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4316

六十年来,中国当局对私人和民营企业的刀斧相向,从见血到不见血。政府控制之外的民间财富,从来就没有安全成长的空间。图为今年二月香港航空展上,面向私人企业家、民营资本者的商务飞机;希望有一天,中国的私营企业可以真正自由的飞翔。(MIKE CLARKE/AFP/Getty Images)
 

南京师范大学的郭泉先生最近撰文,谈到中国民营企业正遭遇“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的联合绞杀。他所谓的“四把刀子”,是指原材料价格猛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激增、和外贸的困境;而“一根绳子”,则是指银行信贷的收紧。郭泉认为,中共正在用这“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猎杀中国民营企业和中国人民。

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的比喻非常生动形象,被宰割的民营企业和企业家们,遭受如此困境,自然痛苦异常。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利刃伤人的比喻,总让人联想起北京奥运的开幕式,那“风萧萧易水寒”的肃杀境界:上万名士兵,其铁灰、血红色的外衣、额头上一道上下贯通、粗大的血痕,和秦俑般整齐划一的动作。评论家说,那血色和服饰,带给人们生灵被迎头劈了一刀似的恐怖感觉。这导演到底有什么样的理念和思路,才会搞出这样一个设计来呢?

言归正传,郭泉所称“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的猎杀,主要是通过这根绳子、收紧银行信贷来实施的。郭泉认为,今年中共推出的中期票据业务,为银行攫取企业资产提供了十分方便的金融工具。中期票据把企业欠银行的贷款变成有价证券,它可以自由买卖转让,这样银行就可以像操纵股票那样操纵企业资产价格的变化,或者拉高套现,或者打压收购,无论企业有无偿还能力都难逃吞并的厄运。

郭泉觉得这一招对中国经济来讲,可谓阴狠之极:中共通过银行控制中国企业,进而控制中国全部财富,最终把中国人民的财产全部变成“党产”。宰杀之下,中国新民党经济情报统计部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上半年中国已有六、七万家企业破产倒闭,破产狂潮汹涌澎湃。浙江中小企业二成倒闭,今年以来就有21位浙商企业家自杀。

就在民间感到刀子、绳子从天而降的时候,与此同时,官方磨刀霍霍、收紧绳套的举动似乎也在酝酿之中。

据《南方日报》说,八月底中共官方经济智囊聚集北戴河、共商大计,试图寻求答案,要“防止通胀”、“防止经济增速下滑”。据悉,智囊们的共识是“经济增速下滑比通货膨胀可怕”,所以,要继续扩大内需、控制物价。决策层正在审慎考虑的措施包括减税、稳定国内资本市场、支持房地产市场等总额二千到四千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

“经济增速下滑比通货膨胀可怕”的考量,实际上就是把政治利益、政权的稳定摆在了人民大众的生计、福祉之上。政府在不顾通货膨胀、继续追求经济增速的策略之下,“四把刀子”中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激增的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刀子依然高悬。而人民币的升值和外贸的困境,始作俑者,就是政府历年来以出口为导向、出口创汇、刻意制造顺差的政策。

刺激方案不是像多数人想像的以刺激投资为主,而是更多用于社保、科教、和农业等领域,这不是一个积极扩张的财政政策,社保支出并不能直接进入市场、拉动消费,公共建设支出所占比例也太小。刀子依然锋利,绳子也没有放松。怪不得人民日报这个时候发出了系列号召,说中国经济形势严峻,要统一思想、服从大局、确保又好又快。

民营企业“党产化”的灾难,亦即民众财富处在刀俎之下的命运,从中共建政开始,其实至少已经存在了六十年。而更彻底的看,其实它在九十年前中共成立之时,在镰刀斧头的旗帜下,就已经开始。刀斧之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是中国民营企业、私人资本、和农民的真实写照。

