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浮生偶得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44261

新纪元前夜的欧洲之旅,收获颇丰。图为英国女王的官邸白金汉宫。(摄影/谢田)
 

英国逗留期间,与伦敦的朋友会面,告诉他们住在肯星顿区(Kensington Forum),他们接我去玛丽王后大学演讲和培训。接的朋友说,这里是伦敦西南,很贵的地方。我说不知道,旅馆是别的老师订的,团体价格好像不算太坏。 旅馆周围的住房,那些排屋,也就是纽约、费城中等价位的Townhouse模样。朋友说,这些房子的价钱,动辄百万英镑以上,吓人一跳,难道英国人都这么有钱?要知道,按目前汇率,一美元只值半英镑,或一英镑相当于两块美金。百万英镑的房子,就是200万美元!看附近上班、遛狗、散步、逛街的,好像不是特别有钱呐,路边的车也就是美国中产阶级的汽车而已。

伦敦的房和车

第二天早上在旅馆附近散步时,就看出端倪了,发现许多豪华车,也灰头灰脸、满身污垢的停在路边。在美国,中高收入的人群就不用说了,即使中低收入的人群,开个丰田和本田的阳春车,家里也一般有两个车库,住Townhouse 的,可能有一个车库,实在不济,也有一个车棚(Car port),好停放心爱的座驾。英国人把一辆辆奔驰、奥迪、甚至意大利跑车都停在路边,任凭风吹雨打、酷暑严寒,说明这里的房地产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那天去美国大使馆,让使馆官员给学生讲讲英国、英美关系和外交生涯,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我们还是通过南卡州参议员的路子,才得到了这个参观机会。有两个学生参观完后,萌生了以后加入外交使团、当外交官的浓厚兴趣,好随着国务院的安排周游世界。使馆官员说,他们平均每两、三年就会调动,去不同国家。美国大使馆的楼房,在周围一大片楼房里鹤立鸡群,周边是公园和巨大的隔离带,旁边小国家的大使馆很多,但都不怎么设防,美国大使馆则戒备森严,警察均荷枪实弹,我们看着觉得滑稽,他们看起来可绝不是闹着玩儿的。进去后官员说,这里确实是需要严格防范的重点保护区。

美国使馆附近,导游说,属于很好的社区。从地铁站步行过去,路边的豪宅令人咂舌,一辆辆保时捷、蓝宝坚尼、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就那么随随便便的停在路边、豪宅的前面。街区内,有橱窗里陈列着蓝宝坚尼、玛莎拉蒂、和阿斯顿‧马丁的车行在卖车。这种零售汽车的方式,和后来在巴黎看到的很类似,但和美国消费者熟悉的巨大停车场、郊外的车行完 全不同。

伦敦口音和新财富

在哈洛德百货店(Harrods)购物,可看出这是一个物质极其丰富、价格相当昂贵、服务极其精良、生活质量极高的社会。难怪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群。在哈洛德,那天买了几盒巧克力和糕点,用信用卡付帐时,柜台员工问是愿意用英镑还是美金来付?当时不免一愣,难道还可以用美金吗?这是伦敦啊。他说可以的,就惊喜的要他用美金计价,省去信用卡公司3%的汇兑手续费!伦敦国际都市的特质,由此可见一斑。

英国人的钱是从哪来的?富人都是怎么发起来的呢?当地的人说,财富来源有两种,一种是旧财富(Old Wealth),包括王室、贵族、那些“Lord”等人,他们靠继承得到财富。一种是新财富(New Wealth),包括新生代的企业家、工业家、银行家,和有钱的外国移民。从希思罗机场下来,路过一段伦敦的街区,灰白色的楼房中间,有一栋别致的、颜色和风格迥异的教堂。导游说,那是一个著名的俄罗斯富豪捐盖的,一座俄罗斯东正教的教堂。

拥有旧财富的,都是祖上积下来的,继承遗产。据说, 这些贵族,其口音都和平民不一样,通过口音,人家就可以接受或不接受你进入上流社会。我说岂有此理,怎么会那么不一样呢?大家看一样的报纸、一样的电视、 听一样的议会辩论,一个下层人士学学上流社会的发音,难道混不进去?英国朋友坚定的摇摇头,说你学不来的。我说,我听英国人讲英语都是一个腔,跟美国英语是大大的不同,当然讲美国英语的人,与英国人沟通完全不成问题,只是需要注意几个用辞的差别。但英国人群体内的发音还有这么大的不同,还是头一次听说。

我要朋友给我做个示范,他就说了句,“British foreign policy……”(英国的外交政策),说这是贵族说的;然后又说了一遍,一模一样的文字,说这是平民说的。第一遍听下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第二遍听下 来,就听出不同了。那个“policy”(政策)一词,有相当明显的不同。平民的发音,很接近美国英语的发音,而英国贵族的发音,则多了几分文雅、矜持和优越感。

伦敦的旧财富

说到伦敦的旧财富,不能不说起“伦敦塔”(Tower of London)。伦敦塔旁边的桥叫“伦敦塔桥”(Tower Bridge of London),这是伦敦著名的地标。一个学生告诉我,许多人有错误概念,以为那首世界著名童谣里唱的“伦敦桥垮掉了、垮掉了”是说的这座桥,其实不是这座桥,是指另外一座不太起眼的桥——伦敦桥。我谢谢她的澄清,本来我也以为歌里唱的是伦敦塔桥呢?人如果不小心,还真会犯很愚蠢的错误。

至于伦敦塔,不是一个塔,是一个城堡,是存放皇室珠宝的地方。这也太麻烦了吧?女王住白金汉宫,哪天要戴某条项链,还要特别去一趟伦敦塔去取?英国朋友说大概是这样的吧。听了之后暗自沉吟,一个名词冒了出来:“摆谱”。没错儿,就是“摆谱”。也是的,财富多了干啥呢?就摆谱呗,好让财富的拥有者享受这个过程。人间的享 受,也都是短暂的、临时的、一种感官上的过程而已。

近来读到伦敦的房地产持续看涨,已经飙至2007年的水平。在伦敦时,有人说伦敦房地产与黄金的走向一致,所以是最好的保值。没去核查过,如果真是这样,这倒蛮有意思。真正能够跟黄金挂钩的商品,让它不保值恐怕都难。常有朋友探讨投资问题, 担心股价、房价和黄金的走向,给他们的建议是买金。1999年黄金300多美元一盎司,许多朋友不信,还在买股票。2009年黄金快到1800美元,有人开始急了,但买了一些又特别担心。最近金价一跌,就更慌神了。与之戏言,阁下对黄金的信心就这么一点点、这么容易动摇?那黄金怎么会带着福报伴随您呢? ◇

 

 

 

 

 

 

 

 

本文转自330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第330期2013/06/13)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6-19 13:31:49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6/19/n3897794.htm【谢田】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