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評論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42167

【谢田】: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罗纳德.寇斯及其计划中的《人类与经济》,显示经济研究者已经意识到实证主义的局限。
图为寇斯任职的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曾在这里任教。
 
美国经济目前是已经复苏还是仍在衰退之中,经济学者们仍然在争论。世界经济的乱象中,人们怀疑经济学博士们是否学错了东西?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告诉经济学者,请多用几分哲学上的思考。还有,人的欲望会刺激经济发展,为什么恐惧也会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呢?思考和辩论中,著名学者罗纳德.寇斯更是呼吁经济学家们离开黑板,走向社会,摆脱实证主义的局限。

百岁的寇斯宝刀不老

罗纳德.寇斯(Ronald Harry Coase)生于英国伦敦,父母原来都是邮局的电报员。他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先后在水牛城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及芝加哥大学任教,现为芝大法学院的荣誉教授。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也曾经在这里任教。早在三十年代,寇斯就出版了让他成名的论文《企业的本质》(The Nature of the Firm)。1991年,寇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寇斯快一百岁的时候,还写了一本关于中国和越南经济的书,并在中国创立了寇斯中国学会。

10年前寇斯就提出他的观点,认为物理学的研究已经超越牛顿力学,生物学也超越了达尔文,但经济学还没有超越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有效市场”(efficient-market)假设。寇斯说,从20世纪早期开始,经济学家开始专注于数理模式,而不去关注企业生产和消费者决策,经济学家写的东西,都是给他们自己看的,不是给其他领域的人和业界人士看的。寇斯更尖锐的指出,如果经济学陷入“纯科学”的窠臼,追求复杂的价格和需求曲线,而忽略社会、历史、文化和政治对经济的影响,那将是毁灭性的。

今年102岁高龄的寇斯宝刀不老,正准备创立一个新的学术期 刊,名字非常响亮,叫《人类与经济》(Man and the Economy)。寇斯认为,现代经济学的研究已经分崩离析、令人沮丧,不能应付当今社会复杂的经济状况。虽然他的新期刊还在计划之中,他的追随者们对此兴致勃勃。《彭博商业周刊》的布伦丹.格莱立(Brendan Greeley)特别注意到了这新趋向。

寇斯和寇斯定理

寇斯1937年的论文《企业的本质》(The Nature of the Firm)引入了交易成本的概念,用于解释企业的本质及局限。他1960年的“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指出,明确界定的财产权,可以克服交易的外部或延展的成本(externalities),这就是他的“寇斯定理”。这两项研究导致他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寇斯定理”(Coase Theorem)的论述中,有个有趣的例子,涉及交易的外部或延展性成本该谁来承担。比方说,如果一个牧场主的牛跑到了邻居农场主的田里,践踏了庄稼,这损失(负面成本)该谁来承担?如果由牧场主来负责管住这头牛,假如牛没被拴牢,牧场主和农场主都会受到损失。

寇斯认为,如果没有交易成本, 产权的初始分配对农场主和牧场主是否能实现经济效益,根本就无所谓。假如用建围栏来挡住牛,建围栏的成本如果低于庄稼损失的成本,围栏就会建起来。最初的产权分配决定了谁会负责建这个围栏。如果农场主要对庄稼损失负责,农场主会付钱建围栏;如果牧场主要对庄稼损失负责,牧场主会付钱建围栏。产权的分配是一 个社会公正的问题,对财富和收入分配有后续的影响,这并不是一个经济效率的问题。

如果交易成本足够大,财产的最初分配既影响社会公正,又影响经济效率。单从经济效率的角度看,划分产权时,应该使产权的拥有者愿意进行有经济效益的行为。也就是说,如果对牛不加限制最有效益,产权应该给予牧场 主,这样牛就可以自由自在的跑;如果对牛加以限制最有效益,农场主应该获得产权,他会把牛用围栏圈起来。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现在拍卖无线电波的频谱给手机公司、通讯公司使用,该做法与寇斯有关。寇斯反对原来的频谱执照的做法,认为产权是把频谱划给使用者最有效的方法。

从黑板经济到新经济思考

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迫使经济学家们重新考虑自己领域的局限。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承认,市场也许不能真正的进行自我调节,而经济看不见的手在背 后所起的作用更加扑朔迷离。寇斯比格林斯潘更往前进了一步,他认为经济学研究抽像的概念和数字,没有研究具体的企业和个人,他不认为那些实证主义的数学模型可以解决问题,经济学家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观念、重新思考。 

寇斯的主意是在他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王宁(音)合作时开始的。来自湖北鱼米之乡的王宁和寇斯都没有经济学的训练,所以,按寇斯的说法,他们都没什么框框;不是正统科班出身的经济学家,自然也不受当前主流经济学思潮的影响和左右。

四年前,寇斯和王宁在中国主持学术会时,发现许多中国学者从来都没有与本国的政策制定者和业界人士搭上话,他们只学“黑板经济学”,一些理论和数学模式及数据,并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怎样运作的。

寇斯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个专注于案例研究的学术期刊,进行历史的对比,不仅用定量的数据,更用定性的资料来研究经济问题。当然,寇斯的理念并不是全新的,他 只是又一个知名的学者在提出这个主意。19世纪时的德国经济学者,就在质疑经济学的研究究竟是应该从理论模式出发,还是从实际观察和历史资料出发。

寇斯的定理,对当前中国社会颇有现实意义。最近人们在议论中共元老、巨头和八大家族拥有的天量财富,和他们的权力垄断。中国经济不管增长得快或慢,效率不是主要问题,其财富和收入不均所涉及的最根本的东西,是产权的原始分配;是中国的土地、市场、资源和金融资产如何分配的问题。寇斯发现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与研究者脱节,很多中国学者纸上谈兵,这并不奇怪,因为政策制定者根本就不想听到真正的知识分子发自内心的声音。

无论如何,寇斯提出的远离实证主义桎梏,全方位研究人和社会、经济的关系,的确此其时也。◇

 

 

 

 

 

 

 

 

 

本文转自30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1-07 07:41:15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7/n3770933.htm【谢田】-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