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4210

北京奥运前,许多古建筑如前门的那些店面,都得以修缮一新。试图从新收拾旧山河的人们,对中国未来经济的面目,为什么讳莫如深?(Getty Images)
 

七月去华盛顿DC开会,旅途中遇到一位电脑专家,一路交流受益匪浅。与电脑专家探讨经济话题时,发现学科技的人对经济事务观察的角度和思路,颇为与众不同。会后把以前一篇演讲稿寄给了他,那是2006年三、四月间在秘鲁、智利、阿根廷、和康州耶鲁几次中国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结果他读了之后,又提出了更多的问题。

想着最近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很多,为便于讨论,也听听更多人的意见,就把这篇题为“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的文章放在了个人博客上(http://tinyurl.com/6ostt2)。两个星期后录得的一万来个点击中,有近一百五十份各种各样的留言,包括几十条有趣的责骂。许多帖子很有价值,提出了需要继续研究的课题。而那些批评家的骂帖,不管是笑骂、怒骂、还是诟骂、谩骂,也不管骂者的背景和动机,听听这些词句、想想其思维和推理的方式,对所有的人都应该是有意义的。

可贵的批评家们有几类,共同的特点是他们都很生气,情绪很重。显然,谈中共治下的经济戳到了某些人敏感的地方,所以他们义愤填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比方说,你不管怎么样评论美国经济,不管你是归咎于小布什或克林顿、或者要格林斯潘对美国经济负责,没有人会因此生气;不管你说美国经济目前的不景气是共和党的错还是民主党的错,或者说目前共和党的政府即将下台了,以后美国的经济会怎么样,也没有人会怒气冲天。而说到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在中国人中间,居然就有人会因此而大动肝火、大发脾气,这也是一个世界奇观。

批评家们责骂的水平,看起来比较整齐划一,都用同一类或几类相似的词语。有一类对人的部份生理器官和生理反映特别有兴趣,使用这些词汇的频率特别的高;另一类大概动物保护主义意识比较强,老是想把人与动物等同起来;还有一类想像力丰富,充满了阴谋论、霸权论的联想。

从发贴者的IP地址看,职业批判家肯定是有的,他们在系统的、有条理的在上回贴,但有时会发现他们也可能工作劳累过度、沮丧的话脱口而出。如果有“五毛党”方面的访客,笔者想对他们的上司建言。不知“五毛党”党徒具体的工作成绩是怎样界定的,如果真是按“贴”付酬,从媒体效益、投资回报率的角度看,这方式的有效性有待商榷。按质付酬,而不是简单的计件工资,才对得起纳税人的钱。

有的批评家问作者的学位是哪来的、那个“单位”给的职称,大有要查查个人档案的架势。记得出国后,还与周围的人讨论起个人档案的问题。出国留学了,个人的黑档案在哪里呢?别人说它们还在,如果从北京出国,那档案很可能还在海淀区的什么地方。想着东德共产党垮台后,人们可以检视自己档案的有趣故事,哪天回中国一定去海淀区看看自己的档案。

8月11日的一个帖子问,“中共垮了,法轮功会怎样?”能问出这个问题,说明国人的思路确实与其它国家不同。这其实不是一个问题,中共垮了,法轮功该怎样就怎样,就像在世界一切其它地区一样,他会继续传播、发展;有人信、有人不信,有人炼、有人不炼,都很正常。跟中共垮了之前相比,就是没有迫害而已。但该问题反映出的,是国人对法轮功天生的敏感。文章中提及法轮功的法理,有人就问你们法轮功如何如何;文章中也常提及基督教、儒家、和道家的教诲,但就没人提出有关基督教、道教、佛教的问题。

有一位李姓的恩明先生,说拜读了文章后,有许多疑问想请教,但他发的电子邮件有病毒。我说你的文件有毒,请把问题直接写在邮件里,他就把问题直接写在邮件里了。他的问题是几个想法,“不知道你是反华人士还是反共人士?”还有,“你们法轮功人士说不参与政治,却又处处与中共作对又如何解释?”我感谢了他提出的这些很好的问题。

跟众多美籍华人一样,我们当然不是“反华人士”,为什么要反自己呢。在下生在大陆,热爱中华文化,在美国以作为华人为荣,积极向其他学术界人士及美国社会宣扬中华传统,许多亲戚朋友也还在大陆,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我们会“反华”呢?至于说“反共人士”呢,人们其实也不屑与去做。因为中共实在是太恶劣、太卑鄙了,很快就会被历史淘汰。反它们,它们其实都不配。说“与中共作对”就是参与政治,李先生再问自己一遍这个问题,就会自己给出解答。

因为分析了一些中国的经济数据,有的批评家建议,美国的FBI(联邦调查局)应该招在下去做谍报分析,这也蛮有意思。其实呢,做FBI的特工远不如当商学院教授挣钱多,二者的薪水数据都是公开的。再有,即使笔者想去,他们可能还不要。多年前工商管理硕士(MBA)毕业时,学校有公开招聘会,雇主们来校聘人。那天去逛的时候,发现有FBI的展位。我过去开玩笑的说,你们要不要金融专业的MBA?他们一脸的认真,连说要的,因为要对付金融犯罪,但年龄限在35岁以下。本来想当个特警抓坏人的,超龄一年,当不成了。

还有一个帖子说得很直接,“丑态毕露!好像他是一个救世主似的,其实就是一混混!”不怕别人笑话,美丽的太太有时候也说在下不好看,每天工作就是去讲课、写文章,好像是在混呢。修炼中人,以“救世”为己任,但不敢以“救世”自居。但“救世主”一说,其实很有深意。明眼的人们已经看出,这个世界上,真有拯救世人的努力,但人们都意识到了吗?

另外一个帖子说,希望有一支力量“能够把中国引向民主自由,但我希望这支力量不是法轮功。”这话说错了一半,把中国引向自由的,一定是为信仰自由而坚持抗争的法轮功学员;把中国引向民主的,一定不是对参政毫无兴趣的法轮功。

北京奥运前,许多古建筑如前门的那些店面,都得以修缮一新。试图从新收拾旧山河的人们,对中国未来经济的面目,似乎也不应该讳莫如深。

 

 

【市场营销系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7/09 01:33:09 PM
法轮功能够把中国引向的远远超过“民主自由”。 民主自由不过是一种制度而已,制度派生自文化,文化派生自道德,而道德产生自对神的正信。法轮功要恢复的正是中国人对神的正信。她能从至高的道德层面挽救中国,让中共邪教彻底解体,让神州大地从焕神采,让人类社会的一切得以归正! 赞赏谢先生的文章和为人。希望您有机会能到未来中国大学讲课,愿聆听先生之教诲。 ---未来中国大学一学子
謝田
   10/17/08 01:20:07 AM
谢谢你们,楼下的二位。 Will do my best. :-) When you happen to be in town (Philadelphia or Atlanta), give me a buzz, we can get together.
游客
   10/15/08 10:33:13 AM
很喜欢 你的文章
游客
   10/14/08 08:23:04 PM
谢田博士您好。网络写作就是这样,文章贴出去容易,众人贴评论也容易。众人评论总是 良莠不齐, Just take comment as it comes. 我想让您知道,众多读者支持您, 认同您的观点,佩服您讲真话的勇气,也欣赏您的文笔。 子曰,“笃信好学,死守 善道”,您做到了。您的路会越走越宽的。希望多写出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