从贺龙的“两把斧头闹革命”开始,刀斧下的宰杀就开始了。对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来说,这是直接而亲身经历的痛苦。记得七十年代随父母回浙江农村老家探亲,外婆和一大家住在一个大院落的一角,那里有高大的厅堂,圆圆的木柱子,和幽深的阁楼。但院子的其它部份,则住着许多并不十分友好、甚至充满敌意的人们。偷偷问大人之后才得知,原来整个宅院都是外公一家的,共产党来了,南货店被共产,家业也被分了,全家人只能住在旧宅邸的一隅,还要忍气吞声。

在城市里也是一样。今天的中国私人资本家应该回顾一下历史,看看“公私合营”时资本家们白天敲锣打鼓把资产献给共产党,晚上回家与家人抱头痛哭的故事。中共上海头目陈毅在得知为数众多的资本家跳楼自杀时,甚至冷血的笑问每天的“空降兵”有多少。六十年来,中国当局对私人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刀斧相向,从无情见血演变到更无情不见血;政府控制之外的民间财富,从来就没有安全成长的空间。

说起来,中国企业家,尤其是那些不依附于权贵的企业家,真的是很可怜、值得同情。早先呢,他们用原始的刀斧夺取你的性命和钱财;现在呢,则用改良的、不流血的刀子继续掠夺你的钱财。避开刀斧的秘诀呢?要么卷起铺盖走人,要么把刀斧手缴械,要么把行凶的刀斧手扭送法庭。看来手段有限,但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挽救可贵的私人企业、挽救中国的经济。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2/08 11:37:53 PM
请打开http://yaonv2wfsy.blog.163.com/edit。凡有初中物理知识和法律常识的人一看,迫害事件一目了然。 我爸爸叫李恩洪,我叫李娇娇(幺女儿)。以1979年2月至2008年7月止的时间,地点、人物及证据揭露共产党职能部门违背新中央政策:我爸爸29年坚持汇报自然科学发现和控告公检法腐败;包括宣传媒体和职能部门及信访部门,都披着共产党的外衣肆意愚弄和公开迫害我爸爸。 事实是:粉碎“四人帮”两年多,他经过认真三思才同情邓爷爷。从1979年下决心拥护新中央,却招到单位不学无术的领导迫害,法院伪造法律文书诬判。公安和市党委宣伪喉舌合伙黑势力伪造刑事案迫害。无视纳税人合法权利,无视宪法,造成他两次妻离子散,两次自杀未遂。导致我小姐姐病死,我7岁小学辍学,至今自学,一家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中共职能部门利用政治特权违背“科技兴国”、“依法治国”、“与时俱进”的政策。他从1993年3月投递贵州省人大的个人提案(毫无音信),2006年复制投递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杳无音信)。人大以谎言包装人与自然和谐,欺骗新中央。压制我爸爸为人类子子孙孙与自然和谐提供个人提案。共产党前后迫害,造成他病魔缠身,记忆越来越差而健忘。 为此,2007年他全权委托我8岁幺女儿,接力汇报自然科学发现和控告共产党腐败。2008年(我10岁)已经向国家许多监察部门和网监举报我的爸爸,就为早日核实(毫无音信)。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科学和政治避难请求,又向全世界包括联合国投递数万封电子邮件(14.5万字内容)备案。并委托美国布什总统代理向国际局提出请求国际登记申请:“布朗物质与真空比差任意次制造第三物理外能”的相对科学推理及诺贝尔奖。我虽然还小,然而对好或坏有分析。也请全世界的大人仔细分析:为什么我爸爸1957年发现物质与真空永动原理,不透露任何亲人,甚至恋爱信也由人代写。 在于:1976年以前我爷爷奶奶被共产党的黑暗制度迫害,爸爸遭旧中央政策仇视。将心比心,他怎么不憎恨毛泽东专制独裁,当然不会向旧中央汇报。我爸爸说:就是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能源的财产来换永动机,甚至枪毙他,他也绝对不换。功名利禄对他,永远小于他孝敬父母的心。但是,我爸爸从1979至2008足足汇报29年时间,从基层逐级汇报直至新中央(杳无音信)。今天一再重申谁封杀《公开信》,将会造成惊天地,泣鬼神,违者自究良知责任。 为此,我代替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