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42502

卖官鬻爵的价格,在中国显现微妙的趋势。而这种“动态定价”,在商品市场也有所体现。
图为北京的一个反腐败动员大会。
 
中共官员的买官和卖官,随着买卖被曝光的事例越来越多,卖官的“价位”和“行情”也开始形成体系,成为市场上的流行价和参考价,这也为人们探究中共的特权究竟有多少油水,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参考。以前,海内外人士看中共内部的内斗,多少有些摸不到门道,想着他们是否真的值得去那么你死我活的恶斗呢?就为着一个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或者总理级以及以上的官位?这些位置究竟有多少好处、多少特权,它究竟有多么值钱呢?

卖官鬻爵当然让百姓深恶痛绝,但卖官鬻爵的一个“好处”,就是把特权的“权益”数量化、金钱化、价格化,可以让人们去了解,去比较,去研究特权的本质。有钱的人或者肯花钱的人,可以去买官;没有钱的人,可以知道这个位置上的贪官,会在任期内捞到多少权益。再者,如果中共官员官位的价格越来越低,说明社会资讯的透明让贪官越来越无利可图;而如果中共官员官位的价格越来越高,则说明特权的垄断越来越有利润,特权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而两极分化、官逼民反的结局也会越来越近。

中共官员的官价

两年前,一份公布出来的卖官“指导价格” 说,中共的县委书记是200万人民币,县长是120万,县委副书记是60万,而副县长是50万。很发人深省的是,县公安局长的价钱是150万,比县长还高,仅次于县委书记。这说明在中共的罪恶体制下,掌握司法的权力之后,可以有多少贪赃枉法的事情在幕后进行,黑幕的交易又有多么的惨烈。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刘卓志卖官,64万元就可以当上市委书记。中共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朱育英,卖了57顶官帽,赚了1700万,平均每顶30 万。中共山西省长治市委常委王虎林,卖出430顶官帽。中共陕西商州市商州区委书记张改萍5年时间卖了官帽27顶,中共安徽定远县委书记陈兆丰先后卖出 110顶官帽。

山西一个中共的副处级干部想提职为正处级,希望出价180万元人民币实现目标。他甚至预付了9万元的“先期活动”经费。虽然后来事情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如果这个副处级干部的出价是“合乎”市场行情的话,我们就可以知道,从副处到正处,其“价值”是普通中国民众大约90 年的薪资。

中共安徽省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定远县县委书记陈兆丰,卖出官帽110顶,价格平均1万多元,卖官收入超过150万元。相比之下,中共政协委员5万,人大代表10万的明码标价,也正好说明了人大和政协的花瓶地位之轻,和在体制内毫无份量的地位。

从“高端市场”的行情看,中共贪官许宗衡公开列出的卖官标价,是区正职不低于1000万,大集团正职不低于800万,一般的局长在500万到600万之间。 香港媒体披露了中共政治局级别的买官内幕。官至正部级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准备花钱买副总理(政治局委员)级别的职位,要向政治局常委行贿,每个常委1000 万,如果买已经退位的江泽民“开口”,则以3000万元为起步。

历史上的卖官鬻爵

学者们说,中国官场卖官鬻爵的历史,从秦汉时代开始,清朝时达到鼎盛。但目前看来,清朝的顶峰还只是一个前奏,其登峰造极,在当今社会。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说,始皇时因为飞蝗成灾,秦皇下诏出售爵位。老百姓上缴粟一千石,就可以拜爵位一级。会考据的推算说,“粟千石”是600石小米,相当于目前的20~30吨粮食,也就是10~12万元人民币。这是购买秦朝最低官职的价钱,买最高的官爵,则需要200~300万元人民币。更深入的推算表明,按如果要买秦朝的三公的侯爵,若想收回投资的成本,需要10年的时间。

秦代卖官用粮食作价,还有救济饥民的意思。汉代的卖官,就赤裸裸的是直接收钱了。当时的价格是最低一级17万铜钱,最高爵位(第八级“乐卿”)是31万铜钱。当时,一万铜钱值一斤黄金。所以,按今天的黄金价格算,汉代卖官的价钱是人民币150万到300万元人民币之间。

如此看来,红朝的卖官鬻爵,在规模上超越古人,在价格上随机浮动,在价位上也绝无仅有。

动态定价和卖官的后果

谈及价格的浮动,就不能不谈到“动态定价”(dynamic pricing)。它目前在各国商业界也普遍流行。今年圣诞节的购物季,许多人没有注意到,在零售业历史上第一次,网路零售商以极快的速度在随时变更商品的价钱。美国西雅图一家管理自动定价系统的公司叫“Mercent”,它的总裁告诉《时代周刊》,网上更改价钱最快的公司,每10~15分钟就更改一次价钱。这也是为什么它叫做“动态定价”的原因。

当然,动态定价人们并不陌生,美国的航空公司从1980年代开始,就采取了灵活的动态定价系统。那些航空公司成功的把空座位的风险,转移到了航空旅客的身上,其交换条件是给旅客一点折价。其中的奥秘是,对那些必须飞行的旅客来说,只要你愿意多付点钱,也许是两倍于你的邻座的价钱,就永远不用担心没有座位。有的人得,有的人失。后来呢,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都开始采用这样一个方法。

再后来,球队、剧院、高尔夫球场,所有这些具有“随时间消逝的库存”的企业,后来都在运用这一策略。因为对球队、剧院和高尔夫球场来说,如果比赛开始、演出开始、时间过去,而他们还有空余的座位,那这部分收入就永远失去了。美国零售业原本有一个“制造商的建议零售价”(MSRP),现在越来越多的零售商开始不理会这个价格了,而是定一个底价,而让实际价格按动态定价的软件程序自发调节。

有人说,卖官鬻爵古今中外都有,外国人也买官卖官,这的确如此。法国从路易十五时代开始大量增加军事开支,政府债台高筑,财政无法承担,为支付到期的债款和利息,政府除了举借新债,也盛行卖官。贵族头衔可以买卖,并且封爵的价钱越来越高。从1700年到1789年,法国就增加了5万新的贵族。俄国人也擅长卖官,前苏联的卖官也非常盛行。但有一点,大肆卖官不 久,价钱也越来越高时,所有这些王朝就都一个个覆亡了。◇

 

 

 

 

 

 

 

 

 

 

 

 

 

本文转自31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2-06 06:57:02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2/6/n3795254.htm【谢田】-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2/13 10:20:53 AM
"图为北京的一个反腐败动员大会" 请问编辑,这张照片能是在"北京"吗? 这图应该是在"上海"吧!请更正,请报正确的消息与新闻。 谢谢, 读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