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43436

五大国际机构据说在“支招”中国经济,但这些妙计是否管用才是最大的问题。
图为五机构之首、世界银行在华盛顿的总部。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落下帷幕。中国官方媒体宣传说,五大国际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亚洲开发银行(ADB)等官员在帮北京出谋划策,“支招中国经济”云云,让红朝统治集团的国际虚荣心,及其迎合人们喜欢大帮哄、 凑热闹的心理,和拉大旗做虎皮、欺骗国人的心态暴露无遗。

论坛给国民的印象是,世上最顶级的银行、最重要的基金,和经济合作、贸易的世界顶尖组织都参与了,所以这应该是个万众瞩目、令人称羡的盛会;它可以用以歌颂红朝的伟大正确,让“万国来朝”的感觉浮现眼前。中共一面宣称自己是世界顶尖、全球第二的经济强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什么什么;但另一方面,办论坛的时候中共自己却忘了,世界第一的美国和世界第三的日本等,在需要经济策略时,是不大会从这五个机构来索求什么锦囊妙 计的。

五大机构干什么用的

红朝官员大概忘了,或者根本就没意识到,世界银行的目的,是帮助世上最落后、最穷困的国家的。世界银行是“世界银行集团”的简称,它作为一个国际组织,其开始的使命就是帮助二战中被破坏的国家重建。在今天,它的任务是资助穷困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低息、无息的贷款和赠款。世界银行的工作经常受到非政府组织和学者的批评,批评其“支招”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适得其反、造成破坏。

亚洲开发银行(ADB)也是一样,亚银成立于1966年,总部设在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是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区域性政府间金融机构。其主要资金来源是日本, 因而历届总裁也都是日本籍。中共一方面说经济超过日本,一方面又寻求日本援助,回过头又煽动国内的反日情绪,无信无义之徒的心态毕现,足以让中国人蒙羞。

世界贸易组织(WTO)就更离谱了,红朝以为沾上了“世界”、“国际”就算老大了。世贸组织不仅不算什么顶头上司之类的机构,它反而是常常跟中共对着干的。 世界贸易组织在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解决国家间的贸易争端之时,最让他们头疼的是中共;最不按牌理出牌的国家,是中共;他们常常祭出制裁的举措来惩罚的, 也还是中共。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跟中国也不太沾边,那是欧洲“富裕国家的俱乐部”。中共官员可以去国外炫富,但中共国做为国家去比富,资格还嫌不足。经合组织是全球34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中国自称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可不是真的市场经济,所以中国 “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总是得不到国际承认。OECD理事会已经接受俄罗斯做为“入会候选成员”,港台都是“委员会观察员”,而中国只能与巴西、印度、印尼等在一起,做为“强化合作伙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主要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的贸易,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中国一边操纵汇率,一边低价倾销,还协助朝鲜洗钱,正常人都难以想像中共官员怎么能坦然面对IMF的一众官员。

五大机构的拔牙招数

看《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历史,就知道这个“中国政府高层与国际商界、学术界相互交流沟通的平台”,13年来没能取得什么进展。最初三年,只是说明中共政府的愿景和所处的位置;2004年说要“协调、可持续发展”,到2012年又觉得要“宏观经济和结构调整”;2007年说要实现“新增长方式”,2011年还在寻找“增长方式”是什么;10年前(2003)说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10年后(2013)还是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但无论怎 么说,从政治局张氏常委的“改革已触及重大利益调整”、“进入攻坚期、深水期”来看,中国政府也真是需要一些高招。世界银行说中国政府必须调整支出结构, 增加用于教育、医疗、社保等领域的投入,缩小城乡差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说当务之急是扩大内需,增加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差距。亚洲开发银行认为应该通过税收“平衡收入分配。”

五机构的招数归到一起,没有新意,中共自己也常常提出,不外增加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差距。显然,五机构的首脑应该是 被好吃好喝的招待的,他们居然能够替中国百姓着想,那就还真算是不错。但增加居民收入和缩小收入差距的梦想,连中共官员自己想一想都觉得不可能,他们现在正在大肆拆迁、股市圈钱、卖房套现呢!五机构试图与虎谋皮、虎口拔牙,怎么能实现呢?

有用但不能实现的招数

实际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会议的外方主席、西门子总裁罗旭德(PeterLöscher)的发言,虽然在开头说了一通好听的话来让主人高兴,但在他的发言的后半部,却多少指出了中国经济的症结。罗旭德说,他与参会的首席执行官和非政府组织、学术机构的人交流后,一致认为中国发展最至关重要的五个方面是:掌握熟练技能且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创新的文化,法治,能源效率和绿色技术,及鼓励自由贸易和外商投资的政策。

罗旭德的话如果反过来看,就会知道这些试图打进中国市场的西方企业家,他们心里最发愁的是什么。他们最发愁最不满意的,正是中国找不到合适的人才、中国仿冒而没有创新、中国法治付诸阙如、中国绿色产业举步维艰、中国的贸易不自由,和外商投资没有保护。

其实,中共如果真的要挽救经济,也不需要那么多毫不相干的国际机构在那里说这说那,因为它们只是扶贫机构、监管机构和调解机构。要得到治理中国经济的真正招数,最好的渠道是海内外反对中共、不畏惧中共、不怕得罪中共的独立经济学家。而他们能够给出的解药,都是要连中共一块化解的……◇

 

 

 

 

 

本文转自32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4-16 06:43:23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4/16/n3848160.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