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与美加政府同步开战的商人

39135

与美加政府同步开战的商人,是跨国大桥的私人东主茂隆。图为美加边境上的“大使桥”。

中国反强拆、保家园、为维权奋战的人们,应该做梦都想拥有底特律商人茂隆的运气,也会羡慕茂隆鏖战美加两国政府的能力和阵势。《彭博商业周刊》今年5月有篇由记者苏姗.伯费尔德(Susan Berfield)写的报导,生动讲述了美加边境一座大桥的八旬主人,是怎么同时跟美国和加拿大几个政府对峙的。

美加间的彩虹桥和大使桥

去美加旅游的人,往往先到尼亚加拉大瀑布美国这面看看,然后过桥去加拿大看瀑布更壮观的另一面。 连接美加的“彩虹桥”(Rainbow Bridge),在加拿大的尼亚加拉瀑布市和美国的尼亚加拉瀑布市之间。但“彩虹桥”只允许客运,不允许商业卡车通过。对美加经济来说,另一座“大使桥” (Ambassador Bridge) 其实更重要。“大使桥”非同寻常的是,它既不是美国政府拥有的,也不是加拿大政府拥有的,也不是两国共同拥有的,而是私人拥有的,它是全美唯一一座私人拥有的主要跨境大桥!

“大使桥”横跨美加边境的底特律河,是钢索吊桥,长2300米,净空46米,1929年建成,已有80多年的桥龄。每天每夜,1万多辆卡车、4千多辆汽车要通过这里。卡车的过桥费是 15美元,小汽车是4美元。它是北美洲最繁忙的跨国境桥涵,美国和加拿大四分之一的商品贸易,都要通过这座桥梁!

曼纽尔.茂隆 (Manuel "Matty" Moroun)是底特律商人,也是亿万富翁。茂隆的底特律国际路桥公司(Detroit International Bridge Company)是大桥的拥有者和经营者,他的家族企业通过在美国和加拿大各开一家公司,控制和运营着这座“大使桥”。因为法律的授权,大桥有商业卡车的独家经营权。茂隆该是祖上积德,这辈子财源滚滚,大桥每天赚进15万美元,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大使桥的历史渊源

美国内战后,底特律和加拿大的温莎是当地铁路货运的中心,以前的铁路车厢,都是用摆渡船运过底特律河的。后来,两国的铁路公司想建一条河底隧道,但通风问题没解决好,项目被放弃了。然后人们又想建铁路桥,但大湖区的运输公司反对,说桥墩对航运构成威胁。1889年,美国国会又要求进行可行性研究,但桥还是没建成。再后来河底隧道建成了,未能受益的铁路公司还是希望建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大桥终于在1929年建起来了。

1979年,茂隆花3千万美元买下大桥。当时跟茂隆竞争的,还有现在人们耳熟能详的投资家巴菲特(Warren Buffett)。巴菲特和他的合伙人查理.曼格(Charlie Munger)也试图购买原来大桥公司的股票,但在加拿大政府的要求面前打了退堂鼓,把股份卖给了茂隆。查理.曼格20年后后悔了,承认他怎么都想像不出 一个比“大使桥”更加稳妥的投资。

直到今天,“大使桥”也是底特律附近唯一联接加拿大的卡车运输桥。因为没有竞争,没有第二座商业桥梁横跨 底特律河,它的过桥费将近5块美金,使批评的声音不绝于耳。茂隆曾提出花10亿美元建新的拉索桥面,但没得到加拿大方面的支持。而再建新桥的主张,受到茂隆的强烈反对,他甚至诉诸公堂,来阻止建桥的提案。茂隆与之对峙的几个政府,包括加拿大联邦政府,密执安州和安大略省政府,以及底特律市和温莎市。

中国维权人士肯定羡慕茂隆,因为茂隆把沿底特律河两岸的美国和加拿大土地大片大片的买下来了,就说以后要建新桥,都必须在他们的土地上进行!虽然美加政府在与茂隆对质公堂,他们也没能把茂隆的土地收回一分一亩,更没法强制拆迁茂隆的什么财产,几乎就拿茂隆没有任何办法。茂隆还登广告大骂政府,说他们浪费纳税人的钱,是不负责任的!

与美加政府同步开战

去年,当密执安州议会考虑州长建新桥的提议时,茂隆花了500万美元的电视广告反对这一主张。茂隆甚至征询了前总统克林顿的高级顾问来制定反击方案,美国茶党和保守派的团体也加入了论战。

“大使桥”因为当年设计失误等历史原因,上桥车辆必须通过底特律西南一片居民区。8年前密执安州交通部与茂隆达成协议,共同出资建一座上桥辅路,以绕开居民区。但州政府和茂隆后来吵了起来,因为建成的辅路没通过政府官员预想的地方,而是通过了茂隆自己利润丰厚的免税店和加油站!州政府指责茂隆违约,维恩郡法 院也如此裁定。

今年年初,法官要求84高龄的老茂隆出庭,老头子没去,结果法官判决老茂隆和公司总裁因蔑视法庭而入狱。工程没按照州政府的要求改建之前,老头子不得出狱。老茂隆和公司总裁不得不换上囚服。但他们毕竟不是刑事犯,待遇不错,两人可以从高档的乡村俱乐部订餐,而不用吃监狱的饭菜。 隔天上诉法庭裁决茂隆可以回家,所以他只坐了一天牢。

茂隆的卡车、货运和保险帝国财力雄厚,“大使桥”虽然每年带来6,000万美元的收入, 但这只是他们收入的一小部分。为阻止新跨境大桥的建立,茂隆与密执安州州长、加拿大总理和当地所有商业巨头都飙上了劲儿。新大桥准备在茂隆大桥两英里的下游兴建,双向六车道。茂隆反驳说,新大桥是不必要的,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并对他们不公。茂隆称密执安州本来是要与他们合作的,但后来抛弃了他们,而与加拿大“眉来眼去”。茂隆太太则说政府想毁掉其家族企业,让政府取而代之,这是在终结美国梦。茂隆家族的反对,只有一个理由还说得过去,就是从经济上看,目前似乎没有足够的需求。过桥车辆的数目,已从1999年最高峰的每年1,200万辆减少到去年的720万辆。

茂隆坐了一天牢也没放弃,其顽强精神令人钦佩。对在反抗中的中国被拆迁百姓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抗争案例。2012年6月,底特律河国际跨境(DRIC)工程达成协议,建设开始。新桥由加拿大政府出资5亿买地、建桥,投资由以后的过桥费偿还。

一段纠纷尘埃落地,一个家族奋战两国政府的趣事,也落下了帷幕。◇

 

 

 

 

 

 

 

 

 

本文转自280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2/10921.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2-06-25 12:10:53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26/n3620909.htm谢田-与美加政府同步开战的商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