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評論
重庆注资:中共政治生命完结

39131

重庆资金链断裂预示着什么呢?恐怕是中共政治生命的完结。
图为重庆武隆县武隆山上刻画的飞龙。
 
龙年进入仲夏,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形势正在加速恶化。即便在欧美强大的压力下,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回落至去年底以来5个多月的新低,金融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已悄然发生转变。中国大陆经营环境恶化之中,大批台商纷纷卖地卖厂,演出了一场撤退的大逃亡。回想台资蜂拥至进入大陆的情景,好像就在昨天。业内人士估计,未来两、三个月的窗口内,许多中国企业的资金链,恐怕都很难支撑、挺过这关键的阶段。

中共血债派心惊肉跳

颇能令中共血债派心惊肉跳的,是美国政府智囊、中国问题专家如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等人都认为,给中共内部健康力量留出的时间不多了,美国政府也越来越变得不耐烦。这些人觉得,如果中共领导层无法控制目前的政治和经济乱局,美国“肯定会支持可能冒起的要求开放和民主的新政治力量”。六四事件时,美国政府的立场赢得了民心和国际社会的尊敬,但可惜该立场在中共的银弹攻击下没能持续太久。今天,历史的机会又一次来临了。

企业资金链断裂怵目惊心,政府资金链的断裂则更加惊心动魄。5月上旬,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刚刚与重庆市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继续注入新的资金;5月中旬, 重庆市政府又与30家中央直属大型企业,包括中石油集团、中石化集团、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和中国建设银行等签订了72个项目,投资总额 3,500亿元。重庆官方承认,这是自1949年以来重庆最大的一次企业集中签约。

红朝“集中签约”的不良癖好

红朝冠盖好像特别喜欢这种“集中签约”的做法,也特别喜欢在领导人出访时来这么一手。“集中签约”轰轰烈烈,排场十足,领导人过足了成功的瘾和显示的欲望, 能拿出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姿态,以显示自身的权力和可控制的钱财。红朝大员没能想到的是,他们在从事一种最愚蠢、最冤大头、最被对手耻笑的举动。什么时候中国领导人能像西方政治家那样,以出席本国企业销售成功、签下巨额产品推销合同为荣,中国才会离正常的公民社会近一些。

“集中签约”是商业企业中最不可思议的蠢事,这种政治性的投资不是中共中央送给重庆政府的礼物,也不是理性的经济行为,而是因为重庆经济恶化、资金链的断裂已经迫在眉睫甚至已经发生。一个石油项目和一个电讯项目,可行性研究都需要许多年,正好同一天发现需要在重庆投资,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个兵器装备的投资和船舶的建设,也居然同时发现需要在重庆动工,并与石油和电讯项目同步,就更滑稽了。好大喜功的红朝,显然不知道他们的举动为国际社会所耻笑,反而乐此不疲,突显中国人的悲哀。

但肉食者之鄙,其实不是人们应该关心的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人被权力薰陶过度时,这类举动在当权者自己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中国百姓应该忧心的是,重庆注资反映的是更大的危险,其中甚至可能有惊天的阴谋。可以预计的是,重庆经济显然出了非常大的问题,有巨大的窟窿,需要这些央企去急急忙忙的填补。当中央政府需要把石油、电讯、兵器、船舶等企业与国家专业银行纠集在一起时,人们可以判断,国有银行的资金供给肯定不足,领导人需要央求现金丰裕的国企解囊相助。至于投资项目是否经过详尽的可行性研究,是否能得到足够的投资回报,重庆是否是投资项目最佳的地点,这都不重要。红朝急于填补资金缺口的紧迫感,已远远超出了饥不择食、病急乱投医的地步。

重庆经济出现的巨大窟窿,显然跟薄王事件有密切联系。当年薄熙来在位时,为给自己的政绩添彩,用了各种办法,延请了很多台湾企业到重庆投资。薄氏对台湾富商大贾开出的条件、做出的许诺、批给的土地和税务上的优惠,只有台商自己知道,因为人们不太可能到囚禁薄熙来的地方去跟他核实。薄熙来垮台时,众多台商如丧考妣式的反应,正好说明了(大陆)官和(台湾)商的勾结,到了多么深刻的程度。人们应该记得,因为富士康工人跳楼,重庆为了帮助富士康,居然在厂区外建了宿舍楼,告诉富士康只要跳楼不在厂区之内,台湾人就不必担心。

薄熙来垮台,旧主人不在了,人治国家的劣处就展现无遗。承诺的优惠条件肯定没什么着落,投资项目也就很难赚得了钱。最为明智的做法,就是挥刀断臂、自残止血。文首提到的台商纷纷卖地卖厂、演出撤退逃亡的一幕,就是这时展现的。

重庆窟窿的政经后果

台湾和外企资本撤出,重庆众多大项目和工程必然中止或下马,大批工人失业的前景,是重庆和中央领导人的共同梦魇。资金链断裂,马上就会影响到整个重庆的经济。但由国有大企业填补重庆这个无底洞,注定是会失败的。盲目投资最后的恶果,可能不出一、两年人们就会看到。

中国总理5月底在武汉召开六省经济形势座谈会,表明中国经济的问题已经开始蔓延。重庆大规模紧急注资所反应的现实,有人认为是“三驾马车失灵”。但三驾马车至少半年前就已经失灵了。中国经济的出口、投资和消费都未能刺激经济的成长。中共当前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虚弱,为历史上所仅见。中共党媒一篇警告中国经济大 萧条的文章,在大陆立即遭到封杀,网友们都说红朝 “弱不禁风、杯弓蛇影。”

重庆的“唱红打黑”,也算一语成谶,真给它说着了。“唱红”唱出了重庆财政上的红字(赤字),“打黑”则打倒了一批中共自己的贪官、黑官和邪恶黑帮势力。重庆政治是中国政治的焦点和缩影,重庆经济也是中国经济的聚焦 和缩影。重庆政治葬送了王薄周的政治生命,重庆经济如今不得不由全中国人民来买单。但是,中国经济作为重庆经济的放大和翻版,如今的崩溃能由谁来买单?指望全世界来买单?世界各国都自顾不暇。走投无路之际,中国经济问题最后的解决,恐怕要由共产党政治生命的完结来给予满足。◇

 

 

 

 

 

 

 

 

 

 

本文转自277期【新纪元周刊】“锋笔天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9/1083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2-06-04 06:47:33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4/n3604596.htm谢田-重庆注资-中共政治生命完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