4点,老人还在睡梦之中,联邦调查局(FBI)官员和当地警察一大批人涌入老人的菜园,把整个院子都挖掘遍了,也没有找到任何尸体。他们向老人道歉后,就悻悻地离开了。隔天老人接到了儿子从监狱里发来的又一封信,信中是这样说的:“亲爱的老爸,现在您可以种西红柿了。目前状况下,我只能帮你到这儿。爱你的温森特。”

当前局势下,海内外各方面的人都在积极的发声,争抢话语权,试图影响民心和民意,影响社会走向。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各方面的人都在提出自己的希望,还有舆论的角力、各种各样的许愿和诚心的祝愿和祈祷。这些思想上的、意识形态上的东西,对中国社会未来的走向,有没有作用呢?也就是说,人们的期望和指望有没有用呢?它会对另一个客体产生影响吗?影响其实是有的,社会学中的“毕马龙效应”,说的就是这个现象。

有趣的毕马龙效应

“毕马龙”(Pygmalion,又译“皮格马利翁”)是希腊神话中一位塞普勒斯的雕塑家,它也是擅长航海和贸易的腓尼基人信仰的一个神的名字。雕塑家毕马龙爱上了自己创作的一个女人的象牙雕像,他在维纳斯的祭坛前乞求爱情女神,希望把雕 塑变成真正的女人。当毕马龙回家亲吻象牙雕塑时,发现牙雕的嘴唇是温暖的,象牙也失去了硬度,原来维纳斯回应了毕马龙的许愿。毕马龙后来与牙雕变成的女人结婚,他们还生了一个儿子。

毕马龙的故事成为以后许多世纪文艺作品的主题。木偶匹诺曹的传奇,就是毕马龙故事的一个变种;莎士比亚的《一个冬天的童话》里,也有这个故事的影子;英国剧作家萧伯纳的歌剧《毕马龙》,则是现代的翻版。

在社会学和管理学中,所谓的“毕马龙效应”(Pygmalion effect),或者“罗森索效应”(Rosenthal effect),就是从这个希腊神话的故事里来的。社会学和管理学中的“毕马龙效应”是指这样一个现象,就是当人们被赋予更大的期待值的时候,他们会表现得更好。不管是少年儿童、学校学生或公司员工,身上都有这个效应。

毕马龙效应可以说是一种可以“自我实现的预言”,或者说可以“自圆其说”。在这种自圆其说或预言自我实现的 时候,人们往往将其内在负面的东西遏制住,而把自己正的、积极的一面发扬光大,以取得成功。在社会阶层研究、鼓励学生教育成功方面,该试验都相当成功。著名企业家如松下幸之助、卡内基、杰克.威尔什,都有效的运用这个效应来激励员工。汽车大王亨利-福特曾说过:“不管你认为你自己能行或者不行,你都是对 的。”

正面期望给中国带来希望

华语圈子里,毕马龙效应也被称作“期待效应”,泛指这些由期望而产生实际效果的现象。人们也都熟悉那些“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有志者、事竟成”或“心想事成”等说法。

其实,这种正面期望所带来的,抑制自己负面、不好的东西,发扬自己正面、好的东西的过程,很有东方古老修炼的内涵。正法门修炼中,人们更是在主动同化宇宙真诚和善良的特性,抛弃自己后天负面的、恶的和消极的内涵。这样做的结果,自然带动人们向良性的方向发展;更多的人这样做了,整个社会就会向良性方向发展。 最后带来的善良社会的结局,有人会说是毕马龙效应的体现,其实它是宇宙正法理的体现,是宇宙体系清理自我、自我更新的体现。

红朝残余和邪恶势力,无疑也在散发出负面的、毁灭性的期望,试图维持往昔的岁月。但善良人们的期望,人们正的希望、正的念想,有巨大的作用。我们每个人,在目前错综复杂 的局势下,如果都能保持正的信念,抛弃红朝所有的余孽,让自由获胜,让正义伸张,让假恶暴销声匿迹,我们的期望就会起作用,扑朔迷离的僵持中就会有坚冰被 打开。

最后,哪方的期望会获胜呢?那就要看谁的力量大、谁的“功力”高了。当正义战胜邪恶之时,信神的人会觉得是神的意志的胜利;不信神的人,也许会变得相信了一点儿。但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好一些。◇

 

 

 

 

 

 

 

本文转自27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3/1068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