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38076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呢?很多人可能印象模糊。图为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
艾门朵夫(Douglas Elmendorf)介绍美国经济预测,他说前景不是很妙。
 
经济出现危机时,会是什么样子呢?许多民众只是听说过理论上的、那些资本主义社会才会出现的危机,而中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危机”的。中国最接近危机的那次,还是毛的遗孀江青等“四人帮”的错,因为他们把国民经济弄到了“崩溃的边缘”。当然,只是边缘而已,还没坠入深渊。这大概是中国百姓所经历过的、与“经济危机”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危机的观念和忌讳

中国人其实是世界上最有危机意识的民族之一,虽不如日本民族那么 强,但也差不离,要不然国人的储蓄率也不会“世界第一”。为什么储蓄那么多呢?就是因为危机意识强、因为害怕;害怕涨价、害怕养老、害怕生病、害怕世界末日,所以要存钱。恰恰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危机意识的社会,现在政府最怕的,也是“危机”二字。中共特别要求媒体不能碰危机和崩溃之类的名词,好像说曹操, 曹操就会马上来到一样。红朝怕这些名词也就算了,其来日无多,怕也应该。但百姓跟着怕,就没什么必要。

被誉为“百家宗师” 的姜太公(姜子牙)曾说:“王者之国,使人民富裕。霸者之国,使士人富裕。仅存之国,使大夫富裕。无道之国,国库富裕,谓之上溢而下漏。”这话非常精辟, 看看中土政府财政的疯长和三公消费,后两句也正是今日中国的写照。有国无道,焉能长久?出现危机或崩溃,并不是不可想像的;但中国经济不管是出现危机或崩溃,还有许多认知上的误区。

经济危机和崩溃的误区

上星期在爱默蕾(Emory)大学参加全球健康及人道主义峰 会,会上放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自由中国:信仰的勇气》。放映后讨论时,一名医学院的中国留学生说,她也不相信中国政府,也不喜欢中共,但她怕万一中国出什么事,她觉得好像精神上就没什么依托了,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可相信的了。听她说完,旁边的人都笑了,连跟她一起来的大陆学生也一起笑了起来,说她 “中毒比较深”。建议她相信“真善忍”,她半信半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就是红朝谎言和灌输给人们造成的思想和认知上的真空。

认知误区之一,是把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等同起来。经济出现危机可能导致动乱,但动乱发生时,往往是经济上升的时候。不是经济不好引发动乱,而是分配不公引发动乱。中国经济按中共的说法,这些年“高速增长”,为什么大规模群体抗暴在“更高速的增长”呢?

中国经济其实早已处在危机之中了,目前也在崩溃之中。不说别的,党政两套班子的系统,行政上的重叠给政府支出的压力,就不可能持续。镇压法轮功高峰时期,中共耗费了四分之一的国库,如今加上超过军费的维稳支出,这也是没办法支撑的。中共真的不需要什么人去推翻,它就按照如今的路子走下去,自己就会把自己给推翻。

中共政治上的解体,不是导致社会动乱的必要条件,而恰恰是结束经济危机的充分前提。换言之,目前的政治体制导致了经济的畸形发展和硬着陆;在不解决政治制度的条件下,经济崩溃只会更加惨烈。政治的本质是经济利益的再分配,而只有政治的变革,才会使经济止血回升、回归公平而合理的轨道。

危机的特征和解读

“危机”(Crisis)一词,其实没那么复杂,它就是会影响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社区或整个社会的,会导致不稳定或危险境况的事件。传播学者西格 (Seeger)、赛尔诺(Sellnow)和乌尔玛(Ulmer)认为,危机有四个特征,分别是“非常具体(specific)、难以预期 (unexpected)、非同寻常(non-routine)和需要改变”。危机发生后必须需要改变,如果无需改变,就不是危机,而只是失败 (failure)。所谓的“经济危机”,是一种突然进入经济衰退的过渡状态;如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的阿根廷经济危机和2002年的 南美经济危机等。而“金融危机”,则是指“银行危机”或“货币危机”。

翻开美国报刊,打开广播电视,美国人每天都在大喊危机。政治或经济上的危机,有就有呗,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去就好了。危机真要来时,躲是躲不过去的。中国人为什么害怕危机,其实还是马克思捣的鬼,因为国人给吓坏了。

经济危机的说法是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开始的。这一点大陆来的人都知道,因为不得不接受灌输。马克思主义经济学(Marxian economics)中的“历史唯物主义” (historical materialism)观点,认为经济繁荣和萧条周期性的循环往复,直到新生产方式的形成。马克思没有料到,他的理论在西方不适用,在中国管用。马克思所谓经济危机的原因、生产过剩和无产阶级的贫困化,恰恰描述了中国目前的现状。中国的产能过剩,和因通胀导致的工人、尤其是农民工的贫困化,是中国经济难以解开的死结。

凯恩斯主义完全用经济学范畴的概念来解释繁荣和萧条,而马克思主义则认为经济危机是更大范围内社会危机的一部分。有趣的是,去理解和解释中国经济的现状,用西方纯经济学的概念确实很难,反倒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更能够解释中国的经济。

至于“经济崩溃”(economic collapse),学术界也没什么明确定义。它被用来泛指严重的、长期的经济萧条,通常伴随着银行倒闭和失业率居高不下,以及通货飞涨导致正常商业活动的中断。在前苏联,苏共治下的经济崩溃甚至伴随着死亡率的上升和人口的下降。经济崩溃通常伴随着社会动荡、内乱和法律秩序的崩溃。中共用这一点吓唬民众, 岂不知恰恰是中共的存在,比如政法委滥权和大规模使用暴力,才造成中国法律秩序的崩溃和社会内乱。

危机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导致它产生的原因尚未人知。中国经济的“危机”,大部分是可以预计并在预期之中的,没有太多不确定、不为人知的原因。导致中国经济出现危机的原因,许多学者专家早已指出,只是当局没有意愿去缓解,却一味孤行、不放弃手头利益,非要一条死路走到黑。

今年神韵节目里,女高音凤鸣《人生路多长》的歌词,一语道破天机:“油灯燃尽突然亮,回光反衬楼成行”。这前一句,揭示了中国政治的哑谜;后一句呢,则点明了中国经济的玄机。◇

 

 

 

 

 

 

 

 

 

 

 

本文转自27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4/10713.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2-04-30 08:55:04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30/n3578143.htm【谢田】-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