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其它
謝田  >  評論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37857

进退两难的境地,国人称为三叉路口,西人笔下则是处于意大利沿岸的岩石和漩涡之间。
图为地中海沿岸的礁石。
 
处于前景未卜或左右为难的境地时,国人一般会说是遇到了三叉口,或到了十字路口,需要在两条道路间做个选择。而西方人 呢,则喜欢说遇到了“Dilemma”(进退两难),或者必须在两个女妖精之间做一个选择。

荷马史诗《奥德赛》(Odyssey)里,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军队返乡,俄底修斯(Odysseus)的船在麦辛拿 (Messina)海峡遇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不得不在西拉(Scylla)和查律布狄斯(Charybdis)这两个海妖中选择一个,两个女妖分别把 守着麦辛拿海峡的两侧。

西拉本来是个美丽的仙女,因为女巫瑟尔斯(Circe)妒忌她,把她变成长着六个头的怪物。查律布狄斯也很厉害,可以吐纳整个海峡的水。麦辛拿靠近意大利本土的一侧,那块危险的岩石被称作“西拉巨岩”,靠西西里岛一侧有个巨大的涡漩,被称作“查律布狄斯漩涡”。俄底修斯足智多谋,特洛伊战争中的木马计就是他的主意,但走海峡中线的他还是被西拉一下子抓走吃掉了船上的六个水手。俄底修斯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后世的人居然把他的木马计复活了,用在计算机病毒领域。

中国政经的茫然局面

中国目前的局势,是中共建政以来所仅见;政 局诡愕捉摸不定,经济前途未卜,国家机器停滞,进退两难无所适从。从政府到民间,好像突然失去了方向,茫然之中在等老天爷发令。表面平静之下,能感到地下涌动的暗流和岩浆;巨大能量的爆发,可能就在转瞬之间。曾几何时,中国政局还被说成是“安定团结”,许多人高歌“中国世纪”的到来。不久前中国经济被称为 “一花独放”、“躲过世界经济危机”,甚至还能引领世界、拯救欧洲。但一夜之间,从王捕头进美国领馆开始,一切都变了;中共突然变得脆弱万分,连自保都不成了。

地方大员和军方巨头的“表忠心”,让观察中国的海外人士感到深深的悲哀:中国人管理社会、治理国家的水平和社会的文明程度,竟然如此低下,连非洲最落后的国家都不如。媒体和网路的各种异象,从中央严厉整肃到诸侯亮剑威胁都明确显示,高层内斗变得日益激烈,他们不再隐蔽或不能隐藏,也许他们在刻意显露,以试探外界反应和对手的虚实。激战目前处于胶着状态,但从中共残酷斗争的历史看,争锋的双方或三方至少有一、两方会去冥府报到、成为刀下之鬼。中共的彻底分裂和整体灭亡,正迅速趋向现实。在致命一击发出前,外界看到的是大战前的谧静,这是一种可怕的、令当事人震颤的死寂。

中国政经的进退两难

中国社会乱象丛生,政治不知向何处去,经济也不知向何处去。过去是右派鼓吹革命,如今左派也要革命;人人都想革命,社会杀气腾腾。中共高层透露,他们议论的不是王、薄的处置,而是如何拖延垮台的时间。在三岔路口,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有足够多的中共内部人士不满。而唯一能让中国人民满意的,又是中共自己不愿看到、那条解体中共的路。否定自己的过去,放弃已有的名利和特权,即使是为了保全性命,还是不那么容易成为许多人理智的选择。

今年以来,政坛风云变幻的同时,经济也亮起红灯。前两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的利润两年来首次降低,京沪广渝一线城市的政府收入下滑,前两月全国财政收入增长比去 年平均增速下降一半。中国股市的熊市已持续了近4年,经济基本面全面恶化。贫富差距急遽扩大的速度,超过了世界历史上的所有国家。土地财政、国企转制、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轻易吞噬了全社会的财富。人们惊讶于权贵如何这么迅速的占有了绝大多数的财富,也震惊于自己何以一夜之间成为不是奴隶的奴隶。

海内外静观大戏的人,心态各自不同。有的深知天命,对结局了然于心,目前只是身在尘世、心在方外,每天做着该做的事,静候天定的显现;有的略知天机,半信天命,正努力推波助澜,希望人的努力能换来美好的明天;还有的茫然无知,浑浑噩噩、疲于生计,不知命运改变的时刻已经到来。

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从根源上说并用修炼界的话讲,是因为中国社会上上下下都偏离了宇宙“真诚”和“良善”的本性;从普通人的角度看,中国社会的问题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的,也是从当权者谎言、欺骗、弄虚作假和滥施暴戾开始的。

在三叉口该怎么办

站在三叉口、千钧一发之时,人们该怎么办呢?长于分析的人,用意识型态、左右两派、势力范围以及血统,来画分中共内部的系别、派别和团伙。这些画分方法可以用,但最好不要被方法的本身给局限住了。范畴论(Category Theory)本来是数学的分支,以抽像的方法来处理数学概念。用于社会学领域之后,其局限往往不为人们所充分知晓。

人们习惯于把不熟悉的东西画分分类,归类于已知、熟悉的范畴之内。归类之后,会便于分析。但这样做实际上是在下结论、定论,把某种东西跟以前类似的东西等同、并列起来。如果这 个东西有新的特征,不完全属于原有归类的话,人们就会忽视许多重要的特征和线索。这就不利于我们的分析和认识,会忽视许多能导致产生新认识、新知识的机 会。

研究中共的人们发现,这个“生命体”与历史上所有的政党和团体都非常不同。不是把秦始皇放大一百倍,或波尔布特放大一千倍,或把斯大林和希特勒加起来再乘以若干,就可以复制出一个中共那样的灵体的。这个团体对中国人和全人类的危害,人们痛定思痛,会必然做出结论,它只有解体和灭迹的唯一 一条出路。

三岔路口来路一条去路两条,何去何从须慎重选择。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人们常常在选错了路、走上不归路之后,才后悔莫及。江氏后悔当年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就是最新的例子。这个迟来的后悔在今天看来,已种下颠覆红朝的种子。在大势所趋、灭共趋势不可逆转时,中共高层如能自救救 人,多少赎回罪衍、戴罪立功,当踏上三岔路中唯一光明之路。

过了三岔口,恐怕就没有回头路了;因为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今天中国的局势的确千钧一发,这是对中共内部较为开明或较有良心的人的考验,也是对全体中国民众的考验。

考试早晚会结束,结局也即将揭晓。◇

 

 

 

 

 

 

 

 

 

 

 

 

本文转自270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2/10657.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