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浮生偶得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44017

新纪元前夜的欧洲之旅,收获颇丰。图为伦敦西敏寺一角及其后的大本钟。
 
离上次来到伦敦希思罗(Heathrow)机场,转眼已经好几年了。那年,还是在去慕尼黑之后回美国的路上,在希思罗转机。转机时,还有些充裕的时间,就在希思罗里转了几转。当时在希思罗最惬意的,是在每餐吃德国的香肠、面包和奶酪,胃口开始有些抗议之后,终于吃到了美国风格、大盘的烤鸡肉沙拉。许许多多的绿叶蔬菜下肚,才觉得离自然近了一些。从希思罗航站的玻璃窗看英国,连走马看花都算不上;所以,今夏带学生到伦敦,一个星期内有机会仔细体察英伦的风骨。

新纪元前夜的伦敦

伦敦不愧是世界名城、欧洲文明的精髓,徜徉街头,人们会立即体会到这里的人文气息和皇家贵族的风范;一切都透露着英国人的品味和品位,静谧中凝聚着惊人的力量,细雨中浸润着传统的诉求。伦敦街头最多看到的,是许多新款的豪华车,什么宾利、奥迪、奔驰和积架,但就在新款式的汽车让你觉得它们似乎与伦敦格格不入的时候,突然的,土头土脑的伦敦出租车和双层巴士一过来,就立即把你拉回到一个世纪前的英国;而一个世纪前的英国,也恰恰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完完整整、彻头彻尾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英国人大都彬彬有礼、绅士风度十足。英国酒店里,居然有自动熨烫裤子的设备,这在美国四、五星的旅馆里都还没见过,显示出英国人对外貌整洁的重视,也难怪英国人常常衣冠楚 楚。旅馆门前的服务生,带着高高的帽子,穿着晚礼服般的制服。如果在美国一般城市,人们会觉得这身装扮很滑稽,会忍不住发笑;但在伦敦,就让人觉得再自然不过,好像这里就应该是这样的。连哈罗德百货店(Harrods)里卖鲜肉、海鲜、蔬菜的,也都制服整齐、彬彬有礼,跟美国人卖香水、珠宝的架势差不多, 让人猜测他们卖的是不是“皇家”、“特供”之类的东西。当然,这是正常的民主国家,没有特供这一怪胎。

英国人的冷酷和热情

以前常听别人说,英国人表面冷酷,拒人千里之外。但与之深入交往,观念就完全改观。数月前,英国一个管理谘询公司的合伙人戈登‧哈维(Gordon Hardwick)先生通过学校联系,说读到了笔者一篇关于中国企业和经济的文章,有些问题愿意探讨。几番书信往来之后,我说我们5月会去伦敦,希望有缘 一聚,并希望他能够帮助联系伦敦的大学参观访问。戈登立即应允,为我们联系了格林威治大学(University of Greenwich)、这个校园美丽异常、伦敦市最大的高等学府。

来到伦敦,我们一行参观了格林威治大学、与副校长和教务长交流之后,校方为全体美国师生准备了免费的午餐,我们还在这里巧遇美国犹他州一所大学来参访的学生团队。午餐后,戈登和格林威治大学的彼得‧伏拉帱(Peter Vlachos)教授相约,要去附近的酒馆(Pub)聚聚,继续我们午餐时的讨论,当然欣然从命。“Pub”(小酒馆/酒吧)是英国知名的文化特色,是每个去英国的人都该尝试的,你不喝酒也行,在“Pub”里,杯觥交错之际,就很容易与任何人交流。

酒馆服务生的环保教育

在酒馆里,戈登和彼得两人各要了一瓶英国啤酒,问我要什么,我说修炼人不喝酒,就喝咖啡好了,无咖啡因的咖啡就行,多些奶和糖。一会儿,酒吧的伙计端来咖啡,我说要些牛奶和糖,结果这伙计突然激动了起来,几乎有点小发雷霆,说喝牛奶不好,因为人们要喝牛奶,就要养许多奶牛,奶牛不产奶了,就要被杀掉,奶牛多了,还要占用大量的草地,牛粪和牛放屁还会产生温室气体效应云云。我们三个面面相觑,我用目光问戈登和彼得,这是不是英伦的文化,喝咖啡还必须听服务生上课,接受环保教育。他们也表示不解,耸耸肩表示没见过这茬儿。反正这服务生的环保意识特强,就那么坚持站在那里,不太情愿去给我拿牛奶,看来今天我是不得不喝黑咖啡了。

虽然人家都说,黑咖啡不加任何修饰,带来的是品味咖啡的原始感受,而且黑咖啡集合了咖啡香甘醇酸苦五味的特点,原始而粗犷,但我还是不太习惯喝。末了我说,我也反对杀生,我也不喜欢因为牛奶就养牛、占用牧草,这仁兄的态度有所缓解。然后我说,那我要“non-dairy creamer”(非奶制品的奶精)总是可以的吧?戈登和彼得都笑了起来,酒保这才噘着嘴走了,过会儿拿来了方糖和奶精。戈登和彼得都说,这酒保看来是素食主义者,但在酒馆打工时对顾客那么坚持自己的“原则”,还很少见,他的工作可能也不好做。

英国撤出欧盟的讨论

戈登和彼得喝着他们的啤酒,我啜着没牛奶的咖啡,我们开始讨论英国撤出欧盟的问题,这是这些天来在英国电视上讨论最热烈的话题。这个酒馆真是一个好地方,坐落在泰晤士河畔,窗外就是缓缓流动的泰晤士河水,临近格林威治大学和著名的“Cutty Sark”三桅帆船博物馆,河对面是英国的金融新区。伦敦金融新区的产生,也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奇迹,原来这里是军事基地和荒地,有人开发了之后,变成了欧洲著名的金融中心。我问新金融区产生后,老伦敦的旧金融区怎么样了?他们说,好像没有问题,新旧两个好像并存了,只是市场加大了。

伦敦金融区的存在和英国金融服务业的优势,与英镑是否应该继续独立存在,英国是否应该加入欧元区,还有英国如今是否应该撤出欧盟,都有密切的关系。英国如今有需要撤出欧盟的呼声,戈登和彼得认为,有欧洲债务危机的原因,也有欧洲整体经济不振时,人们互相指责、互相推诿、找替罪羊的原因,还有英国人和欧洲大陆人心理上永远的隔阂。但两人都觉得,这些讨论和鼓噪只是政客的嘴皮子功夫,英国有足够的利益在其中,是不会退出欧盟的。

隔天我们去参观美国驻英国大使馆,这是伦敦保安最严密的外国使馆,铁栅栏之内是荷枪实弹的保安警察和海军陆战队士兵。美国大使馆的经济参赞回答这个问题时告诉我们,美国的官方立场是维护一个兴旺发达的欧盟,一个让英国待在其中的、繁荣的欧盟。如此看来,英国撤出欧盟的议题,可能只是讨论讨论而已。◇

 

 

 

 

 

 

 

 

本文转自32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6-03 14:03:16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6/3/n3885762.htm【谢田】-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