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浮生偶得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42356

謝田: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中共政治局新任常委王岐山最近多次推薦關於18世紀法國大革命的經典著作《舊制度與大革命》,引發外界議論,認為這標誌著中共領導人也不得不默認,中國瀰漫著「革命」的氛圍。中共在海外的媒體也承認,該書內容與當下中國具有高度的相關性:中國社會的處境與法國大革命的前期,頗有相似之處;當代中國人的思維與大革命前的法國人民一樣,有許多共同點,自身權利意識在覺醒,對專制、特權和腐敗也深惡痛絕。

法國革命始於繁榮時代

法國大革命(1789年~1799年)中,貴族和宗教的特權受 到自由主義的政治組織及上街抗議民眾的強烈衝擊,傳統觀念被三權分立等民主思想所取代。法國大革命與中國的共產主義革命不一樣;不是在內部動亂、外敵入 侵、和社會貧窮的時刻產生的,它是在路易十六王朝、法國舊的制度中最繁榮的時代開始的。它發生在經濟上升並帶來社會的兩極分化之後,這也非常類似於中國目前的局勢。中國古人「不患寡、患不均」的智慧,在此有充分的體現。

法國的路易十六王朝,害怕哪怕是最輕微的批評,他們整日惶惶不安、風聲鶴 唳、草木皆兵。這也跟中國當今社會箝制言論、控制互聯網、敏感時刻限賣菜刀,有異曲同工之妙。法國大革命前夜的經濟形勢,更是與中國目前的經濟形勢有驚人的相似。而路易十六面臨的經濟危機,則是導致法國大革命發生的直接原因。

路易十六的經濟危機

1788年,法國連續出現旱災、雹災和嚴寒,農業歉收導致大革命前夕麵包價格大幅上漲(50%)。18世紀還是法國通貨膨脹日益惡化的時代,通脹使社會購買力急速下降,國內設置的關卡、貿易壁壘限制了法國國內的經貿活動。當年,法國窮人家庭收入的一半都花在麵包上,到大革命開始時,這些家庭收入的80%都要用來買麵包。法 國社會商品滯銷,農民大量湧入城市,城市失業率高企,社會局勢動盪不安。

法國從路易十五時代開始的大量軍事開支,法國所參與的七年戰爭和美 國獨立戰爭,都使政府債臺高築,國家財政無法負擔,不合理的稅制更是雪上加霜。為了支付到期的債款和利息,政府不得不舉借新債,從而使國家財政陷入惡性循環,陷入嚴重的信貸危機。法國當時還盛行賣官,貴族頭銜可以買賣,並且封爵的價錢越來越高。從1700年到1789年,法國就增加了5萬新的貴族。

沒落的舊貴族和爆發的新貴族之間矛盾很大,貴族大量投資並壟斷了商業、房地產和礦業,平民和貴族間的衝突日益嚴重。稅制的不公,體現在貴族和神職人員享受著許多稅務豁免。當時為提高稅收,政府推出了新稅法,包括地價稅,它直接導致了社會矛盾的激化。

對比中國的經濟危機

路易十六面臨的經濟危機,與中共目前面臨的危機,從危機的發生原因及其表現形式看,都有驚人的相似。

中國當前的通脹也在日益惡化,社會購買力急速下降。中國國內各省區之間的關卡和貿易壁壘,嚴重限制了國內的經貿。當年法國窮人家庭收入的一半花在麵包上,今 天中國低收入民眾收入的一半,也花在食品上。為支付到期的債務和利息,法國政府大舉借債。目前中國也出現了財政危機,各級政府債務總額驚人,中央和地方免債談判破滅,國家財政陷入危機。

中國社會的商品滯銷、產能過剩,與當年的法國如出一轍。中國農民也在大量湧入城市,推高城市的失業率(雖然中共並不報導)。但中國每年18~20萬起的大規模群體抗暴,比法國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共加強軍備的努力,類似於路易十五的窮兵黷武。如果釣魚島和南海爭端演變成戰爭,就更類似法國參加的七年戰爭和美國獨立戰爭。路易十五賣貴族頭銜,中共政治局常委賣省部級的官位。中共最上層的200家族,也跟法國貴族一樣壟斷了商業、房地產和礦業,再額外加上金融、能源、交通和通訊等產業。

法國和中國的等級制度

18世紀的法國,有三級的等級制度。第一等級(1st Estate)是王室和天主教教士,第二等級(2nd Estate)是貴族,兩者是居於統治地位的特權階級。處於被統治地位的第三等級(3rd Estate)包括新興的資產階級、農民和城市平民。

相比之下,中共統治和既得利益集團無疑是中國的第一等級,信奉的是馬列邪教;中國的第二等級應該算是新生的壟斷資本家、裙帶關係體系內的人們和依附於中共的知識分子;中國的城市平民、農民、農民工等,相當於被統治的第三等級。法國當時第一、第二兩個等級的人數不過20多萬,只佔全國總人口的2~3%。在當今中國,如果中共統治集團也占總人口2~3%的話,那就是2,000~4,000萬人,亦即中共黨員數目的一半。

1789年5月,路易十六企圖向第三等級徵收新稅,巴黎人7月起義攻佔巴黎市中心的巴士底監獄,法國大革命正式爆發。中國的「巴士底」不在北京,秦城也算不上,它應該是遍佈各地的勞教所、洗腦班和勞改營。

中共領導人的哀嘆

中國社會醞釀著法國革命前的風暴,政治局常委傳看《舊制度與大革命》,而世界各國的電影院呢,目前正上演法國大革命時期雨果的名著《悲慘世界》。歷史怎麼就這麼趕巧呢?不信命運的人,只會驚訝於事件發生時機上的「巧合」;相信天命的人,會對天理安排的玄妙,露出會心的微笑。

《悲慘世界》裡的冉.阿讓(又譯尚萬強,Jean Valjean)是犯人第24601號。電影裡,國王的軍隊問傢具堆成堡壘的街頭反抗者是什麼人,答曰「法國大革命」。看到巴黎人呼喊「這一天會來的」、「再有一天」,人們不禁會聯想起廣州東莞和深圳的街頭抗爭。

21世紀中國局勢和18世紀法國局勢最大的共同點,是善良的人們在遭罪;而悲慘世界的格局,則必須結束。國王的警長說冉.阿讓一旦是小偷,永遠是小偷。但冉. 阿讓革心洗面、以德報怨,讓警長無地自容,投身塞納河。電影的核心,是「善」的勝利;人們由「恨」變「善」,來結束世界的悲慘。冉.阿讓本人,也在悔罪和 救贖中,最後對神發出「帶我回家」的請求。

提出「吾日三省吾身」的曾子(曾參)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類要死前,聲音是哀慟的;而人將死時,說話是真誠的。紅朝對命運的哀嘆,是真誠的嗎?唯願如此。◇

 

 

 

 

 

 

 

 

 

 

 

 

 

本文轉自311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東時間: 2013-01-28 07:51:47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3/1/28/n3787842.htm謝田-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