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43707

美国对总统图书馆的法案和实施,对解决中国房地产泡沫或有借鉴意义。
图为今年4月25日奥巴马与前总统小布什在德州达拉斯为后者的总统图书馆举行揭幕式。
 
前些天在电视上看到,现任和仍然在世的前任美国总统们聚集在德州达拉斯,在南方卫理公会(Southern Methodist)大学参加第43任总统小布什的总统图书馆和纪念中心的揭幕式。上次所有在世的总统和前总统聚在一起,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从上世纪 40年代开始,每位美国总统离职后,都会建一个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图书馆暨纪念馆。这个把书卷气和过期的权力结合在一起的主意,有许多好处,它甚至对解决中 国目前房地产的问题,也有几分借鉴意义。

功成名就和名留青史

中国社会从古至今,知晓天命、洞察红尘的修炼人之外,从达官显贵到凡夫俗子,人人都期待功成名就、名留青史。古时印刷技术不发达,青史留名很难。碰到哪个皇帝焚书坑儒,本来在书中留下来的那么点残枝末节,也可能最后被焚毁,落得虽然一世英名,但后世只剩黄土一抔,默默无闻、后世子孙也不得知晓。

红朝没有出版和言论自由,更是在扼杀文人名垂青史的迷梦。当然,中共虽然剥夺了别人的出版自由,但没忘记给自己树碑立传,所以才有其语录和文集之类的,不计成本、不计销路的印刷。最高领导人当然有这样的权力,稍次一点的,写了回忆录还不能保证出版,未免很是窝火。

在自由社会,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出版。在美国只要一本书正式出版,国会图书馆都会收藏,解决了人们“名留青史”的问题。但书有没有人看,有多少人看,对后世有什么影响,才是有趣的话题。但总统图书馆的藏书、手迹、著作和文件,则肯定有人看,还有人会去研究。对这些下野的总统来说,名留青史了,但后世会怎么评说,他们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小布什这些年民调不高,他说“历史会做出判断”,这可是说对了。

总统图书馆的公私模式

自从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940年建立了第一个总统图书馆,70多年间,13个总统图书馆被建立起来。美国佬还真是很可爱,针对“总统图书馆”和总统文献,国会就制订了三个法律。1955年,国会通过了一个总统图书馆法案(PLA),确定了由私人建设、政府管理这样一个体制。法案鼓励总统把他们的历史材料捐 给政府,而这些文献以后也让美国民众可以接触到。

第99届国会于1986年通过的总统图书馆法案,对1955年的法案做出大幅修改,要求图书馆的面积必须与筹集的款项匹配,以使联邦政府在图书馆上的开支不会过大。因为这个限制,图书馆的面积一般在7万平方尺之内。这是有必要的,比如克林顿离开白宫时,美国空军的C-5运输机飞了八次,才把他600多吨的材料搬走。

总统离职的五年之内,文献纪录不对公众开放。五年之后,大部分就可以开放供研究使用,人们也可以引用信息自由法来要求公开特定的文件。每年,总统图书馆要处理200万页的文件请求,和500小时的录音带。

美国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负责运转所有的总统图书馆。每个图书馆都与一个私人基金会相联系,私人基金会筹钱建立图书馆,建成之后图书馆归国家档案馆所有。这些基金会也会继续运作,继续与图书馆保持工作关系,共享人员。联邦政府关于总统图书馆的法律,规定了图书馆的设计和建设过程,以及建成之后,如何把产权或使用权转移到联邦政府手中。总统图书馆可以给非营利机构使用,但不能给商业、营利、政党政治和宗派活动所用。

以前,许多总统会选家乡做为总统图书馆所在地,现在他们更多的会选个大学校园。老布什的图书馆就建在德州农工大学的校园里,虽然他并没在那儿上过学。小布什图书馆则选择德州达拉斯的南方卫理公会大学。奥巴马任期还有两年,他的图书馆已在考虑之中,可能会在夏威夷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之间选一个。现在两个大学正在打架,看哪个能得到这个“好处”。这未免令人诟病,正如福斯社的威廉姆斯(Juan Williams)所指,总统图书馆的原意,是成为政府文献的档案馆,而现在则成了总统政治粉丝的旅游热点,偏离了原意。

总统图书馆对中国的启示

为什么说美国总统图书馆的模式对中国房地产的现状有借鉴意义呢?就是因为这些图书馆的资金来源、建设过程和最终归宿。

总统图书馆是私下筹集的款项建起来的,总统授权建一个私人基金会,基金会负责筹钱、买地、选址、建造。建好之后,连土地产权和图书馆软硬体一并交付给联邦政府,由国家档案馆(NARA)负责运转。美国民众不需为前总统的“功德碑”支付一分钱,但有权利拥有这些本来也属于国家和人民的历史遗产。人们还可以多年以后根据馆藏资料去研究这个总统,甚至批判、讨伐和“鞭尸”,也是有可能的。

中国房地产问题跟美国图书馆模式的相似之处,在于它根本就是反过来的。中国的房地产本来是公众的财富(国有土地、储蓄资金)建起来的,现在变成中共特权阶层的私有财产了。中国一方面有6000万套以上房子百姓买不 起,一方面有红朝权贵每人拥有十几套、几十套房子。美国是私产变公产,私人筹集、公众拥有和使用管理;中国是公产变私产,政府捞钱、民众买单和望洋兴叹。

那么,借鉴美国总统图书馆的办法,中国房地产问题该怎么解决呢?其实不难。如果习李真有诚意,真要解决这个问题、让财富回归人民,就应该像美国一样,把私产(中共官员手中、自用以外的房产)全部收回来,真正变成公产,然后平价卖给需要住房的百姓,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当然,解决方法有个前提,就是当事人中共得回避,或者说必须先解体中共,不然从中共贪腐官员手中收回财产,是不可能的。另外,国人也不相信中共会公平,所以需要一个由海内外正义、独立人士组成的不动产信托,来收回贪官的房子。解决房地产问题的过程中,议而未决的财产公示,也会部分得到解决。◇

 

 

 

 

 

 

 

 

 

 

 

 

 

本文转自32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5-09 08:39:0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5/9/n3866691.htm【谢田】-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